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3.第463章 她不是慕雅晴!
    “师父,你赶紧把花交出来,你这样会死的啊!”侯建辉吓得惊魂未定,着急得不得了。

    他哪里想到慕雅晴竟然打上噬魂花的主意了,这可是与整个北安国的势力为敌啊。

    岳国安也急得要死,连连点头:“慕大师,这噬魂花动不得啊,这是北安国的国花,没了它,镇压了几百年的凶兽会冲破封印。到时候,我们一个也逃不掉。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就这噬魂花不行啊!”

    天罗学院的院长看到侯建辉和岳国安竟然与偷花贼这么亲密,顿时勃然大怒的吼起来:“哼,侯建辉和岳国安是北安国的叛徒,跟这臭丫头是一伙儿的,大家别跟她废话,动手,杀了她!”

    话音一落,大伙儿全都准备动手,捕杀苏陌凉。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尖锐的大吼,忽然从众人身后传来。

    “你们不要杀我女儿,求你们不要杀她!”

    只见蒋千兰,慕远航和飓风团的兄弟们全都赶了过来,一个个神情慌张,面容憔悴,想来是为苏陌凉操碎了心。

    而蒋千兰更是哭天抢地的跑了过来,明明是柔弱纤细的身板,居然妄想阻止这么多强者的杀戮,沙哑的哭声显得凄厉无比。

    苏陌凉看到这里,吓得面色大变,心惊肉跳的大吼:“他们不是离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王锋,你答应我的事儿呢!”

    王锋面色为难,愧疚的低头:“属下办事不利,求主子责罚。”

    他已经尽力了,这群人得知主子有危险,以死相逼,非要赶着回来,他拦都拦不住。

    其实他内心深处也是不放心苏陌凉的。

    说他私心也好,说他违抗命令也好,他实在没办法看着苏陌凉一个人孤军奋战。

    苏陌凉闻言,气得咬牙切齿。

    今天的行动,就连她都没办法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现在蒋千兰和飓风团的人回来了,那她要如何保证这群人的安危,王锋简直是气死她了。

    看到这里,她吓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冲着王锋声嘶力竭的大吼:“赶紧带他们走!快!”

    这群人是她在北安国唯一放心不下的人了,她绝不能让自己连累到他们!

    可是蒋千兰却是不管不顾,哭着摇头:“不--我不走——求你们放过我女儿,不要杀她!你们要杀,杀我吧,让我来替她!”

    她都这把岁数了,也活够了,苏陌凉给了她最幸福的时光,她也死而无憾了。

    苏陌凉看到她哭得像个泪人,口口声声的要替她,心像是被鼓槌狠狠敲击着,传出一阵一阵的钝痛。

    她上辈子没有母亲,这辈子好不容易有个母亲,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她却深陷其中,贪婪的享受着蒋千兰对慕雅晴的关爱,现在看她这样奋不顾身的冲过来,苏陌凉于心不忍,实在不愿看到她为了一个陌生人陷入险境。

    她不能再让蒋千兰付出,她必须告诉她真相!

    想到这里,苏陌凉顿时掏出一颗解药吞下,那张属于慕雅晴的模样瞬间蜕变成她原本的容貌。

    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如雷轰电掣一般,惊呆了。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比慕雅晴更为惊艳的脸!

    肌肤胜雪的脸蛋,玲珑精致的五官,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被周围的火光映衬得如明珠生晕,容颜绝丽,不可逼视。

    所有人都被震得倒抽一口冷气,瞳孔涌动着惊艳之色。

    宋子涵和封玄奕等人更是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瞳孔,整张俊脸仿佛凝固成了雕塑。

    慕雅晴虽然也长得不错,但只能称得上清丽可人,实在无法与眼前这张美艳动人的容颜相比。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六大家族中的宋丞相瞬间认出了苏陌凉的身份,惊恐的大叫起来:“我的妈呀,这不是四王爷的侍妾夏淸璇吗?后来又被皇上接到宫里封为了贵妃,她不是中毒而亡了吗!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这么一吼,其他家族的族长也清醒过来,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当初夏淸璇跑到禁地偷取噬魂花,被他们当场抓获,若不是皇上以死相逼,她早就死在他们掌下了,所以六大家族的家主对苏陌凉印象非常深刻。

    后来夏淸璇中毒身亡,皇上还因为这事儿在大街上强行开棺验尸,最后确认是夏淸璇后大病了一场。他们为了确定真假,也亲眼验了棺材里的尸体,确认是夏淸璇无误,才彻底放心了下来。

    可是,这个明明已经死了的女人,怎么会好端端的站在这儿,还盗取了噬魂花!!!

    “是易容丹,她吃了易容丹!!!”岳国安身为炼丹界的权威,看到这里,也是震惊的扭曲了表情。

    站在人群中的北晗昱看到这一幕,也是被震得面色发白,紧握成拳的手隐隐发抖。

    他知道苏陌凉到北安国有所企图,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她的目标竟然是噬魂花。

    他之所以没有拆穿她的身份,是心中还有那么一丝的不忍,可是偷盗噬魂花是多么严重的事儿,他实在没办法再隐瞒下去了。

    “不,她不是夏淸璇!她是苏陌凉,是让本王吃了败仗,损失了兵马的苍元国大将军!”北晗昱暴怒的大吼起来,面部肌肉微微颤抖,泛起猩红的瞳孔里浮动着被欺骗的痛苦之色。

    她利用他顺利进入北安国,最后偷走了噬魂花,让他成为了北安国的罪人。

    想到这里,北晗昱就恨不得杀了她!

    众人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全身都麻木了。

    苏陌凉这个名字,不少人都是听说过的。

    当初北晗昱吃败仗的消息,可是让大伙儿狠狠震惊了一把。

    所以苏陌凉这个名字自然也在大伙儿心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侯建辉听到这里,已经彻底吓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崇拜的师父,竟然是苍元国的奸细!

    这样的消息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不——不可能!我师父不是奸细,苍元国也没有这么厉害的炼丹师!我不相信!”他无法接受的直摇头,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然而苏陌凉却是点点头,毫不避讳的承认了:“是,我是苏陌凉,根本不是什么慕雅晴,蒋千兰,我不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早就死了!我骗了你,你根本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送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