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9.第469章 他只是一道残影
    吼声落下,只见那黑袍翻飞的绝美男子重重劈下,一道耀眼的光束,轰然爆发,独眼黑角牛被瞬间劈成两半,只听爆破声,嘶吼声交织在一起,震天动地,骇得众人眼眶崩裂,面容惨白。

    激烈的斩杀,逆天的实力,还有那张绝美无双的俊脸和张狂霸气的颀长身姿,倒映在众人的瞳孔里,激荡起一层层惊艳的涟漪。

    狂暴的力量散尽,上古凶兽已经没了气息的倒在了血泊中,而那迎风而立,生杀予夺的黑衣男子,渐渐的变得淡薄,随着四周闪烁的金光一点点消散——

    众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面如土色,嘴巴张得箱子那么大,浑身的血液仿佛凝滞了一般,良久才爆发出惊叹。

    “天啊,那黑衣男子只是一道残影!并不是本尊!”就连见多识广的侯建辉都惊骇的高呼起来。

    身边的岳国安则是吓傻了般点点头,重重叹了口气:“光是一道残影,就能劈死一只上古凶兽,这样的实力会不会太恐怖了!在这黑衣男子面前,你那变态的师父都不够看了啊。”

    侯建辉一个劲儿的点头,双腿发软,肌肉发抖,整个人虚脱的深深喘了几口气。

    而旁边的北晗昱,宋子涵,封玄奕等人听到这话,如临深渊,脊背瞬间爬满冷汗。

    他们都是自诩强悍的天才,可是在眼前这位黑衣男子面前,他们那点实力,简直就跟闹着玩儿似的。

    连本体都没有出现,只用一道残影,就打败圣灵师都束手无策的上古凶兽,这是彪悍到什么地步才可以办到啊。

    在场自诩厉害的天才们都惭愧的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心里萦绕起前所未有的自卑。

    大伙儿被君颢苍爆发的实力震傻了,而苏陌凉却是被他逐渐消散的身影给吓傻了。

    “颢苍!颢苍!”看着他变得透明,消散成点点金芒,苏陌凉神色惊恐,疯了一般狂奔过去,想要去抓,去抱,去挽留,可是刚一触碰到他的身子,她整个人扑了个空,仅剩的人形瞬间化为金芒,夜风一吹,飘散在她的周围,众星拱月般将她整个人衬托得熠熠生辉。

    苏陌凉眼睁睁看着君颢苍消失,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一个劲儿的往下掉,神色更是狂乱,崩溃,努力去抓身边的金芒,不能接受的吼起来:“不——不!颢苍,不要离开!求你不要离开!”

    这一年里,没有君颢苍的日子,她过得如行尸走肉,生命中只剩下修炼。

    若不是噬魂花和去九幽大陆的信念在支撑着她,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能忍耐多久。

    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他,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她还有好多话要跟他说呢!

    真君老人知道她的痛苦,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告诉她残忍的真相:“小主人,这是君颢苍寄存在你身体里的人魂,之前我说过,这人魂能在生死关头,保你一命!”

    苏陌凉闻言,浑身一震,顿时回忆了起来。

    当初,在南隋国的时候,君颢苍不顾自己的身体,将极为重要的人魂寄存在她的身体里,为的就是能在生死关头替她去死。

    现在,他办到了,替她挡下重创,救她一命,人魂的使命便已经完成,自然会彻底消失。

    想到这里,苏陌凉受了重伤的身体一个踉跄,瘫软到了地上,感受到地面冷冰冰的温度,低低哀泣起来:“可是——我好想他,真的好想他。”

    真君老人感受到她的悲痛,刚想吐出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若是告诉她,一旦人魂受创,本体也会命在旦夕,苏陌凉肯定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所以,还是先瞒着她的好。

    但愿,君颢苍能度过此劫啊!

    真君老人深深叹了口气,打算将秘密埋藏心底。

    围观了这场旷世大战的人,看到苏陌凉蜷缩着身子,哭得像个泪人,都是震惊得茫然失措。

    侯建辉,北晗昱等人他们从未见过苏陌凉哭,甚至没有见过她伤心难过。

    在北晗昱的印象中,苏陌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是个烈性倔强,刀枪不入的女子。

    强大到连他这样骄傲的人都要甘拜下风。

    可是,她却会因为一个人,哭得像个孩子,脆弱的不堪一击。

    “看来,那男子是我师父的心上人啊。”侯建辉感慨的叹了一声。

    这话顿时让北晗昱和封玄奕浑身一僵,惨白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刚才黑衣男子的话,他们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现在看到苏陌凉哭得稀里哗啦的,更是确定了内心的猜测。

    北晗昱一直都知道苏陌凉心中有人。

    因为这事儿,他很不服气,也不相信他一个北安国的王爷,会比不上苍元国的男人。

    所以,他派人去寻找此人的下落,却没有任何音信,他自大的认为这个男人是个缩头乌龟,躲起来不敢见人。

    后来,北凌熠的出现,他以为苏陌凉喜欢的是他的皇兄,可是没想到,到头来,他和他皇兄都是苏陌凉生命中的过客罢了。

    他们没资格去争,甚至没资格去妄想。

    苏陌凉曾说他比不上这男子的一根手指头,现在他相信了。

    能让这样聪慧优秀的女人深爱着的男人,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这男子展现出的实力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足以让整个幻西大陆的强者仰望。

    然而就在众人感叹之时,远处的四位长老忽然掠了过来,冲着苏陌凉大吼:“大胆妖女,盗取噬魂花,私闯焚火之狱,放出寰宇学院的孽障,看老夫不斩杀了你!”

    说着,四位长老已经朝苏陌凉袭击而去。

    侯建辉,岳国安和萧凛尘看到这里,神情大震,猛地冲了上去,挡在体力不支的苏陌凉面前。

    “四位长老,我师父虽然盗取了噬魂花,但也救杀了上古凶兽,救了大家啊,若不是她,我们北安国早就毁灭了,哪还有站在这里的机会!”侯建辉皱着老脸,为苏陌凉开脱。

    四大长老显然不吃这套:“哼,若不是她,凶兽不会跑出来,也不会死这么多人,你少在这里替妖女辩解,不然,我们对你也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