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8.第488章 在赌坊闹事儿
    苏陌凉一行人按照酒楼里的人说的方向,很快来到了西玉城城门口,顺着人群准备进城。

    可是刚走到门口,便被侍卫拦了下来:“请出示腰牌?”

    “腰牌?”苏陌凉疑惑的敛眉。

    他们能有什么腰牌啊!

    看到他们一脸迷茫的样子,侍卫就知道他们没有腰牌,顿时厉声呵斥:“赶紧滚!现在是暂时停战时期,上头下了死命令,只出不进,要是混入了奸细,我们都得人头落地。”

    苏陌凉闻言,眉头皱得更紧。

    估计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城门口防守很严,不容易混进去。

    看来这下子,要想进去,还得想别的办法。

    想着,苏陌凉沉吟道:“走吧,先回龙山镇歇一晚,养精蓄锐,等明日再想办法吧。”

    蒋征苦哈哈的说:“可是我们没钱啊,不知道他们说的那个玄晶是什么玩意儿,听都没听过。”

    “应该是九幽大陆通用的货币。”萧凛尘接过话来。

    苏陌凉点点头,微微眯眸:“没有钱,那就赚呗。”

    说着,她已经有了主意,朝着龙山镇大街上走去。

    众人闻言,都是疑惑的对视了一眼,跟了上去。

    当他们走到了一家赌坊门口,大伙儿都是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主子,不是吧,你要赌钱吗?”王锋嘴角抽搐,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

    萧凛尘也是一脸排斥:“我们没有本钱啊,怎么赌?”

    苏陌凉打量了他一眼,还算满意的点点头,嘴角一勾,瞧得萧凛尘心头发毛;“谁说没有,你不就是吗?”

    话落,不等萧凛尘反应过来,苏陌凉便是率先走进了赌坊。

    一进赌坊,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嘈杂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两人说话都得提高了分贝才能听得清楚。

    赌坊很大,赌桌很多,围着赌博和观看的人更多。

    苏陌凉环视了一圈,最终走到了女子坐庄的赌桌跟前,停了下来。

    看了几把输赢之后,苏陌凉坐到了紫衣女子的对面,“这把我跟你赌。”

    对面的女子没想到来了个女人,惊讶的挑眉,颔首:“好,你的赌注是什么?”

    听到这话,身后的萧凛尘等人紧张得要死,心像是打鼓一般跳动得厉害。

    他家主子连本钱都没有,也敢理直气壮的坐下来,跟人家赌博,这胆子会不会太大了。

    大伙儿正愁着没赌注,就见苏陌凉一脸坦然的指了指身后的萧凛尘,淡淡开口:“我要是输了,让他陪你睡一晚,如何?”

    萧凛尘闻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他还纳闷苏陌凉为什么突然说有他,原来是把他当成赌注了啊,这心子可真够黑的啊。

    “老大,不带你这样坑的吧,你这不是变相卖我吗。”萧凛尘五官都纠结到了一起,哀怨的嘟囔。

    苏陌凉笑着摇头:“这可不一样,因为我一定不会输。”

    看她如此自信,萧凛尘才半信半疑的看了她一眼,“你可一定要赢啊,要是输了,我跟你拼命!”

    苏陌凉只笑不语,冲着对面的女子伸手:“开始吧。”

    然而就在这时,赌坊的门口顿时冲进来一大群人,那强悍的气息扑面而来,顿时惊动了整个赌坊的人。

    苏陌凉放眼望去,只见那位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绿衣女子随着一位身穿墨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那女子一下子就发现了苏陌凉,顿时指着她大声嚷道:“哥,就是她!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

    男子闻言,顿时朝苏陌凉望去,阴鸷的瞳孔不由自主的划过惊艳。

    他倒是没想到招惹他妹妹的女子竟然是个大美人。

    只是,敢招惹他妹妹,今天也难逃此咎。

    “就是你把我妹妹害成这样的?”墨袍男子微微蹙眉,沉声质问。

    苏陌凉若有若无的扫了他们一眼,冷淡回答:“你说得可真好笑,我好心好意的将丹药送给你妹妹,你妹妹非但不领情,怎么还说我陷害她呢?”

    “你——你——我不管,就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你是故意的!”绿衣女子怒火中烧,瞋目切齿。

    苏陌凉冷笑两声;“你说我害的,那请问你是被我打伤的吗?还是我吩咐高手把你打伤的?是你自己想要那丹药,我只是照着你的意思,送给了你,难道这也有错吗?”

    “我呸,你那丹药明明是假的,有人吃了当场中毒身亡,你把它送给我,到底是何居心,别以为我不知道!”绿衣女子一想想就后怕,幸好她只是被揍了一顿,不然,死的就是她了。

    “这位小姐,这可不关我的事儿,那丹药又不是我炼的,更何况我也不懂丹药,谁知道是真是假啊。再说了,当初我可是打算把丹药给小二的,是你自己非要抢过去的,怪我吗?”苏陌凉一脸冷淡的表情,平和无辜的语气,气得绿衣女子浑身发抖。

    她哪里料到此人居然如此能言善辩,本来自己是受害者,结果被她这么一说,她反倒成了不知廉耻,自作自受的笨蛋了。

    “哥,你快看看她,她太过分了,拿不出饭钱的难民居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你要给我报仇啊!”绿衣女子气得跳脚。

    墨袍男子眉头紧皱,安抚道:“好,哥给你讨回公道。”

    说着,男子猛地一个挥手,大声命令:“给我抓住她!”

    一大群气息强悍的护卫全都蜂拥上来,欲要对苏陌凉动手。

    “放肆!谁敢在我赌坊惹事儿,我第一个宰了他!”这时候,二楼的雅间忽然走下来一位中年男子。

    他长得就是一副黑帮老大的样子,一双小眼睛,精光四射,浑身的气息很强悍,虽然苏陌凉看不出具体等级,但光是一眼便知不容小觑。

    想来,能在龙山镇这么暴动的地方开起了纷争不断的赌坊,若是没有点手段和声望,肯定是不行的。

    “哎呀,是高老板,今日上门叨扰没有打招呼,司某失礼了。”墨袍男子一看到老板出现,刚才还气焰嚣张,这下子也是毕恭毕敬的,不敢造次。

    高老板冷觑他一眼,表情不咋高兴,嘴上却说的客气:“我说是谁在我地盘放肆呢,没想到是城主大人的儿子司公子啊。”

    “高老板,今天我无意冒犯您,只是这女人跟我们有仇,我必须把她抓走。”司俊泽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