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4.第514章 长公主的困扰
    看到大伙儿都被吓傻了,君青染的目的达到,嘴边轻轻扬起了笑意,“你们可以开始了。”

    姑娘们这下子犯难了,一张张俏脸全都皱成一团,踌躇着不敢上前。

    谁有那个本事儿,在那么一大缸的豆子里找出最大的啊。

    简直是痴人说梦,赤果果的刁难。

    看到没人上前,君青染唇边的笑意更深,忍不住开口道:“看样子,这一关,大家是准备弃权了啊。”

    众人闻言,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真的没有人能完成考验,都沉默着不说话了。

    “好吧,看来是没人能完成考验了,那就进行下--”君青染挑眉宣布,语气透着不易察觉的欣喜。可是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清越的声音打断。

    “长公主,这一关,我来吧。”苏陌凉一直观察着缸里的豆子,听到君青染想将这一关这么抹过去,这才抬起头大声阻止。

    众人见此,都是满脸诧异的望向苏陌凉。

    难不成她有办法找出最大的豆子?

    所有人的表情纷纷跃上了怀疑,满脸不信的盯着她。

    司慧芸早就不爽她很久了,现在看她又自告奋勇的要接受考验,不服气的哼道,“哼,我还不相信,你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儿,能在这么多的豆子里面找出最大的。”

    杜菲柔也是满脸不服,“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也不相信。”

    楚月吟跟大家的想法一样,质疑的盯着苏陌凉,可是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许是见识过了苏陌凉前几次的成功,心里已经有了阴影,总觉得此人有些诡异。

    听到大伙儿质疑的声音,苏陌凉只是淡然一笑,解释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凡事皆有可能,总得试一下才知道的。”

    君青染见她如此自信,微微眯眸,大声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从这些豆子里面找出一颗最大的交给本宫。”

    苏陌凉规矩的应了句是,随后伸进大缸里,随意捡起一颗豆子,递给君青染,“长公主,这就是最大的一颗豆子。”

    看到这里,全场的姑娘们都愣了一下,而后猛地爆发出大笑。

    她们明明看到苏陌凉连挑都没挑,准确的说,连看都没看,就随便拿了一颗豆子说是最大的,如此草率的举动实在太可笑,太不要脸了。

    而苏陌凉还一脸理直气壮,胸有成竹的样子,牛皮吹得可真是清新脱俗啊。

    就连楚月吟都看不下去了,皱眉怒斥:“苏陌凉,你真把人当傻子耍啊,你耍我们倒是不要紧,你竟敢糊弄长公主,不想活了吗!”

    此话一出,大伙儿都是不满的点头,被这样愚弄任谁都不会高兴。

    至于,君清染更是满脸怒容,狠狠瞪着苏陌凉。

    她实在想不到,竟然有人敢这样忽悠自己,简直不把她放在眼里。

    想着,她正要开口治罪,谁知道苏陌凉忽然一个抬手,猛地打出一道灵力。

    只见水缸瞬间支离破碎,而里面的豆子更是被拍成了粉末。

    微风一扬,仅剩的粉末都被吹散在空中,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里,大家全都吓得目瞪口呆,不明所以的望着苏陌凉。

    “你--你这是干什么!!!”君青染没料到她如此大胆,竟然一掌拍碎了她准备的道具。

    苏陌凉扬眉,捏着手里的豆子,解释道:“长公主,现在这豆子已经是最大的一颗豆子了。”

    君青染闻言,心中大震,看了看被风吹散的粉末,表情变得极为的难堪。

    现在所有豆子都没有,而她手里是唯一一颗,也是最大的一颗!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她没想到苏陌凉竟然是打了这样的注意!

    君青染设立这样的题目,就连她自己都没办法找出最大的一颗,也料定了没人能找得出来。

    可是没想到,眼前这女子跟常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想问题的方式,更是超出了大伙儿的认知范围。

    实在让人震惊。

    其余女子听到这话,怔了片刻后才慢慢反应过来,领悟到这层意思,脸上瞬间涌上了震撼。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其他豆子没了,只剩下这一颗,那它一定是最大的了啊。”人群中陆陆续续有女子激动的感叹起来。

    “是呀,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法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苏姑娘真是太聪明,太厉害了。”见识了这样的手段,不少女子已经从嫉妒变成了赞赏,佩服得五体投地。

    看到大家拍苏陌凉的马屁,楚月吟气得面色涨红,渐而发青。

    司慧芸被打脸,心里更是冒火,不甘心的反驳:“厉害什么啊,她分明就是歪门邪道,耍些小聪明,还打破了长公主的道具,算不得通关。”

    苏陌凉扬眉冷觑她一眼,反问道,“刚才长公主只说在这水缸里找出最大的一颗豆子,却没规定不能打破水缸,怎么就算不得成绩呢?”

    “你——”司慧芸顿时被她堵得哑口无言。

    “还是说,长公主想出尔反尔,不承认我的成绩?”话落,苏陌凉微微抬眸望向了君青染,冰冷质问的目光莫名让后者心头发寒。

    君青染心中微震,轻轻咳了两声掩饰内心的心虚,她虽然跟司慧芸一样排斥苏陌凉的成功,可被她这样质问,也只有硬着头皮回答,“是,本宫的确没规定,才让你有空子可钻。不过,本宫不喜欢投机取巧之人,再加上,也有人对这个结果不服,所以,本宫再出一道题,若是你回答上了,那本宫便承认你过关。”

    苏陌凉闻言,嘴角扬起浅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愿闻其详。”

    看她依然没有任何畏惧,反而自信满满的样子,君青染的面色更加难堪,“好,你听清楚了,题目是一口七米深的井,一只蜗牛从井底往上爬,它白天爬三米,晚上下坠两米,请问它几天可以爬出来。”

    当初焚血之城的使者到云楼暗域来,给他们提出了三个问题,结果三个问题都没人能回答上来,对方是又得意,又不屑,讽刺云楼暗域的人都是蠢货,把他们洗刷得抬不起头。

    所以,这件事一直是君青染的耻辱,这些年也不停的在寻找各种答案。

    好在第一个问题是被苏陌凉解决了,所以君青染很想知道剩下的两个问题,她是否也能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