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3.第423章 错把鱼目当珍珠
    清脆的声音犹如一道惊雷炸响,仿佛魔音般撞入宋子涵和袁导师的耳膜。

    两人浑身大震,笑声戛然而止!

    欢畅的脸蛋猛然凝固,肌肉僵硬,两双刚还布满笑意的眼睛在看清楚门口走来的身影时,顿时吓得目眦尽裂,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生出一股闷痛!

    袁导师指着苏陌凉的身影,颤抖着手臂,竟然结巴了:“你--你--你--你没--没--没死!!!”

    宋子涵则是直接吓傻了,站在一旁,呆呆的望着苏陌凉,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只是面上的惊恐和震撼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苏陌凉闻言,勾唇一笑,俏丽的容颜上焕发着迷人的光泽,似乎比之前更加美丽动人:“死?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先死,袁导师多虑了!”

    袁导师看她已经走到了大厅里,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耳边萦绕着她轻笑般犀利的反驳,整个人如坠冰窖,起了一身的冷汗,震惊的瞳孔还在剧烈的扩大着,难以置信的摇头:“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从焚火之狱出来!”

    宋子涵也是震撼的摇头,显然也不相信,当初精英榜排行第一的封玄奕进入焚火之狱,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那群变态手中逃了出来,就算如此,也是伤痕累累,在床上修养了三个月才缓过劲儿来。

    然而慕雅晴一个将灵师,居然毫发无伤,精神矍铄的走了出来,她哪里像是去了一趟焚火之狱,分明就是去游玩了一趟,面上还挂着轻松愉悦的表情,雷得他们外焦里嫩的。

    “袁导师,当初你可是答应好的,只要我从焚火之狱出来,你就给我十品修炼房,怎么?现在忽然不承认,是想反悔吗?”苏陌凉目光如炬的盯着他,眼睛微眯,投射出一缕冰冷锐利的寒芒,顿时让袁刚如遭芒刺。

    袁刚自然是不能认的,如果他给慕雅晴安排了十品修炼房,被人问起来,那他私自打开禁地,怂恿慕雅晴去焚火之狱的事情就会彻底暴露。

    当初慕家主找上门,他可是口口声声说不知道慕雅晴的下落,慕家寻了好多天,这才放弃寻找,办起了丧事儿,然而她突然冒出来,进入十品修炼房,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要是被院长知道,他让慕雅晴进入焚火之狱,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这件事必须隐瞒!

    想到这里,袁刚努力镇定下来,强行反驳:“慕雅晴,暂且先不说你是怎么出来的,就拿这次考验来说,我明明只规定了你一天的时间,你却用了七天,并没有通过我设下的考验,所以,你没有资格进入十品修炼房!”

    苏陌凉听到这话,面色陡然大变,震怒的皱起了眉头。

    她实在想不到,这世上居然会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要知道能在焚火之狱待上一天的人,已经非常强悍了,而她却待足了七天,最后还安然无恙的走出来,这样的成绩明显比待一天的成绩好上太多,可是这个贱人,居然跟她钻字眼,矢口否认了她的成绩,实在是太过分了!

    “袁导师,你身为学院的导师,为人师表,居然能做出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实在让人恶心至极!”苏陌凉胸口一股压不住的怒火,蛮横的直供脑门,脸上腾得红了起来。

    平时她很少动怒,可这一次,眼前这位导师实在是太让人愤怒了。

    一旁的宋子涵见此,凶狠的大声呵斥:“放肆!慕雅晴,你别得寸进尺,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如何作弊,从里面走出来的,但也能猜到凭着你的实力,若不是动了歪心思,怎么可能安稳的站在这里,我师父给你面子,没有戳穿你,你竟然还骂上了,实在太无法无天了!你没有通过考验,这是不争的事实,再怎么狡辩也是无济于事!”

    宋子涵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慕雅晴是通过自己的实力从焚火之狱走出来的,他高傲的自尊心不允许他相信!

    可是震惊和疑惑却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袖口下的手指悄然握紧,渐渐掐出一道血痕。

    苏陌凉听了这番话,忽然冷笑两声,愤怒的心情也在这一刻沉淀下来,变得冰冷,“袁导师,请问你的弟子都在什么实力?”

    她突然抛出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弄得宋子涵和袁刚微微一愣,面上都是闪过一丝错愕。

    说到弟子,这可是袁导师最骄傲的事情,他轻蔑的哼了一声,得意的回答:“老夫最小的弟子,就是你眼前这位,他已经达到了中期皇灵师,而他的其中两位师兄则是达到了后期皇灵师和巅峰皇灵师,老夫的大弟子你更是望尘莫及,如今已经晋级到初期宗灵师了,你觉得就凭你,有资格拜老夫为师吗!”

    听了这番羞辱的话,苏陌凉不怒反笑,仿佛非常认同的点点头:“袁导师门下的弟子的确很强,今日算是雅晴叨扰了,告辞!”

    说着,苏陌凉潇洒的转身,嘴角划过一抹讥诮,大步离开了袁导师的宅院。

    她还没有窝囊到为了一个修炼房去拍这种人渣的马屁。

    只是苏陌凉能淡定的离开,药鼎空间里却是炸开了锅!

    “妈的,老子要出去跟那老家伙理论,我家主子只花了七天,从玄灵师晋级到后期皇灵师,这么变态的天才,他竟敢拒绝,还敢拿他那些垃圾学生跟我主子比,妈的,是我耳朵出问题了,还是他脑子出问题了!”

    唐成天这辈子都没听过如此荒唐的事情,气得像个欲要爆炸的锅炉,眉毛一根根竖起来,面颊脖子都是暴起了青筋,凶戾的怒吼回荡在整个药鼎空间。

    真君老人抱着睡觉的石婴,躲到一边去,最近石婴不知怎么得,特别贪睡,他可不能让这暴躁的疯子吵醒了他。

    天魔貂和金毛狮王则是坐在一旁,翘着个腿腿看好戏,还一边咂嘴点评一二。

    青云豹趴在地上睡瞌睡,完全懒得搭理这群人,只动了动脑袋,继续睡。

    只有唐天成的手下吓得立马拦住他,耐心的劝慰:“老大,别冲动,你要是跑出去了,只会给主子带来麻烦,帮不了她啊,再说了,你应该庆幸主子没有拜在这种蠢货的门下啊!”

    跟这种错把珍珠当鱼目的蠢货生气,实在是不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