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5.第455章 把娄家害惨了
    慕荣望着侯建辉盛怒的脸,吓得面色发白,吞吞吐吐了半天才鼓起勇气开口:“慕雅晴搬出去住了——”

    侯建辉顿时皱起眉头,面色划过疑惑:“什么叫搬出去住了?这不是她的家吗,为什么要搬出去住?”

    慕雅晴一个十七岁,还未出阁的黄花闺女,怎么可能自己搬出去住,这也太奇怪了吧。

    “到底怎么回事,我要听实话!”侯建辉没有耐性的大吼,吼得慕荣双腿发软,跌到了地上,抖着身子开口:“慕雅晴——被我——被我赶出慕家了。”

    话音一落,侯建辉和岳国安吓得瞠目结舌,齐齐惊吼:“什么!!!”

    慕荣竟然把一个丹王巅峰的超级天才赶出了家门!

    慕荣是疯了?还是傻了?

    他们都费尽心思巴结的天才,居然被他这样对待,实在是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侯建辉就气得瞪大眼睛,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走过去狠狠一脚踹在慕荣的身上,咬牙切齿的大吼:“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师父都敢欺负,今天我要灭了你这混账东西!”

    慕荣闻言,像是触电般,吓得浑身抽搐,紧张跳动的心脏在胸膛乱撞,仿佛就要跳出来了一般,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院长饶命,院长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马上就把她接回来,马上就去!我好歹也是她的父亲,她肯定会念在父女之情上原谅我的,求院长看在慕雅晴的面上饶我一命!”

    此时的慕荣早已没了以前身为慕家家主的气势,面对两尊大佛,狼狈得无法直视。

    岳国安听了,见侯建辉真要动手,忍不住劝道:“他说的对,他好歹也是你师父的父亲,要打要杀,还得问过你师父了来,你别贸然动手。”

    侯建辉手里已经萦绕出灵力,听了岳国安这番话,似是觉得有理,这才隐忍了下来,重重哼道:“哼,慕荣,今儿我就留你一命,若是再让我听到你欺负我师父的传闻,我不介意端了你整个儿慕家!岳老头,我们走!”

    看着侯建辉和岳国安离开,吓得惊恐万状的慕荣才彻底松了口气,瞬间虚脱的瘫软到了地上。

    慕府的闹剧结束,娄家的闹剧却刚刚开始。

    娄碧棋受了鞭刑,实在忍不下这口恶气,一大早就跑到娄家哭诉。

    “爹,你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女儿好歹也是慕家的正房,是那慕雅晴的嫡母,她竟然大逆不道的对嫡母动手,你瞧,这些鞭痕全是她打的。”娄碧棋坐在大厅里,一边哭一边撩开袖子给娄家老爷子看。

    “你要是不给女儿做主,女儿就没办法在慕家立足了,以后阿猫阿狗都敢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嘶声裂肺的声音顿时让坐在大厅上位的娄老爷子皱起了眉头。

    娄家老爷子今年八十岁高寿了,虽然头发花白,但由于修炼的缘故,精神矍铄,气息强横,是个不容招惹的狠角色。

    听到慕雅晴竟然骑到娄家头上来了,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一掌拍在桌上,震得桌上的茶杯叮当作响。

    “哼,慕雅晴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娄家的人,看来不给她点教训尝尝,她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说着娄老爷子猛地站起身,欲要替娄碧棋讨回公道。

    谁知道就在这时,外面忽然跑来娄将军,只见他神色慌张的冲进了大厅,大吼起来:“不好了不好了,大事儿不好了!”

    娄老爷子见他身为娄家主却没个章法,顿时蹙眉呵斥:“身为一家之主,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

    此时的娄睿良得到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吓得惊慌失色的,哪里顾得上娄家主的身份,深深喘了几口气,打算汇报这个消息,谁知道余光一下子瞄到了坐在一边的娄碧棋。

    这一刻,他惊得瞪大眼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犹如洪水猛兽般爆发出怒吼:“娄碧棋!你还有脸在这儿!你个灾星!你可把娄家害惨了,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说着,娄睿良竟然发怒的冲着自己的妹妹扑去,那凶狠的架势,把娄老爷子吓了一大跳。

    娄碧棋惊吓得来不及从位子上闪躲,便是被娄睿良一拳打中,瞬间倒射而出,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就算如此,娄睿良依然没有放过她,再度呲牙咧嘴的攻击上去。

    看到这里,娄老爷子才彻底反应过来,立马出手阻止,厉声大吼:“娄睿良,你发什么神经,你不去打慕雅晴,打你妹妹干什么!”

    他不提慕雅晴还好,一提到慕雅晴,娄睿良就气得差点爆炸。

    “爹,你不知道,我刚刚才从云鹤那儿得知,慕雅晴不但是名巅峰皇灵师,还是名丹王巅峰的炼丹师!就连灵鹤学院的院长都拜她为师!今天更是有人看到灵鹤学院的院长和炼丹工会的会长一同去了慕家,想来是去拜访慕雅晴!而你这好女儿竟然得罪了丹王巅峰的炼丹师,把娄家害惨了啊!”娄睿良一想到娄碧棋得罪了慕雅晴,就气得瞋目切齿,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了这个倒霉催的妹妹才好。

    她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丹王巅峰。

    丹王巅峰这样的强者,就连院长和会长都忍不住巴结,她倒好,不但不巴结还给得罪了。

    这简直是把娄家往火坑里推啊!

    娄老爷子听到这番话,惊得浑身大震,直愣愣的盯着娄睿良,露出怎么也抓不住要领的表情,“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娄睿良气得重重叹了一声,面色纠结,眉头紧锁,言简意赅的重复了一遍:“我们娄家得罪了一名丹王巅峰,娄家完了啊!”

    娄家老爷子惊骇得身形一颤,只觉得头晕目眩,脚下踉跄,顿时朝着身后倒去。

    娄睿良见此,吓得脸色大变,立马扶住他:“爹,娄家生死存亡的关头,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

    “快,快把娄碧棋押着,同我一道去跟慕雅晴请罪!”娄老爷子深深喘了一口气后,指着被打到地上已经顾不得疼痛彻底呆住的娄碧棋,大声吩咐道。

    娄碧棋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到底闯了什么样的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