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8.第448章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苏陌凉通过魂牌联系,知道王锋他们已经拿到青云草回来了,听闻他们正在佣兵工会,所以她便亲自去了一趟工会,拿到青云草之后,才从工会出来,打算回慕家。

    可谁知道,她在街道拐角处,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抬头一望,是一张熟悉的脸。

    “四王爷,你在大街上堵着慕家小姐,就不怕人说闲话吗?”苏陌凉挑眉,口气不善的质问。

    北晗昱见她还打算装,气得咬牙切齿,低吼道:“苏陌凉,你到底打算装到什么时候,真把我当傻子吗?”

    当初听闻她死了,他伤心欲绝,天天以酒浇愁,痛苦得整个人都废了。

    可是,到头来,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她的骗局。

    她从头到尾都在耍他!

    面对她那张属于慕雅晴的脸,北晗昱觉得自己傻透了,被她耍得团团转。

    苏陌凉看他已经认出了自己,也没必要再装下去,沉了面色,冰冷开口:“北晗昱,你现在拦住我,是想怎样?戳穿我的身份,让我在北安国混不下去?抱歉,估计要让你失望了,如今,我可不怕你。”

    她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实力已经在他之上了,之所以不怕暴露身份,是因为她已经有了底气。

    北晗昱闻言,嘴角扯出一个凄然的笑容,眼睛里布满痛苦:“怎么?你这意思是打算杀我灭口吗?”

    苏陌凉没有回答,用无声的表情默认了他的想法。

    北晗昱看到这里,心头像是插了一把利剑,痛得他仰头苦笑:“哈哈哈——竟然想杀我!”

    他喜欢的人,居然想杀他灭口,多么可笑的讽刺啊!

    看到北晗昱复杂的表情,苏陌凉并不明白他的感情,微微蹙眉,警告道:“北晗昱,你没有伤害过我,我不想动你,如今我们也没有任何关系,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希望你不要轻易打破这个局面,若真要闹起来,大家都不好看。”

    北晗昱看到她严肃的表情,听着她冰冷的口吻,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心像是被刀子剜着一般剧痛难忍。

    当初见到她,只是兴趣,他迫切的想要了解她,征服她,让她爱上自己。

    可谁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没有动摇,还如以往那般冷漠尖锐,可自己却越陷越深。

    有时候,他真的恨自己没出息,为何要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那么上心。

    他身边明明有那么多爱他的女人,为何偏偏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仔细想了下,也许是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独特的女人吧。

    她比男人强悍,比男人聪慧,简直狡猾得像一条狐狸,浑身都是秘密,随时都有惊喜,跟她在一起,人生就充满了各种未知数,让人觉得新鲜刺激。

    他知道这辈子如果错过了她,再也找不到像她这样对自己胃口的女人了,所以,他不甘心放弃,不甘心忘记。

    也许,他对她不是真的爱,只是想得到,想征服。

    可是,当努力了这么久,伤心痛苦了这么久,都没有得到回报,反而是冷言冷语的警告的时候,苏陌凉的这番话犹如一盆冰水浇灭了北晗昱心中仅存的希望。

    此时此刻,望着那双冰冷的眼睛,北晗昱收敛了所有情绪,沉声质问:“你到北安国来,到底有何企图?”

    当初他还能相信苏陌凉是为了苍元国和她的小伙伴才被迫答应来了北安国,可是如今,他再也不会傻到相信她。

    她已经摆脱了侍妾的身份,也从皇宫里逃离了出来,明明可以远走高飞,回她的苍元国,可是她没有,她竟然换了一个身份潜入慕家,成了慕家不起眼的小女儿,这一系列的举措后面一定有个惊天大阴谋。

    只是他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趋势她这样奋不顾身。

    要知道她当初一个苍元国敌将的身份,孤身来到北安国是多么凶险的事情,那时候她的实力不如现在,完全可以用渺小如蝼蚁来形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所以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将生死都置之度外。

    苏陌凉闻言,神情一震,惊愕的看他一眼,随后努力维持着镇定,淡淡回答:“北晗昱,我只是想在北安国提升实力而已,而提升实力最快的方法就是进学院,但我没有身份,我只有凭借六大家族才可以进入学院修炼,所以才成了如今的慕雅晴。”

    北晗昱听了,半信半疑的看了苏陌凉一眼,想到她这段时间的确是在用心修炼,提高了不少实力,并没有其他动作,这才放下了戒心,“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四王爷,爱信不信,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要先告辞了。”话落,苏陌凉直接错身,走入了下一条街道。

    此时酒楼,二楼靠窗的位置,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望着街上匆匆而过的倩影,握着的酒杯的手,不断用力,渐渐暴起了青筋,那张消瘦的脸竟是比他的衣服还要苍白几分。

    站在一旁的刘公公,看到这一幕,心疼的皱紧了眉头。

    前几天皇上忽然醒来,居然顺从的接受治疗,从处理伤口到喝药,每一样都听从太医的安排,一瞬间,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没了以前的悲痛,反而变得冷静不少,不过,性格比之前更加冷漠冰冷,瞧得刘公公心疼不已。

    因为他知道,皇上虽然是活过来了,可是心却已经死了。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这些天,皇上竟然打听起慕家庶女慕雅晴的消息。

    要知道能让皇上有反应的就只有苏姑娘啊。

    所以,他基本不用猜,也知道慕雅晴与苏姑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今天,皇上更是不顾身体,非要出宫,刘公公知道他的心思,只有纵容了。

    可谁知道他明明是冲着苏姑娘而来,却没有上前相认,只是远远的望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今的皇上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刘公公实在看不下去了,心疼的询问道:“皇上,你既然已经认出了苏姑娘,为何不与她相认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