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0.第500章 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云楼殿

    殿内云顶檀木作梁,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闪耀着温润的光芒,在那侧殿深处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金碧辉煌的宫殿,隐隐飘出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儿。

    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然而,就在这富丽堂皇的大殿内侧,一张宽大的床榻上睡着一位长相绝美的男子。

    床榻边站着几位太医,手里拿着银针和药膏,为榻上的男子诊治着。

    侧殿另一旁,坐着一位身穿紫衣锦裙的年轻女子和一位与榻上男子长相相似的成熟男子。

    “哎,苍儿,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紫衣女子愁容满面,担忧的叹了口气。

    男子相对稳重,面无表情的盯着床榻,只是眉宇间的褶子出卖了他的心情,“放心吧,苍儿不会有事的,连**陨落他都抗过来了,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难得住他。”

    紫衣女子微微点头,瞳孔里的担忧不减:“现在两军交战,焚血之城随时都有可能开战,我怕我们等不起啊。”

    云楼暗域的君王一旦倒下了,那这场仗,他们没有丝毫胜算。

    男子同样担心这个问题,“好在,这事儿被我们隐瞒了过去,焚血之城现在只知道苍儿受了轻伤,并不知道他昏迷不醒,如今我们又举办选妃大赛,掩人耳目,想来是糊弄了过去,不然焚血早就打过来了。”

    “是呀,可是选妃大赛终有落幕的时候,要是那时候苍儿还不醒来,可怎么办啊!”女子着急的叹了一声。

    男子坚定摇头:“不会的,他一定会醒来。”

    “嗯,但愿吧,为了拖长大赛的时间,我已经改变了比赛项目,我想这次没有一个女子可以通过我的考验。”紫衣女子眸底划过精光,打定主意将所有女人挡在门外。

    毕竟这次选妃大赛只是一个幌子,并不是真的替苍儿选妃。

    男子微微点头,望着榻上的身影,眉头紧锁,不解的问道,“照理说,苍儿的身体应该恢复了,为何还会诊断出寒病,甚至在两军交战的时候,出了岔子,他一向谨慎的,这可不是他的作风啊。”

    紫衣女子愤怒的哼了一声:“是呀,我也没想通,看这寒病似乎已经折磨他一段时间,真不知道黑枭这段时间是怎么照顾苍儿的!

    “不行,我一定要好好审问黑枭,来人啊,传黑枭进殿!”紫衣女子越想越生气,顿时冲着外面大吼一声。

    很快,黑枭被传召到了侧殿,看到紫衣女子满脸怒容,心下忐忑,连忙行礼:“属下,见过长公主!”

    “哼,混账东西,你到底是怎么照顾苍儿的,苍儿身体如此糟糕,你竟然还瞒着本宫!”紫衣女子愤怒呵斥,整张俏脸涨得绯红。

    黑枭跪地磕头,“属下失职,没能照顾好帝尊,但求一死。”

    紫衣女子勃然大怒,眼睛瞪得拳头大,一掌拍在桌上:“你明知道苍儿看重你,舍不得你,还说这样的话逼本宫,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黑枭闻言,更是惶恐:“属下不敢!”

    “哼,本宫看你没有什么不敢的,今天你给本宫老实交代,苍儿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寒病,吃了丹药,也能遏制,可这次为什么如此严重,直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

    黑枭想到主子的叮嘱,咬紧牙关,面露为难:“长公主,帝尊交代过,属下不能说啊。”

    “放肆!苍儿差点没命了,你居然还敢瞒着本宫,真当本宫不敢办你吗?”紫衣女子已经怒不可遏了。

    旁边的男子也是蹙紧眉头,沉声提醒:“黑枭,你要知道现在帝尊命在旦夕,你稍有隐瞒,就会耽误帝尊的治疗,你这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

    黑枭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主子,心中着急,这才艰难的开口:“帝尊在下位面的时候,把人魂寄存给了一个女人,后来为了这个女人,他提前解除封印,被力量反噬,患上了寒病,这次忽然受伤,是因为人魂受创,所以——所以——”

    紫衣女子闻言,简直如五雷轰顶,脸色陡然变成灰黄,就跟死了似的。

    “你——你说什么!人魂受创!”紫衣女子顿感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吓晕过去。

    他竟然将人魂剥离出来,寄存到别人的身体里!

    天啊,他真是疯了!!!

    一旁的男子也是被这消息震得面如土色,舌头住住了,声音也窒息了,实在想不到苍儿居然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

    紫衣女子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丽的面容溢满了惊骇和震怒:“这么说来,苍儿差点没命,都是因为一个女人!”

    她这才明白,苍儿之所以忽然受创,是因为寄存在女人身体里的人魂受创。

    黑枭点点头,默认了。

    看到这里,紫衣女子咬牙切齿,浑身发抖,暴怒的大吼出声:“是谁!到底是谁!”

    “恕属下无可奉告。”黑枭重重磕头,拒绝回答。

    虽然他曾经非常不满意苏陌凉,但经过了那些事儿,从他内心来讲,他并不愿意苏陌凉出事儿,而他更是清楚自家主子对苏陌凉的感情,若是主子醒了,听说苏陌凉出了事儿,估计跟死了也没啥差别了。

    “你个混账东西,苍儿白培养你这么多年,滚出去!别让本宫再看到你!”紫衣女子气得紫涨了面皮,般牙露嘴,指着出口的方向大吼。

    这个女人,就算黑枭不说,她也要查出她是谁!

    ————————

    西玉城

    回到客栈,苏陌凉竟然叫大伙儿泡澡,弄得大家莫名其妙的。

    “主子,我们一群大男人泡什么澡啊。”王锋面色有些尴尬,满脸疑惑的询问。

    苏陌凉不容他们拒绝,将一大袋药粉递到了王锋手里,“今晚每个人都必须用这药粉泡澡,这是命令。”

    话落,苏陌凉没有任何解释,转身便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萧凛尘看了一眼药袋,微微敛眉:“大家还是照着吩咐办事儿吧,老大这么做必有用意啊。”

    萧凛尘跟苏陌凉相处了一段时间,对她也多少有些了解,她从来不浪费时间做没用的事儿,说没用的话,既然她都嘱咐了,那照做准没错。

    大伙儿听了,虽然不知道苏陌凉在搞什么鬼,但还是赞同萧凛尘的说法,拿过药袋回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