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0.第450章 为母出头
    蒋千兰闻言,立马放下袖子,掩饰的笑道:“没什么,刚才摔了一跤,蹭破点皮。”

    听到这话,苏陌凉面色忽然沉了下来,她刚才明明看到伤势很重,根本不是摔跤导致,蒋千兰分明就是在撒谎。

    她大步走上去,不由分说,一把拉过蒋千兰的手臂。

    就这么轻轻一拉扯,竟是让蒋千兰痛得低呼起来。

    苏陌凉见此,面色更加难看,强行撩开袖子,仔细一瞧,布满鞭痕的手臂霎时映入眼帘,本来白皙细腻的肌肤此刻皮开肉绽,鲜血淋淋,顿时让她吸了一口冷气,生气的大声质问:“这是摔跤造成的吗?这些密密麻麻的伤痕,仅仅是蹭破点皮吗?”

    蒋千兰被苏陌凉的怒气吓了一跳,面色有些为难,吞吞吐吐的说:“雅晴,你还是别问了,我真的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这点伤不碍事的。”

    苏陌凉见她不愿意说,气得怒哼,“哼,你不说,那我亲自去问父亲!”

    蒋千兰闻言,吓得面色大变,立马从座位上起来,欲要拉住她,谁料动作过大,顿时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痛得她哀嚎一声,再度跌回了位子。

    苏陌凉听到声音,惊得转过身,看到蒋千兰扶住臀部和腰部,痛得呲牙咧嘴的,快步走过来,拉开了她的衣服和裤腿。

    什么叫惨不忍睹,这就是啊!

    背部,腰部,腿部,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全是乌红的鞭痕,绽放出血淋淋的嫩肉,画面触目惊心,顿时让苏陌凉震怒了:“全身都是伤,你还说是摔了一跤!”

    此时的蒋千兰痛的面色发白,却忍痛伸手,拉住她,劝道:“别去问你父亲,上次你杀了慕淑媛,还是你父亲给你兜着的,这次万不可因为我的事儿,再惹你父亲不高兴了,你可千万别去!”

    听到这里,苏陌凉也大致猜出了前因后果。

    蒋千兰身上的伤八成是大夫人干的,她杀了慕淑媛,大夫人就将这仇报复到蒋千兰的身上,这个大夫人还真是骑到她头上来了,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苏陌凉胸口的怒火一下子拱上脑门,怒得深吸一口气,拉开蒋千兰的手,大步走出了房间。

    蒋千兰看着她怒冲冲的走了出去,吓得半死,忍着剧痛,缓缓起身,拖着大腿,慢慢挪出了房间,她不能再让慕雅晴闯祸了。

    苏陌凉快步来到了娄碧棋的院子,不等院子外的丫鬟通报,便是横冲直撞的踹开了大夫人的房门。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正坐在大厅慢悠悠喝茶的大夫人被惊了一跳,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洒在了娇嫩的手背上,痛得她惊呼一声。

    看到慕雅晴闯上门,大夫人那张风韵犹存的脸顿时变了脸色,生气的呵斥:“慕雅晴,你一个晚辈,竟敢擅闯嫡母的房间,实在太没规矩了!”

    苏陌凉丝毫没将她这位嫡母放在眼里,眸色划过阴霾,沉着脸蛋,直呼其名的质问;“娄碧棋,我母亲是不是你打伤的!”

    娄碧棋闻言,表情一愣,随后冷笑起来:“我还以为你那贱人母亲多么伟大呢,没想到转个背就告诉了你,真是让人恶心。”

    当初她可是警告了蒋千兰的,若是让慕雅晴知道了,她可不保证娄家会不会灭了慕雅晴。

    没想到她为了给自己报仇,竟然不顾慕雅晴的生死,怂恿她找上门,这贱女人平时做出慈爱的样子,没想到全都是装出来的。

    听她这话,苏陌凉气得握紧了拳头,瞳孔浮起一层杀意,冷硬的声音泛着嗖嗖凉气,让人不寒而栗:“看来,你也想到下面去陪慕淑媛呢!”

    话落,她指尖瞬间萦绕起灵力,须臾化为一条银色长鞭,瞧得娄碧棋神情大震,惊骇的睁大了眼睛:“你——你——你想干嘛!你不能杀我,我是娄家的人,娄家不会放过你的!”

    “哼,我当然不会杀你,我只是也想让你也尝尝被鞭打的滋味!”话落,苏陌凉面色一厉,猛地扬鞭,亮晃晃的鞭子如银龙一般朝她砸下。

    只听“啪”的一声清脆,顿时在娄碧棋的手臂上甩出一条血红的鞭痕,痛得她大叫一声,滚落到地上。

    一鞭落下,苏陌凉紧接着又是一鞭,狠狠甩在了娄碧棋的背上,整个屋子再度扬起一声嘶吼。

    外面的丫鬟吓得瑟瑟发抖,可是碍于苏陌凉凶悍的灵力,根本不敢上前阻拦,只有掉头跑出院子,通知老爷去了。

    巅峰皇灵师的灵力,那可是相当犀利的,苏陌凉只甩了几鞭子,就已经让娄碧棋痛的两眼翻白,浑身抽搐了。

    “饶——饶了——我——”精疲力尽的她虚弱的朝苏陌凉伸出手,希望她停下,她绝对相信,再打下去,她一定会被慕雅晴给打死的。

    苏陌凉眸中闪过冷光,阴鸷反问:“饶了你?怎么不见你饶过我母亲呢?”

    想到蒋千兰手臂上密密麻麻,皮开肉绽的鞭痕,苏陌凉就怒不可遏,再度扬鞭凶狠挥下。

    然而眼看着鞭子就要再次落到娄碧棋的身上,苏陌凉的身后忽然掠来一道人影,一把擒住她的手臂,猛地掐断了她的灵力,拉着她的手用力一甩,顿时将苏陌凉甩退了几步。

    “慕雅晴,你实在太过分了,她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嫡母,你已经杀了你姐姐,难道连你嫡母也不放过吗!”慕荣挡在大夫人的跟前,皱着剑眉,厉声大吼。

    苏陌凉没想到慕荣这么快就赶了过来,心情一下子沉了下来,敛眉反驳:“哼,她虐待我母亲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挡在我母亲面前,阻止娄碧棋的暴行?”

    慕荣身为一家之主,自然是知道娄碧棋虐待蒋千兰的事儿的,只是他选择装聋作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了。

    “慕雅晴,你要清楚你母亲的身份,你母亲只是个卑贱的小妾,大夫人打她,是她的福气,你竟然因为一个小妾,鞭打嫡母,好大的胆子!”慕荣气得吹胡子瞪眼,凶戾的呵斥。

    娄碧棋好歹是娄家的人,就算是打死了蒋千兰,慕荣也不会责怪半句。

    这就是正室和妾室的区别。

    可是这一套理论在苏陌凉这里完全说不通。

    蒋千兰和慕雅晴这些年一直忍受慕淑媛和娄碧棋的欺凌,到最后慕雅晴还惨死在了慕淑媛的手里,现在大夫人又来祸害慕雅晴的母亲,苏陌凉既然取代了慕雅晴的身份,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视不理。

    “我可不管什么小妾不小妾,她打了我母亲,我今天非要她皮开肉绽不可!”说着,苏陌凉再度爆发出灵力,挥舞着长鞭朝着大夫人甩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