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5.第485章 再见了,凉儿
    城门口?

    刘公公更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皇上去城门口干嘛?

    不过,看着皇上着急的样子,他也不好多问,只有照着他的吩咐伺候他更衣。

    “皇上,你现在身子虚弱,要不要多叫几个人随身伺候啊?”

    北凌熠摆手,冷漠拒绝:“不用了,朕出宫的事儿,不要告诉任何人。”

    刘公公只有点点头,随着他悄悄出了宫门——

    今日的风很大,天空阴沉沉的,仿佛要压下来了一般,像极了此刻某人的心情。

    北凌熠站在城门之上,遥望着远去的人群,目光锁定在其中一抹纤细窈窕的背影上,便再也移不开眼,眸中的感情隐晦而深沉,像是暗潮汹涌的大海,蕴藏着太多太多,包容了太多太多。

    走了,她最终还是走了啊——

    曾经他以为自己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美女环绕,这辈子不会真正爱上一个女人,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抛弃自己最爱的自由,可是到头来,他却为了一个女人画地为牢,作茧自缚,弄得自己狼狈不堪,遍体鳞伤。

    曾经他们说过的,走过的,开心的,难过的,全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可是如今一转身便看不见,听不到,连谢幕都不用,无声中,她的背影早已零落。

    曾经的回忆青涩,奈何缘分太薄,他天真的以为,只要努力,苏陌凉终会注意到自己,以为换个身份,就足以与她相配,以为这一路都能走到白头,却不料,远山悠悠,各自去留,徒留他独守这一座空城——

    从今以后,他不再奢望,不用等候,因为她已经带走了他所有的念想。

    这下子就真的只剩他一个人了啊!

    北凌熠一想到这里,整颗心像是被人挖去了一大半,钻心的痛缓慢的扩散开来,蔓延在四肢百骸,轻轻一呼吸,都能感到一阵刺痛——

    凉儿,只要你想要的,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甚至包括我的性命。

    但我知道我这辈子永远给不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幸福。

    如今,你想要离开,那我便退出你的世界,只求你这辈子能幸福到老——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北凌熠嘴角缓缓溢出一丝笑容,眼眶却已然模糊。

    刘公公惊讶北凌熠浑身散发的悲凉之气,不禁顺着他的视线望向了远方,这才发现了苏陌凉的身影,心中大震,不禁心痛的捂住嘴巴,差点哭出声。

    这一刻,他才明白,皇上不是忘记,而是成全。

    皇上说的那句“她要的是一份安心”,他曾经不懂,可如今重新回荡在他耳边,挥之不去,他才真的懂了!

    放深爱的苏姑娘离开,皇上的心到底该有多痛?

    他没想到,皇上最后竟然为了成全苏姑娘的那一份安心,会选择放手。

    要知道两年来,皇上遇到那么多挫折,那么多痛苦,都不曾放手,然而却在这一刻放手了。

    这是忍耐了多少苦楚,多少心酸,多少不舍后的决定啊。

    在他看来,这样的放手,跟放弃生命又有什么区别呢?

    正想得入神,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雨,不一会儿,就狂风大作,雨水倾盆,冻得刘公公打了个哆嗦。

    “皇上,下雨了,你大病初愈,让奴才扶你回去吧。”刘公公看天气不好,带了把折伞在身上,此刻撑开替北凌熠挡着。

    北凌熠却是推开了伞,仍由雨水倾盆而下,浸湿了他苍白的脸庞,这一瞬,刘公公忽然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只知道这样的皇上悲凉得让人心疼。

    “皇上,人已经走远了,看不见了,别看了,回去吧。”刘公公哽咽的劝说。

    良久,遥望着远方的北凌熠才低吟般呢喃,不知道是在告诉他,还是告诉他自己:“就一眼,就让朕看最后一眼——”

    只为你盈盈一笑

    我便逃也无处可逃

    拔剑斩情丝

    情思却在指间,轻轻绕

    都只为情字煎熬

    枉自称侠少英豪

    前世儿女情,还欠你多少

    还你在今朝——

    这一生都只为你

    情愿为你画地为牢

    我在牢里慢慢的变老

    还给你看我幸福的笑

    这一生都只为你

    情愿为你画地为牢

    我在牢里慢慢的变老

    还对别人说着你的好——

    再见了,凉儿!!!

    ——————————

    九幽大陆,云楼暗域与焚血天城的交界处,龙山镇。

    这个地方刚经过战争的洗礼,街上一片狼藉。

    光天化日之下,竟是能看到奸淫掳掠,谋财害命,风气实在恶劣。

    苏陌凉等人走在大街上,看到不少因为战争受苦的难民,为了食物,为了钱财,互相厮杀着,顿时心惊胆战的咽了咽口水。

    这个地方的人还真是野蛮,就算是流离失所的难民,他们爆发出来的灵力也在初期宗灵师的等级。

    看来这九幽大陆的确如传闻中的那般强悍啊。

    连最底层的人都是宗灵师,真不知道稍微能耐点的,会逆天到什么地步。

    想到这儿,大伙儿都是打了个寒战。

    苏陌凉面色凝重的蹙眉提醒:“这地位太乱,大家小心点。”

    众人闻言都是严肃的点头。

    林婉儿忍不住问了一句;“主子,君颢苍在哪儿啊?我们直接去找他吧,这地方我们不熟悉,实力又不行,怕是寸步难行啊。”

    他们如今好不容易修炼到宗灵师了,却发现这里遍地都是宗灵师,而宗灵师还只有挨打的份儿,这落差实在让人接受不了。

    苏陌凉摇摇头:“他没说。”

    “什么?他怎么能没说呢!完了完了,我听说这九幽大陆十分辽阔啊,你现在不知道他在哪儿,那不就如大海捞针吗,这要找到猴年马月啊。”

    苏陌凉也有些无奈:“我忘记问了。我看大家也累了,不如先找家酒楼填饱肚子,打听下消息吧。”

    众人闻言,只有点点头,跟着苏陌凉走入了一家酒楼。

    苏陌凉这群人一走进酒楼,便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毕竟人有些多,自然是公众场合的焦点。

    小二见人多,以为是大生意,立马热情的招呼:“几位客观里边请。要吃什么,尽管点。“

    “我们人多,你们店里什么好的,都来一份吧。”他们这群人多数都是糙汉子,饭量大,既然跟了她,她就不能亏待了他们。

    小二一看以为是个有钱的,高高兴兴的答应下来,赶紧溜下去传菜了。

    然而,苏陌凉这伙人刚坐下,就听到隔壁桌传来议论的声音;“哎,我听到个大秘密,不知道是真是假。”

    “什么秘密,你说啊!”

    “十几天前,云楼暗域和焚血之城不是打了一仗吗,本来云楼暗域要赢了,可是云楼暗域的君王忽然在战斗中受伤,才终止了这场仗!”

    “胡说八道,我明明听说,云楼暗域的君王好好的,还准备召开选妃大典呢。”

    ——————

    卡文了,发晚了,抱歉!文中的歌曲叫《画地为牢》羽泉唱的,可以去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