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2.第442章 还是放心不下啊
    苏陌凉长袖一挥,将所有兽核收进空间,丢给了天魔貂它们。

    金毛狮王,天魔貂和青云豹有了兽核,全都开始打坐修炼起来,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再晋一级。

    看着事情搞定,苏陌凉轻轻舒了口气,在两位炼丹师的陪送下,走出了炼丹工会。

    这时候的天色已晚,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慢慢的侵润,扩散出莫名悲伤的氛围。

    她走在回学院的路上,耳边却萦绕着安莹萱的话,想着想着,双脚像是灌了铅,越发的沉重起来。

    她轻轻抬头,仰望天空,满天的星斗闪烁着,忽明忽暗,像细碎的泪花——

    泪花?是呀,像他的泪花。

    苏陌凉看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回忆起北凌熠扑在自己棺材上失声痛哭的画面。

    她从未见过那样崩溃绝望的他。

    曾经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本来可以过着肆意潇洒的生活,因为认识了她,家破人亡。

    如今成为指点江山的帝王,本来也可以过着唯我独尊,养尊处优的生活,因为认识了她,生死未卜。

    世人都认为她心狠,凉薄,却不知道她同样会痛,会在乎。

    不知道是因为他在南隋国给予的帮助,还是因为他在北安国的舍命相救,更或者是那份让她都为之震惊的感情。

    这一刻,苏陌凉发现,她就算不爱这个人,似乎也做不到不在乎了。

    想着,她停下脚步,缓缓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转身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夜越来越深,苏陌凉穿着夜行衣,悄悄潜入了宫中,停靠在树枝上,远远望着那座名为华清殿的宫宇,一想到北凌熠躺在里边,她的心就生出一丝揪痛。

    北凌熠啊,北凌熠,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

    想着,苏陌凉无奈的一咬牙,浮光掠影般穿梭在斑驳的树影之间,朝着华清殿快速的靠近。

    空间里的真君老人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最终她还是放心不下啊!

    此时的华清殿,分外的幽静,外边候着刘公公和几位宫女,大家都是打着灯笼守着夜,面容极其的憔悴,看得出来,大家已经这样折腾好几个晚上了,想来是随时担心皇帝出事儿,才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守着。

    苏陌凉素手一挥,撒了些**药,不出片刻,门外守夜的公公和宫女全都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看到这里,她才推开房门,悄悄的潜入了进去。

    华清殿比之前更为冷清不少,她走进北凌熠休息的侧殿,只看到几只昏暗的蜡烛,闪烁着微弱的火星子。

    浅薄的光影倒映在那张枯瘦蜡黄的容颜上,惊得苏陌凉捂住了嘴巴。

    那是一张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脸,曾经神采飞扬的双眸,紧闭着,失去了世上所有的光彩,眼睑下深黑色的乌青,更是将人显得那么苍白,那么无力,那么脆弱。

    他的胸口还包扎着纱布,上面隐隐沾染了血痕,苏陌凉轻轻抚上纱布,面色多了悲凉和无奈。

    “为了我,真的值得吗?”苏陌凉对他挖心逼退六大家族的画面,还记忆犹新,忍不住叹了一声,随后拿出一颗疗伤保命的丹药塞进了他苍白的嘴唇里。

    “北凌熠,我知道你很痛苦,你说我自私也好,说我无情也好,但我没办法看着你就这么死了。为了减轻我内心的罪恶,多那一份安心,我需要你活着。”

    苏陌凉知道让北凌熠活着是巨大的煎熬,也许死了才是真正的解脱。

    可是只有看着他活着,她的心才没那么难受,才没那么愧疚。

    到头来,她还是为了自己,的确是对北凌熠自私到了极点。

    想到这里,苏陌凉已经无颜再面对他,匆匆起身,逃似的离开了华清殿。

    良久,烛光照耀下的脸早已泪流满面,苍白的薄唇微动,微弱的声音溢出心碎的悲痛,还有说不清的激动:“苏陌凉,你又骗了我一次——”

    ————————

    从皇宫出来,苏陌凉直接回了慕家,因为今晚实在没心情修炼。

    虽然她知道北凌熠吃了那丹药,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心还是像被一双手揪住了一般,难受得厉害。

    一夜无眠,直到外面天亮,苏陌凉才麻木的起床,收拾了一会儿,出门赶往学院。

    果然,安莹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走进学院,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娄云鹤和另一个叫不出名字的男子,苏陌凉放缓了步子,停了下来。

    “大哥,就是她!她杀了我表妹,还打伤了我,你要帮我报仇啊!”看到苏陌凉出现,娄云鹤立马指着她,朝林逸轩大声嚷起来。

    这时候,苏陌凉的身后忽然窜出安莹萱,连忙跟两个男子鞠躬道歉:“抱歉,抱歉,雅晴不是故意冒犯娄公子的,还请林公子和娄公子,高抬贵手放她一马。”

    听到娄云鹤叫旁边的男子为大哥,又听安莹萱唤他林公子,苏陌凉不用猜也知道眼前这位便是林逸轩了。

    他长得不高,身材瘦小,一张普通的脸,顶多算得上清秀,谈不上俊美。

    更何况,穿着一身黑色长衫,反倒显得有些阴沉冷厉。

    苏陌凉在打量他,他同样也在打量苏陌凉,沉默片刻后,挑眉问道:“你就是慕雅晴?”

    苏陌凉很坦然的承认了:“是。”

    “呵呵,听说你已经达到了巅峰皇灵师?”林逸轩唇角勾起笑容,可瞳孔里却全是冷意。

    苏陌凉再次大方的承认:“是。”

    听到这话,林逸轩的瞳孔微缩,嘴边的笑容有些僵硬。

    他如今也在巅峰皇灵师的阶段,然而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女子居然也达到了巅峰皇灵师,从某种程度上说,慕雅晴的存在,对他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内心的不甘让他黑了脸,轻哼了一声,“很好,既然等级相同,那也没人说我欺负弱者,不知道你敢不敢应下我的挑战?”

    安莹萱闻言,吓得发抖,绷着脸,紧张的拽住苏陌凉:“雅晴,千万不要逞能,林逸轩为人阴险,歹毒,下手毫不留情,你接受挑战,今天就得死在擂台上啊。”

    苏陌凉只是勾唇浅笑,“今天就算不应战,我也没办法脱身,还不如跟他正大光明比一局。”

    安莹萱急的要死,还想再劝,可谁知道苏陌凉已经冲林逸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我们就赛场上一较高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