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2.第462章 内心的煎熬
    北凌熠这么一吼,外面的侍卫纷纷涌了进来。

    一时之间,华清殿出现刺客的消息瞬间惊动了整个皇宫。

    禁地那边乱糟糟的侍卫们听到皇上的寝宫出现了刺客,也都停下脚步,掉头转向了华清殿的方向。

    “肯定是那个奸细混入了华清殿,快去护驾!”侍卫一声大吼,队伍浩浩荡荡的朝着华清殿奔去。

    藏匿在暗处,险些被发现的苏陌凉看到人群跑远了,才重重松了口气。

    刺客?

    华清殿怎么会突然冒出刺客?

    苏陌凉心有疑惑,却不敢多想,时间紧迫,还是找到噬魂花要紧。

    想着,她不敢有片刻的耽搁,顿时潜入了宫殿里,按照上一次破解棋格的方式掉入了杀阵。

    她如今的实力在中期宗灵师,加上有天魔貂他们,宗灵师的杀阵已经奈何不了她了。

    所以,这次闯阵,她有十足的把握。

    可谁知道她进入杀阵后,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上次可是有七个宗灵师围攻她,这下子怎么一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苏陌凉小心谨慎的环顾着四周,在原地站了好一阵,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不禁让她惊讶的敛起了眉头。

    不应该啊,难道说上次她闯过一次,阵法就失效了吗?

    看眼前这状况,的确是阵法失效的样子,不像有诈啊。

    苏陌凉不解的摇摇头,“算了,不管了,反正也进来了,就算是死也得闯一把。”

    话落,她也没有任何顾虑,朝着地道深部快速掠去。

    这地道很深,似乎是通往地底,每走一步,苏陌凉都觉得深陷一步。

    只是让她诧异的是,这一路尤其的顺畅,没有任何阵法和机关,就好像是走在一条普通安静的小路上,实在匪夷所思。

    照理说,这么宝贝的噬魂花怎么可能没有任何防范措施呢?

    今天的事情太诡异,就连苏陌凉一时之间也没想明白。

    然而,就在她疑惑之时,前方忽然传来一丝亮光。

    她心中一震,快步上前,定睛瞧去,只见前方石台上,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光罩之下,一朵血红的花朵妖娆绽放,三片娇嫩的花瓣像极了翩翩起舞的漂亮姑娘的红裙,远远望去,红似火,艳似霞,娇艳欲滴,美艳不可方物。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惊讶的微微张嘴,嗓子发干似的咽了咽口水。

    而后情不自禁的走上前,来到了噬魂花的跟前。

    走近了她才看清楚,这妖冶的红花竟然泡在血液里,一点一滴的吸收着鲜血,润浸着娇嫩的花瓣,隐隐渗透着出血水——

    看到这里,苏陌凉震撼的咂咂嘴,呢喃出声:“这就是噬魂花吗?”

    话落,她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轻轻伸手,抚摸上了它的花瓣。

    就在这时,她惊得猛然缩手,难以置信的感叹道:“这花居然有温度!真是太神奇了。”

    真君老人见此,也是凝重的点点头:“这噬魂花我以前在书上看过它的记载,它总共有三片花瓣,只要有一片花瓣凋零,整朵花都会随着凋零。世上仅此这么一朵,需要用人血灌溉,带着人类的体温,的确是非常稀有罕见的花种。”

    听到这里,苏陌凉震撼的点点头,心里不禁萦绕起愧疚的情绪。

    她本就不是什么博爱之人,心中更没有天下苍生,有的只是她所在乎的人。

    在她在乎的人的面前,天下苍生与她何干。

    可是,北凌熠是个例外,她对他,始终都狠不起来。

    内心的煎熬狠狠撞击着苏陌凉的心脏和大脑,让她险些有些崩溃。

    真君老人见她拿捏不定,无奈的叹了口气:“小主人,你都已经到了这里,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你要是再拿不定主意,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是呀,她要是再不决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那君颢苍的病就彻底没有希望了啊。

    北安国的存亡,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北安国毁于一旦,北凌熠会受到其他势力的责难。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噬魂花与北凌熠的渊源。

    她愧疚的是害北凌熠陷入困境,愧疚的是毁了他的盛世江山。

    却不知道此举是将北凌熠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小主人,快点吧,要是再晚了,不但拿不到噬魂花还会把命交代在这儿!”真君老人看她内心煎熬,也焦急的提醒道。

    苏陌凉闻言,闭上眼睛,狠狠吸了一口气,最终伸手摘下了噬魂花。

    然而,就在她摘下的时候,整个地道忽然地动山摇,隐隐有碎裂倾塌的迹象。

    “小主人,这花应该镇压着什么东西,快跑!”真君老人活了这么大把岁数,毕竟比她有经验,看到这架势,隐隐猜到在这噬魂花之下一定有某个恐怖的东西,随即厉声大吼。

    苏陌凉闻声,反应迅速,拔腿朝着原路返回,简直用了生命在狂奔。

    好在她的速度敏捷,一个飞射掠出了宫殿。

    可是,苏陌凉没料到的是,不仅宫殿里地动山摇,就算出来了,整片大地都开始震动起来,远处的亭台楼阁顷刻间,灰飞烟灭,道路裂开,巨大的滚石砸落下来,无情的飞向了路上搜寻着刺客的侍卫,一瞬间灰尘漫天,让众人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中。

    别说皇宫,就连整个北安国都震荡起来,顷刻之间,不少房屋塌陷,很快变成了一座废墟。

    各方势力感受到这样大的动静,全都出动了。

    六大家族的势力,学院的院长和导师们,各方高层势力纷纷奔往了皇宫——

    苏陌凉看着周遭乱成一片,正要趁乱逃跑,谁知道她刚跑出禁地,就有无数的强者如海浪般涌来。

    不出片刻,她已经被团团围住。

    这些人正是刚刚出席过宫宴的人,这才没过多久,大伙儿又是团聚了起来,可目标却成了捕杀苏陌凉!

    人群中的侯建辉和岳国安,看到苏陌凉从禁地出来,都是吓得目眦尽裂,难以置信的大吼起来。

    “师——师父!怎么会是你!”他们感受到噬魂花被盗,立刻过来追杀贼人,侯建辉万万没想到贼人竟然是他的师父!

    慕荣看到这一幕,也被吓了一大跳,震惊得声音都结巴了:“怎么——怎么是你!慕雅晴——你——你怎么跑到禁地来了!”

    苏陌凉望着侯建辉,心里痛苦,纠结的蹦出两个字,“抱歉!”

    她知道这两个字在国家大事面前,是多么的苍白,但她别无选择。

    君颢苍因为她患上寒病,命在旦夕,她怎么能弃他于不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