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0.第510章 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君青染看到人晕过去了,原本就在意料之中,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便是吩咐着身边的嬷嬷将人抬下去。

    紧接着金眼魔犬又开始嗅下一个女子,不出意料的,这个女子的味道依然不受金眼魔犬的喜欢。

    女子听到狂躁的怒吼,看到宽大的爪子扑在透明屏障上,一副要撕碎她的样子,顿时吓得屁股尿流。

    君青染不屑的挥挥手:“退下吧。”

    女子如蒙大赦,转身就逃,一刻也不愿多待。

    剩下的姑娘们,等待着金眼魔犬的检验,就好像是等待死亡一般,早已没了当初的期待,此刻只盼着赶紧结束。

    司慧芸和司落薰精心准备的香料,也没能入得了金眼魔犬的鼻,纷纷败下阵来,退到了一边。

    司慧芸实在不甘心,气呼呼的朝着旁边的司落薰问道,“这金眼魔犬到底是怎么了?都闻了那么多种香味了,为什么每种香味它都不喜欢啊。”

    司落薰黑着脸,心情同样不好,“鬼知道它喜欢什么香味,我看照这样下去,全场没有一个人能得到金眼魔犬的青睐。”

    前面那么多女人,各种香味都试过了,金眼魔犬没有一个满意的,后面的姑娘们香气也差不多,实在是希望渺茫。

    司慧芸也是点点头,“是呀,我还以为今天身体不用受罪,比昨天的轻松些,没想到难度更大,昨天至少咬咬牙还能忍过来,今天是一上场就被判死刑,还找不到地儿说理去,可恶!”

    “不用担心,反正是记成绩,这一关失败了,还有下一关呢,只要下一关好好表现就有希望翻身。更何况,这一关,大家都通不过,分数不会有任何变化。”司落薰的脑子总归要比司慧芸的清楚些,性子也沉稳些。

    然而,就在两人交头接耳之际,一直处于狂躁状态的金眼魔犬却在楚月吟的跟前安静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所有屏气凝神的女子们都惊得睁大了眼睛。

    众人只看到金眼魔犬在楚月吟面前嗅了嗅,没有怒吼,没有呲牙咧嘴,竟然是相当的平静,还微微抬头仔细打量了楚月吟一眼,那态度跟对待其他女子完全不一样,很明显,楚月吟是特殊的存在。

    “天啊,看样子,金眼魔犬喜欢楚月吟身上的味道啊!”

    “太神奇了,难道楚月吟身上的味道真的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吗?”

    不知情的女子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的叫起来,一张张俏脸写满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她们那么多香味都失败了,独独楚月吟轻而易举的胜出,就算姑娘们嫉妒得不想承认,也无法逃避楚月吟真的比她们优秀的事实。

    君青染以为没人能通过考验,早已低头喝起茶来,根本没有注意场上的动态,现在听到周围的惊叹,讶异的抬头望去。

    看到金眼魔犬果然安静了下来,就连君青染都涌上了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眼前这位白衣女子知道金眼魔犬的秘密?

    想着,君青染眉头紧蹙,大声质问,“你叫什么名字?”

    楚月吟没料到长公主注意到了自己,心中欢呼雀跃,可面上却装作得体的行礼回话:“回长公主,小女名叫楚月吟。”

    君青染觉得名字有些耳熟,沉吟了片刻后,忽然想起什么,“哦,本宫想起来了,你是楚将军的女儿,你小时候本宫还见过你,只是没想到现在已经出落得这么漂亮了。”

    得到君青染的夸赞,楚月吟嘴角轻扬,微微勾起优雅的弧度,不骄不躁的样子让君青染颇为满意。

    楚将军是一代功臣,而他女儿又如此优秀,的确是个很好的帝妃人选。

    本来君青染并没有打算真给君颢苍挑选妃子,可是见过楚月吟的气质后,她竟然有些动摇了。

    周围的女子都看出长公主对楚月吟的赞赏,全都投去羡慕的目光,一下子衬得楚月吟鹤立鸡群,卓尔不群。

    要知道,能得到长公主的青睐,可谓是朝帝妃迈向了一大步啊。

    然而,就在大伙儿议论楚月吟的时候,金眼魔犬已经走向了下一个女子。

    楚月吟注意到金眼魔犬的举动,不禁侧目望去,只见下一个接受检验的正好是苏陌凉。

    看到这里,楚月吟轻轻挑眉,瞳孔掠过明显的讽刺和不屑,上一关苏陌凉打败了自己,这一关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思及此,她竟是情不自禁的冷笑出声。

    然而就在大伙儿以为又有人要被淘汰的时候,嗅过苏陌凉味道的金眼魔犬,震惊的瞪大了双目,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竟是隔着屏障又蹦又跳,又舔又蹭的,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求欢,那模样简直就是只发青的蠢狗,瞧得众人瞠目结舌,全被吓傻了。

    “什么情况?”没有预料中的狂躁,也没有面对楚月吟时的平静,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兴奋和撒娇。看到这里的司慧芸难以置信的大叫了一声。

    司落薰也是惊得一脸惨白,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苏陌凉到底搞了什么鬼?”

    这个问题,同样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

    就连君青染都被惊得站了起来,满脸错愕的盯着苏陌凉,连她都不知道竟然会有人让脾气暴躁的金眼魔犬变得——变得有些蠢!

    君青染为了确认真实性,一个挥袖,撤掉了挡住他们的屏障,只见金眼魔犬瞬间黏上了苏陌凉的身体,漆黑的身体来回蹭着她,舔着她,那亲热讨好的劲儿,跟刚才暴躁的灵兽大相径庭,温顺得跟狗一样,惊得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看错了没有?

    金眼魔犬竟然——在跟苏陌凉撒娇?

    大伙儿揉了揉快要掉出来的眼珠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而楚月吟则是身形一颤,不堪打击的往后退了两步,绝色的脸蛋被这一幕吓得惨白而僵硬。

    她一早知道金眼魔犬不喜欢香味,只要一闻到香味就会发狂,父亲曾叮嘱过她什么味道都不要弄,只要没有味道就不会激怒金眼魔犬,可以平安度过这一关。

    可是父亲却没说过,金眼魔犬喜欢什么味道啊。

    看这情形,苏陌凉分明就是弄了金眼魔犬喜欢的味道!

    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