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5.第425章 给她举办丧礼
    苏陌凉轻轻扬眉,冰冷的声音从轻薄的红唇中溢出:“为什么是后期皇灵师,你到阴曹地府去问个清楚吧。”

    话落,她长袖一挥,不等大伙儿求饶,漫天的灵力朝着众人凶悍的砸去,只见一道刺目的白光闪过,惊恐失色的众人还来不及惊叫出声,鲜血如泉般喷射出来,身体重重倒在了地上。

    放眼望去,几十具尸体倒在血泊中,无一生还,惨不忍睹。

    一张张惊恐万状的脸足以见得死前的恐惧。

    不一会儿,整个仓库弥漫起浓烈的血腥味,恶心得让苏陌凉蹙了蹙眉头。

    她避开尸体,走到了安莹萱的跟前。

    看着安莹萱受尽折磨,遍体鳞伤,早就昏迷了过去。

    苏陌凉的面色极为难看,忽然有些后悔就这么让那群贱人死了,应该在他们身上多划几刀的。

    想到这里,苏陌凉指尖的灵力一划,切断了安莹萱身上的绳索,将她从上面解救了下来,随后给她喂下一颗疗伤的丹药,才带她出了仓库。

    如今已经是晚上,倒也没人发现什么异常,苏陌凉才顺利的带着昏迷不醒的安莹萱回了她的房间。

    一切都安顿好了之后,她才从学院出来,回了慕家。

    然而,当她走到慕家大门时,彻底愣住了。

    她没想到慕家的大门上竟然挂上了贴有“奠”字的白灯笼!

    想到今天不少人都说她死了,眼下的葬礼该不会是为她举办的吧?

    思及此,苏陌凉心中一震,面部微微抽搐,快步走进了慕府。

    今天的慕府显得格外的清冷,走到院子里,只听到从前面大厅传来呜咽的哭声,待她仔细望去的时候,只见远处传来微弱的烛光,闪闪烁烁,忽明忽暗的,显出几分阴森。

    大厅之上,一个厚重的棺材坐落在大厅中央,棺材前方的桌上摆放着油灯,白蜡,供果,棺材的尾处放着一个燃着纸钱的火盆,火盆跟前,只有慕雅晴的生母蒋千兰在哭哭啼啼的诉说着什么,身边的穆远航也红着眼眶,虽然沉默不言,但表情却是十分的悲痛。

    除了这两个真心疼爱慕雅晴的亲人以外,大厅上还站着慕家主和两个假模假样的人。

    慕家主心情自然非常不好,他好不容易打点了学院,让慕雅晴去学习,没想到这才去了一天,人就没了。

    奈何袁导师一口咬定没有见过慕雅晴,他也不好将责任追究到袁导师的头上。

    所以,他派人寻了几天,逼得实在没办法了,才为慕雅晴办起了丧事儿。

    现在听到蒋千兰哭哭啼啼的声音,慕荣心烦意乱。

    “哭!你就知道哭!你还好意思哭!你自己看你生出的是什么女儿,除了闯祸,一无是处,最后还得浪费我的钱办丧事儿,没有一件是让人省心的!真他妈晦气!”慕荣凶狠的瞪了蒋千兰一眼,咬牙切齿的大吼。

    被这么一吼,蒋千兰再也不敢放肆的哭出来,只有难过的抽泣着,憋得她纤细瘦弱的身子直颤抖。

    慕远航愤怒的盯了一眼没有感情只有利益的父亲,他身为晚辈自然不能顶撞长辈,但心里却是对慕荣极度的不满,此刻忍耐着怒火,伸手将母亲揽在怀里,安慰的拍了几下。

    身边的大夫人娄碧棋见了,拿着手帕轻轻掩住偷笑的小嘴,随后落井下石的接话:“远航,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是对你父亲不满吗?你父亲已经对你妹妹仁至义尽了,又是张罗学院,又是准备丧礼的,之前还派了那么多人出去寻找,怪只怪你妹妹是个短命鬼,无福享受。”

    “你闭嘴!我妹妹好端端怎么会失踪,我看八成是跟你有关!”慕远航气得口不择言,当场就反驳起来。

    娄碧棋闻言,也变了脸色,指着慕远航破口大骂:“你——你竟然敢顶撞你的嫡母,你无法无天了吗!”

    “哼,嫡母?我呸,你还不配!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多少歹毒的事情,我妹妹生性善良,不是你的对手,更构不成你的威胁,你为何还要揪着她不放,要把她害死了你才甘心!”

    慕远航说到这里,愤怒的声音中也添了几分哽咽。

    听到这话的慕淑媛不赞同的反驳道:“三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娘虽然不是慕雅晴的生母,但这些年也没有亏待过她,该穿的,该吃的,哪样少了她。哼,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你还把她当宝了。这种没用的东西,死了反倒干净,免得浪费慕家的粮食,给慕家添乱!”

    慕淑媛的话音刚落,慕远航走上前就是甩了一个耳刮子,只听一声清脆猛地扬起,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

    慕淑媛更是震惊的瞪大眼睛,捂着疼痛的面颊,僵硬了片刻后,忽然爆发:“慕远航,你竟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吼着,慕淑媛便是要冲上去打慕远航。

    蒋千兰见此,害怕事情闹大,立马起身,抱住慕远航,挡下了慕淑媛的一掌。

    只听噗的一声,蒋千兰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虚弱的倒在慕远航的怀里,动了动苍白的嘴皮子:“航儿,不可,今天是你妹妹的葬礼,别闹出事儿,让你妹妹走得不安详。”

    慕淑媛没料到自己一拳打到了蒋千兰的身上,惊愕的愣了一下,最后更是得寸进尺的踹了她一脚:“哼,跟慕雅晴一样,都是没用的东西!”

    然而,她的话刚刚落下,只见身侧忽然掠来一道残影,慕淑媛还来不及反应,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大厅忽然砸出一个黑坑,连带着把棺材和灵桌全都爆了个粉碎!

    此刻,尘土飞扬,木屑乱飞,一股凶悍的灵力震荡开来,吓得众人大惊失色。

    烟雾散去,一抹白色身影映入眼帘,周围就算尘土飞扬,一身白衣却纤尘不染,雪白的衣袂随着狂卷的灵力翻飞着,勾勒出惊心动魄的美感。

    那张美艳绝俗的容颜如覆冰霜,冷得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冻结成冰。

    “慕——慕雅晴!”娄碧棋惊得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叫了一声。

    慕家主,蒋千兰和慕远航都是震惊的朝苏陌凉望去。

    然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身为高级玄灵师的慕淑媛竟然被苏陌凉踩在脚底下,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而苏陌凉浑身萦绕的灵力波动,更是让众人惊骇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