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3.第473章 被鄙视了
    在借用君颢苍的姓氏方面,苏陌凉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只是一想到君颢苍,她的心就涌上一股刺痛,本就苍白的脸,更是难看几分。

    她现在受了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去九幽大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上官墨峥看到她的思绪有些飘远,以为她是想到以前不开心的事儿,涌到嗓子眼的话生生憋了下去。

    来日方长,他总会知道她身体里的秘密。

    想着,上官墨峥微微点头,体贴的开口:“君姑娘,你刚刚醒来,还需要多多休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使唤丫鬟就行了,丹药我替你炼好了,会派人送过来,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上官墨峥便是要转身离开。

    苏陌凉见此,立马叫住他:“等等。”

    上官墨峥停下脚步,面露疑惑:“君姑娘还有什么事儿吗?”

    苏陌凉皱眉,“能不能帮我换个丫鬟,看到她那嘴脸,我恶心反胃,不助于恢复。”

    她本不想要丫鬟,但想到自己如今这副鬼样子,还是需要一个在旁边端茶递水的人。

    上官墨峥愣了一下,没想到她倒是不跟他客气,随即笑起来:“好,这个君姑娘就不用担心了。”

    “多谢!”苏陌凉感激的点头。

    上官墨峥回她一个笑容,“不用。”话落便是大步走出了房间。

    苏陌凉看她走了,才着急的内心传音询问青云豹:“金毛狮王和天魔貂他们呢?还有院长和会长,对了,还有唐成天他们怎么样了?”

    青云豹摇摇头:“当时情况紧急,我只顾着带着主子跑,他们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苏陌凉期待的表情顿时跃上失望,随后拿出已经被撞得粉碎的魂牌,轻轻叹了口气:“经过那一战,魂牌也碎了,不知道血战团和飓风团怎么样了,还有蒋千兰是不是平安无事。”

    “小主人,不要担心了,他们肯定没事儿的。”真君老人见她伤成这样,还要忧心别人,不免心疼。

    “不行,我必须赶紧好起来。”苏陌凉一想到他们生死不明,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房门被突然推开,只见一位身穿绿色华服的中年女人,大步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倨傲和冷意,一进门冰冷的视线如冰刺一般射向她。

    这时候,跟在她身边的春柔,立马指着苏陌凉,介绍道:“夫人,这就是公子从外面救回来的女人。”

    苏陌凉一听这话,瞬间明白过来,这是春柔搬来的救兵呢。

    看她雍容华贵,姿态高贵的样子,应该是这上官家族的女主人吧。

    何翠萍闻言,蹙起眉头,不屑的打量了苏陌凉一眼,心中有火,冷哼开口:“真是好大的架子,看到本夫人居然不下床行礼,果然是来自风浩国的贱丫头,如此没有教养。”

    春柔见此,唇角笑开了花。

    风浩国的难民,居然也敢羞辱她,现在夫人来了,看她还怎么拽。

    苏陌凉只是冷冷看了中年女子一眼,回答道:“夫人,我受了重伤,下不了床,得罪之处,你多多包涵。”

    她现在动一下就生痛得厉害,更别说下床走动了。

    “放肆!你都已经醒过来了,还装什么装!别把在我儿子面前装柔弱那一套,来对付我,我可不吃你这套。”何翠萍看到她虚弱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满脸厌恶的呵斥。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你看上我们上官家族是炼丹世家,又看上官墨峥是了不起的炼丹师,所以妄想攀龙附凤。我今天就告诉你,没门!我儿可是凤天国的炼丹天才,如今已经达到初期丹王了,他的父亲,伯父全都是大丹师,想要嫁进上官家的大家闺秀排成长队,你觉得就凭你一个来自风浩国的贱丫头,配得上我儿吗!”

    听到这番话,苏陌凉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而一旁的青云豹却是怒得呲了呲牙齿。

    他家主子不但是丹王巅峰,还收了个丹王巅峰当徒弟呢。

    北安国的炼丹工会,随便拉出来个炼丹师都是大丹师好吗!

    区区一个丹王初期,几个大丹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他主子在北安国可是受人追捧的大人物,这女人居然也敢瞧不上他主子,真是可笑之极。

    “夫人,我想你误会了,你儿子是个仁善之人,看我奄奄一息,就搭手救了我一命,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我也没想到要嫁进上官家,你实在多虑了!”苏陌凉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清楚,免得连累了上官墨峥,人家毕竟是她的恩人。

    然而苏陌凉这话落到大夫人耳朵里,顿时变了味儿:“哟呵,还是个装清高的,怎么,敢勾引我儿子,却不敢承认吗?”

    苏陌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喜欢用自己恶毒的思想歪曲别人的意思呢。

    “夫人,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对你儿子没有任何兴趣,对你们的炼丹世家也不在乎,我好了之后,会立刻离开,不会给夫人造成任何困扰。”苏陌凉觉得这样说总该是可以打消她的疑虑了吧。

    谁知道,这大夫人还得寸进尺了:“什么!你一个风浩国的贱丫头,居然瞧不上我儿子,还看不上我们上官家,岂有此理!”

    何翠萍想上去教训她,可是看到她身边站着一只凶神恶煞的灵兽,才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气得浑身发抖。

    苏陌凉彻底无语了,她发现人啊,一旦讨厌你,不管你说什么,她总能挑出刺儿来。

    她不划清界限,这女人说她勾引她儿子,她划清界限,她又说她瞧不起她儿子,这让她说什么好。

    苏陌凉心底多少有些生气,也是看在她是上官墨峥的母亲上,才耐着性子最后解释一句:“夫人,我想我说得很明白了,我与你儿子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请你不要妄自猜测。”

    “哼,最好是你说的那样,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勾引我儿子,别怪我不客气!春柔,我们走。”何翠萍气愤的哼了一声,才招呼着春柔离开了房间。

    目送她离开,苏陌凉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还是得赶紧好起来,离开这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