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6.第456章 娄家完了
    亲们,前面一章我觉得有问题,就全部修改了,导致后面的章节全部推翻了重写的,所以发晚了,抱歉。只要订阅过,章节不管怎么修改,都不会重新付费,这点可以放心。我只想为亲们做到更好,保证质量,请大家理解下!

    ——————————————————

    “娄老爷子,你跑到我师父的门口大吼大叫,意欲何为啊?”一声洪亮的质问忽然从蒋府门口传来。

    侯建辉,岳国安,飓风团等人走出大门,一字排开,那气势瞬间犹如一盆冰水浇灭了娄老爷子的气焰。

    娄老爷子哪料到会在这里见到两位大人物,顿时惊得跟个木愣子似的,定在原地,一时忘了反应。

    就在他震惊之时,苏陌凉缓缓从里边走了出来,盯着惊呆的娄老爷子,轻笑着开口:“没想到我没找娄家算账,娄家反倒找上门来了,也好,省得我跑一趟。”

    娄老爷子震在当场,不敢相信的望着侯建辉和岳国安,有些反应不过来:“院--院长大人?会长大人?你们怎么在这儿?”

    侯建辉挑眉,冷觑他一眼,面色相当难看:“我来探望我师父,自然在这儿。”

    “师父?”娄老爷子惊讶的撑大眼睛,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慕雅晴。

    不要告诉他,院长大人口中的师父是眼前这个臭丫头!

    怎么可能!

    就在他疑惑之时,侯建辉已经转头望向了苏陌凉,冰冷的声音杀意顿显:“师父,你一句话,娄家,灭还是不灭!”

    听到这话,娄老爷子面色大变,身形一颤,差点摔下去。

    一旁的娄碧棋也惊呆了,本来还兴冲冲的打算报仇,没想到突然蹦出来两个闻风丧胆的狠角色,还叫慕雅晴为师父!

    是她没睡醒,还是她耳朵坏了?

    围观的百姓也都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盯着慕雅晴,难以想象灵鹤学院的院长竟然是她的徒弟!

    这绝对是北安国最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苏陌凉本来没想找娄家的麻烦,跟她有仇的不过是娄碧棋而已,但娄家不知死活的找上门,那她也不会跟他们客气。

    “灭!”冷冷蹦出一个字,四周的温度瞬间降至冰点。

    话音落下,侯建辉和岳国安,已经萦绕起灵力打算动手。

    然而,就在娄老爷子和娄碧棋还没从惊骇中缓过神来的时候,远处突然飞奔来一抹身影,惊慌失色的冲到了苏陌凉的面前,连连道歉:“抱歉抱歉,慕大师,我父亲脑子不清楚,痴呆症发作了,冒犯了大师,还望大师见谅,我现在就带他们回去!”

    突然出现的是娄家主娄睿良,他今天才从娄云鹤那里得知了慕雅晴的身份,本想回家告诉娄老爷子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抢先一步跑来找慕雅晴的麻烦。

    听到这事儿,娄睿良吓得半死,这才狂奔而来阻止两人闯祸。

    本来娄碧棋和娄云鹤已经得罪了慕雅晴,娄老爷子如今还要主动找上门,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好在他来得及时,要是真动起手来,他爹就算实力强悍,怎么也不是侯建辉和岳国安两人的对手啊。

    苏陌凉冷冷看了娄睿良一眼,唇角扯起冷笑:“娄家主,你妹妹打了我母亲,一句脑子不清楚就想离开,怕是没这么容易吧。”

    娄家主听到这话,知道今天不给慕雅晴个交代,她是不会放过娄家的。

    思及此,娄睿良没有任何犹豫,猛然出掌,顿时轰飞了身旁的娄碧棋。

    娄碧棋都还来不及反应,便是被一股强大的灵力击中,身体瞬间飞射出十几米,重重砸在地上,口吐鲜血,断了气。

    看到这里,喧哗的大街瞬间鸦雀无声,就连苏陌凉都惊讶的挑起眉头。

    这娄睿良性格倒是干脆,大义灭亲的事儿做得眼睛都不眨一下,实在让人佩服。

    “慕大师,娄碧棋本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早已与我们娄家无关,还希望大师能大人大量,不要把她的过错算在娄家头上,也希望大师看在娄某帮你抹杀了娄碧棋的份上,放过娄家。我娄家愿出五十万能量石作为歉礼。”娄睿良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十分诚恳,苏陌凉听了都有些动容。

    苏陌凉从来不是缠着不放之人,既然娄碧棋已经死了,她也没必要跟娄家彻底翻脸,更何况娄家还拿出了五十万能量石道歉,送上门的东西,她哪有不收的道理,要知道她从不做亏本生意。

    听到这里,苏陌凉才缓和了面色,微微点头,淡淡道:“既然娄家主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还揪着不放,就显得我小气了。本就是小事儿一桩,娄家主也不必放在心上。”

    娄睿良听到这话,差点吐血。

    什么叫小事儿一桩,她杀了慕淑媛又变相害死了娄碧棋,最后还坑了他们娄家五十万能量石,要知道五十万能量石几乎占去了娄家八成的财产,现在全部送出去,他们娄家可以彻底从六大家族中除名了。

    这样大的打击,她居然说是小事一桩,让他不必放在心上!他现在只差没气晕过去了!

    但是,他知道,若不杀了娄碧棋,拿出五十万能量石,慕雅晴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在跟财产和家族存亡比起来,娄家主自然选择后者。

    所以,就算气得吐血,他还要装作感激的抱拳,忍下屈辱,扶着懵逼的娄老爷子逃似的撤离了现场。

    众人看到娄家跟个孙子一样撤退,全都唏嘘不已。

    大家都以为遭殃的是慕雅晴,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娄家摔了这么大的跟头。

    损失这么多能量石,又得罪了院长和会长,娄家以后的日子怕是相当难熬啊。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是感慨的摇头叹息,对慕雅晴的认识也上升了一个层面。

    看着娄家离开,苏陌凉收回视线,打算转身进门,谁知道身后忽然有人唤了她一声。

    “雅晴!”

    苏陌凉身形微顿,停下脚步,转身望去。

    只见慕荣疾步走来,眉头紧皱,面容憔悴,神色说不清的愁苦。

    “雅晴,跟爹回去吧,你始终是爹的女儿,慕家才是你的家啊!”慕荣难得放低了身段,近乎哀求的劝说。

    听到这话,苏陌凉的脸蛋跃上讽刺,冷嗤道:“慕家主,你是失忆了,还是跟那娄老爷子一样,痴呆症发作了?我可清楚的记得,你说我和母亲与慕家再无任何瓜葛,现在突然跑来认亲,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