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2.第472章 醒过来了
    说罢,他抱拳行礼,转身离开,气得何翠萍气喘吁吁,“你看看,你看看,他还敢威胁我了,孽子,孽子啊!”

    ————————

    不得不说,这位上官墨峥的医术还真是高明,只用了三天时间便是遏制了伤口恶化,还隐隐有愈合的趋势。

    所以,幸运的是,苏陌凉在第三天就醒来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是个陌生的环境,心中一震,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由于动作过大,体内的撕裂感袭来,痛得她低呼了一声。

    候在门外的丫鬟听到动静,立马推开门走了进去,“姑娘,你醒了啊,哎呀,你别动,别下床啊,你身上还有伤呢。”

    看到苏陌凉挣扎着想下床,丫鬟惊慌的冲了上去,快速按住她。

    苏陌凉看到突然冒出个小丫头,惊疑的打量了她一眼,捂着剧痛的胸口,询问道:“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儿?”一开口,声音像是磨砂磨过桌面般沙哑难听,不禁让她皱紧了眉头。

    “这里是上官家,你正躺在我院子的厢房里。”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清亮悦耳的声音,似山涧泉鸣般清澈怡人,让人为之一震,情不自禁的抬头望去。

    只见一位白衣男子逆光而来,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长及膝的漆黑墨发华丽的倾泻一身,颀长的身影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光彩熠熠,俊美非凡。

    他脸上的浅笑温文尔雅,像是和煦的春风,暖洋洋的,让人忍不住靠近。

    苏陌凉神色一震,很快蹙起了眉头,冷声质问:“你是谁!”

    男子看出她的警惕,浅笑着安抚,“别紧张,我叫上官墨峥,是救了你性命的恩人。”

    苏陌凉微微一愣,面色掠过诧异,“是你救了我?难道你是炼丹师?”

    她非常清楚自己体内的伤势有多严重,若不是厉害的炼丹师,根本不可能救活她。

    可是她现在感觉体内的伤势已经好多了,至少不会死了!

    上官墨峥轻轻颔首,优雅高贵的气质倒是让苏陌凉有些另眼相看。

    站在一旁的丫鬟见苏陌凉满脸疑惑,忍不住激动的解释:“我们家公子,可是凤天国最有天赋的炼丹师,不管受了多重的伤,我家公子都能妙手回春,姑娘,你这是撞大运了,才碰到我家公子,不然早就死在外边了。”

    苏陌凉闻言,面色一怔,瞳孔瞬间涌上震惊。

    这里竟然是凤天国!

    她就说北安国怎么会突然冒出个上官家族,原来她已经离开北安国到凤天国来了。

    想着,她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青云豹,青云豹像是知道她的疑惑般点了点头。

    看来是青云豹把她带到这儿的。

    苏陌凉沉默了片刻,最后抬眸望向上官墨峥,真诚的点头:“多谢。”

    她知道,若不是眼前这男子,那么重的伤势,自己绝对活不下来。

    上官墨峥倒是不在意她的道谢,而是好奇她的身份和她身体里的秘密。

    刚才观察了好半天,他发现这位女子并不像是凤天国的人,心下好奇,忍不住问道:“看姑娘这样子,似乎不是凤天国的人啊,不知道姑娘从何而来啊?”

    苏陌凉本想脱口而出北安国,但一想到自己现在身负重伤,北安国的那四个老家伙肯定在四处搜寻她,还是低调的好,所以立马改口:“我来自风浩国。”

    身边的丫鬟听了,本还有些笑容的脸蛋顿时僵住,不可思议的嚷起来:“风浩国?不就是最西边那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吗!”

    幻西大陆中除了北安国和凤天国两个大国以外,还有三个小国家,而风浩国刚好是离凤天国最远的那一个。

    苏陌凉想着,距离远,他们便不好调查她的身份,她的处境就会越安全。

    然而她这话一出,顿时惹得丫鬟的冷嘲热讽:“啧啧啧,没想到竟然是风浩国那个穷乡僻壤来的,公子,你让这种人待在上官家怕是会惹来外人非议吧。”

    丫鬟轻蔑的打量了苏陌凉一眼,失望的摇摇头,此人长得倒是挺漂亮,她还以为是某个千金小姐呢,没想到连个乡野村姑都算不上。

    如此卑贱的出身,老爷和夫人肯定不同意公子和这女人来往的。

    上官墨峥听到这话,顿时皱起眉头,低声呵斥:“春柔,不得无礼!”

    春柔被呵斥了,不大高兴的嘟起小嘴,厌恶的瞪了苏陌凉一眼。

    他们家公子,可是凤天国最吃香的天才,多少女子挤破头皮想要嫁进上官家,奈何公子连看都不看一眼,没想到居然跟个风浩国的人牵扯在一起,实在有辱他高贵的身份。

    上官墨峥却不在意高低贵贱,从春柔身上收回视线,深感抱歉道:“抱歉,春柔说话难听,但没有恶意,还望姑娘多多包涵。”

    苏陌凉看了一眼春柔,冷冷回答:“我自然是不会跟一个奴婢计较的。”

    春柔气得呼吸一滞,俏脸涨红,“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当然是字面意思。是脑子不够用,理解不了吗?”苏陌凉冰冷的看着她,就算虚弱,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可那气势却不弱,气得春柔差点跳起来。

    “你——你过分!”春柔没想到被一个风浩国的难民给看扁了,顿时气得面红耳赤。

    苏陌凉扬眉,冷笑一声:“我哪里过分了?我不过说的事实而已,你难道不是奴婢吗?”

    “你——”春柔霎时语塞。

    上官墨峥没料到眼前这女子倒是个不容招惹的狠角色,立马呵斥住春柔:“春柔,闭嘴,你也太放肆了,滚下去领罚!”

    这春柔虽然是奴婢,但在上官家族还是有一定地位,平时聪明伶俐,办事儿利索,是个招人喜欢的,正是因为如此,上官墨峥才让她上前伺候。

    不过,许是在上官家族待久了,她也带了些别的下人没有的优越感,面对风浩国的人,自然是瞧不上的。

    看到上官墨峥真的生气了,春柔才非常不情愿的退出了房间。

    看到春柔走了,上官墨峥才转头望向苏陌凉,好奇的询问:“这么久了,我还没问姑娘尊姓大名呢。”

    苏陌凉这次打定主意隐姓埋名,顿时脱口而出:“君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