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7.第447章 得罪丹王巅峰
    说着,院长便将存了兽核的空间戒指递给了苏陌凉。

    想到天魔貂那胃口,苏陌凉没有拒绝,顺手接了下来:“谢谢,院长费心了。”

    院长简直受宠若惊,立马摆手:“哈哈,师父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为师父办事儿是我的荣幸。”

    看着那个高冷的院长在慕雅晴面前,点头哈腰的劲儿,所有人都震撼的咂咂嘴。

    平时他们连院长的面都见不上,而慕雅晴却已经成了院长的师父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苏陌凉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唤师父,总觉得诡异。

    再加上,周围诧异的目光,她的面色也掀起几分尴尬:“院长,你别叫我师父,你都这把岁数了,可别折煞我。”

    “你可别想赖,我说了,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徒弟,你这个师父我是认定了。”他还要抱她大腿呢,这么牛叉的天才,怎么能轻易放过。

    苏陌凉看他一脸倔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安莹萱快步跑了过来,又惊喜又崇拜的望着苏陌凉,激动的感叹道:“雅晴,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到底要给我多少惊喜啊?该不会你的巅峰皇灵师也是假的,其实你是一名圣灵师吧?”

    每次看到苏陌凉爆发真实实力,安莹萱就开始怀疑,跟自己结交的好朋友到底是哪路大神,也藏得太深了吧。

    苏陌凉见她兴奋不已,连圣灵师都猜出来了,不禁失笑着开口:“这就是我的真实实力了,毫无保留。”

    安莹萱显然不信:“是吗?我怎么感觉不像,你肯定还有瞒着我的。”

    苏陌凉轻笑起来,无奈道:“这下子是真没有了。”

    “好吧,暂且放过你,不过你这样的天才,什么奇迹都会发生,就算你说你是圣灵师,我现在都毫不犹豫的相信。”见识过她创造的奇迹,安莹萱已经对她五体投地了。

    众人看着安莹萱和慕雅晴说说笑笑,都羡慕得不得了。

    以前,他们看不起安莹萱,总是排挤她,认为她傻,不会巴结强者,然而人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巴结了一个这么牛气哄哄的人物。

    如今她身后有慕雅晴撑腰,又有萧凛尘和院长撑腰,想来学院里再也没人敢轻视她,排挤她了,这漂亮的翻身仗打得大伙儿措手不及。

    安莹萱自己也没料到,跟自己交好的朋友,竟然是这样强悍的天才,虽然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从她身上得到什么,但能和这种天才成为朋友,也让她觉得十分的骄傲。

    “雅晴,你都这么厉害了,我也要努力,至少不能给你丢脸。”安莹萱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晃花了苏陌凉的眼。

    也许,她天生内心阴暗,所以特别喜欢安莹萱这种阳光天真的女孩,此时看到她乐观的笑容,也像是被感染般,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慕雅晴长得本就不错,此时一笑,犹如春日里绽放的琼花,娇艳欲滴。

    嘴角的弧度如月牙般优雅动人,碧波清澈的眼眸,秋水盈盈,洋溢着淡淡的暖意,面颊梨涡霞光荡漾,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

    站在远处的北晗昱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心里咯噔一下,升起熟悉的感觉。

    就连一旁的宋子涵都被这一幕惊艳住了。

    此时,苏陌凉似是想到什么,从空间里掏出了一个药瓶,递到安莹萱的手里,鼓励道:“我还是以前那句话,你不傻,你只是与众不同,你的执着终会有回报,我一直都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也会很强。”

    安莹萱拿着药瓶望着她,内心的震动难以言表。

    慕雅晴是这世上第一个相信她,赏识她,说她与众不同的人。

    安莹萱是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而苏陌凉身旁的萧凛尘和侯建辉则是眼睛发直的盯着她手里的药瓶,渴望的咽了咽口水,面色纷纷跃上羡慕。

    当初他们还是自己厚颜无耻的贴上慕雅晴的,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轻松就得到了慕雅晴的青睐,真不知道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气。

    感受到萧凛尘和院长炙热的视线,安莹萱面色闪过一抹诧异,“怎么了吗?”

    萧凛尘讪笑道:“哈哈,没什么,只是羡慕你能得到老大亲自炼的丹药。”

    安莹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这是雅晴亲自炼的?雅晴是炼丹师?”

    萧凛尘反而被她夸张的表情惊住了,愣愣的点头:“你不知道吗?”

    安莹萱哑然,她上哪去知道啊。

    想着,她激动的打开药塞,看了看里面的丹药,再次被苏陌凉给震撼了。

    “我的妈呀,这不是上玄品的丹药吗?”安莹萱吓得尖叫一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一直关注着他们的众人,再次听到这等晴天霹雳的消息,短促而痉挛的呼了一口气,被彻底震傻了。

    “丹王巅峰!上玄品可是只有丹王巅峰才可以炼制的丹药啊!难道说慕雅晴是丹王巅峰的炼丹师?”

    片刻的死寂之后,众人陆陆续续的爆发出惊叹,一个个捂着嘴巴,显然震动不小。

    “难怪呢,能成为萧凛尘的老大,院长的师父,也只有丹王巅峰的炼丹师才有这个资格啊——”

    听到这里,大伙儿也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什么都想明白了。

    跌在地上,早就吓得面色发白的袁导师,听到丹王巅峰四个字,感觉身体被掏空,整个人都虚脱了。

    他得罪了一个丹王巅峰!还敢放言要收她为徒!

    这辈子还有活路吗?

    想来,只需要她一句话,他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啊。

    想到这里,吓得屁股尿流的袁导师,连忙爬到苏陌凉的脚下,哭诉着,求饶着,重重的磕头:“慕大师饶命,慕大师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狗眼看人低,我的错,我再也不敢了,求大师饶命。”

    院长见此,觉得恶心不已,顿时抬脚踹开他:“别在我师父跟前碍眼,有多远滚多远。”

    苏陌凉是懒得搭理袁导师,这人当初忽悠她进焚火之狱,后来又出尔反尔,跟这种人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恶心,所以直接忽略了他,朝院长和萧凛尘说道:“今天我还有事儿,有时候再聊,先行告辞。”

    院长和萧凛尘闻言,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然而苏陌凉前脚一走,北晗昱后脚就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