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7.第457章 早知道不是她女儿
    “雅晴,是爹不对,爹当时在气头上,说了重话。爹内心还是疼爱你的啊,你怎么能如此绝情,因为一点小矛盾,就抹杀了我对你的疼爱呢?爹跟你认错还不行吗?”得知慕雅晴是丹王巅峰,慕荣就算不要尊严,也要把她请回去啊。

    苏陌凉闻言,冷笑起来:“小矛盾?疼爱?你把你的妻女都赶出了家门,这叫小矛盾吗?这叫疼爱吗?想想你当初是怎么绝情的,我不过是你的千分之一罢了。”

    冷嗤一声,她根本不愿再多看慕荣一眼,便是冷漠的转身走进了蒋府。

    看着慕雅晴离开,本还信誓旦旦能将她劝回去的慕荣,这才彻底慌了,猛地冲上前,想要拦住她,结果,还没迈进蒋府门槛,却被蒋征砰咚一声关在了门外。

    “慕雅晴,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好歹是你亲爹啊,你怎么能六亲不认啊!”

    六亲不认?

    苏陌凉听到这样的字眼,嘴角掀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从慕荣这种人的嘴巴里吐出这样的话,真是觉得恶心。

    众人看着慕荣被关在蒋府门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十分的狼狈。

    大伙儿是指指点点,嘲笑起来。

    有个这么牛逼的女儿,慕家本可以平步青云的,没想到慕家主竟然傻到把她赶出了慕家。

    看来,六大家族中最愚蠢的非慕家莫属啊!

    接收到周遭嘲笑的目光,慕荣老脸实在挂不住,憋着满腔怒火狠狠瞪了人群一眼,才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这几日,慕荣天天都跑到蒋府求见苏陌凉,但每次都被挡在门外,弄得他焦头烂额的。

    而关于慕雅晴的事迹也瞬间在整个北安城传开,她的身份也水涨船高,成为了北安国叫得上名字的天才。

    时光如梭,转眼就到了北安国的下元节。

    这下元节是北安国用来祭祀先祖的节日。

    白天皇帝会到先帝陵墓举办大规模的祭祀仪式,晚上则是在宫里设宴,款待朝廷重臣和在北安国有名望有地位的强者。

    当然如今名声大噪的慕雅晴也在邀请范围之列。

    听说要进宫,正中苏陌凉的下怀,她自然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这些天,她在侯建辉的修炼房努力修炼,最终突破了瓶颈修炼到了中期宗灵师。

    想来,加上金毛狮王和天魔貂他们,对付噬魂花阵法中的宗灵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有了十足的把握,苏陌凉才从修炼房出来,回了蒋府。

    穆远航前段时间从学院里闭关出来,听到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也毅然决然的抛弃了慕家,追随母亲留在了蒋府。

    这时候的蒋府俨然变成了飓风团的驻扎基地,飓风团这群没爹没妈的兄弟,也把蒋千兰当作自己的母亲一般照料着,不知不觉蒋千兰也融入了这群看似粗鲁,心思却细腻的糙汉子。

    蒋千兰不得不感叹,这样的日子太滋润,不知道比在慕家做牛做马,还被羞辱打骂好了多少倍。

    不得不说,慕雅晴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这也许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了。

    想着,蒋千兰就感动得泪眼婆娑,手里的针线轻轻穿过手里的衣裳,最后打上了疙瘩。

    听说慕雅晴要进宫,蒋千兰心里替她高兴,但见她没有一件像样的衣裳,所以亲手为她缝制了一套。

    直到今天,她才赶着完工。

    “夫人,小姐回来了!”就在蒋千兰感慨之时,院子外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

    蒋千兰和穆远航闻言,顿时起身,惊喜的迎了出去。

    苏陌凉一回到蒋府,大伙儿都热情的嘘寒问暖,弄得她颇为无奈。

    蒋千兰见她一脸疲惫,想来是过度修炼导致,这才赶走了大伙儿,拉着她到了房间。

    “雅晴,今晚就要进宫了,你试试我给你做的衣裳,看合不合适,不合适,我好抓紧时间改。”

    说着,蒋千兰将缝好的衣裳递给了苏陌凉。

    苏陌凉没想到她竟然亲手给她缝制,顿时受宠若惊:“娘,你找外面的做就好了,何必要累着自己呢。”

    “外面的偷工减料的,我不放心。家里的事情飓风团的兄弟们也不让我做,我反正也是闲得无聊,还不如亲手为你做一套拿得出手的衣裳。要知道今天参加宫晏的都是大人物,咱可不能丢了面子不是。”蒋千兰笑嘻嘻的说着,已经伸手为她脱掉了外套。

    苏陌凉本来有些排斥别人的触碰,但见她那么高兴,又不忍心扫她的兴,便任由她替自己换衣。

    只是待她转身望向蒋千兰的时候,却见她已经泪流满面。

    “娘,你怎么了?”苏陌凉被她吓了一跳。

    蒋千兰急忙抹泪,笑着摇头,“没有,就是看你穿着这衣裳太漂亮了,我高兴。”

    苏陌凉半信半疑的盯了她一会儿,显然不大相信她的说法。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蒋千兰又蹦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孩子,谢谢你。”

    苏陌凉神情一震,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娘,你怎么了?”

    “没什么,娘就是高兴,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全都托了你的福。”蒋千兰笑着拍拍她的手。

    随后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接着道:“现在还有点时间,你先休息吧,娘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蒋千兰不等苏陌凉回话,便是快步退出了房间,为她掩好房门,摸着泪水离开了。

    其实,她早就发现苏陌凉不是自己的女儿。

    慕雅晴是她亲手养大的,她的神态,她的习性,蒋千兰都一清二楚。

    从苏陌凉到幕府开始,她就有些怀疑,后来看到她暴露实力,名声大噪,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只是,她无法接受女儿的死,不断催眠自己这个女子就是她的女儿,起码她跟慕雅晴长着相同的脸。

    然而,就在刚刚替她换衣服的时候,蒋千兰看到她肩膀并没有慕雅晴的胎记,她才忍不住泪流满面。

    她不敢询问苏陌凉,慕雅晴的下落,因为她知道,答案绝对是她承受不了的。

    罢了,上天带走了一个女儿,又赐给了她一个更优秀的女儿,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个女儿对自己的孝敬,并不比慕雅晴的差,相反,她给了自己更多。

    苏陌凉蹙起眉头,疑惑的望着门口,心里总觉得蒋千兰有些不对劲,随后找来了王锋。

    “主子,有什么事儿吩咐吗?”王锋一进门,看到苏陌凉表情凝重,就知道是大事儿。

    苏陌凉抬头看他一眼,语气有些低沉:“今晚我会进宫盗取噬魂花。你应该知道这件事的凶险,所有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