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6.第516章 她是奸细?
    此时此刻,姑娘们都小声讨论起来,交流了好半天,都是愁眉苦脸的摇摇头。

    这个问题比前面两个问题还要难,前两个她们都答不上来,这一个就更不要想了。

    所以,不仅君青染期待苏陌凉解答,场上所有人都期待苏陌凉的答案。

    楚月吟看到这一幕,又气又急。

    气的是,她本来才是众望所归的那一个,结果到头来,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在苏陌凉身上,而她这个暗域第一美人反而成了个被人忽略的路人甲。

    而急的却是自己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问题的答案,白白将所有机会都让给了苏陌凉。

    此时的苏陌凉,也觉得问题有些棘手。

    她面色凝重的走到了水盆面前,仔细打量了两个水瓢。

    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有点眉目了,她才抬起头回答:“长公主,如果单独用两个水瓢肯定是盛不出2两水的,只有交叉着倒水,才有可能盛出2两水。”

    君青染闻言,惊喜的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这两个水瓢是可以盛出2两水的咯?”

    苏陌凉郑重点头,“嗯,可以。”

    众人听了这么肯定的回答,都是不可思议的吸了一口气,“怎么可能啊!一个7两,一个11两,无论如何也跟2两搭不上边啊。”

    就在大伙儿满肚子疑惑的时候,苏陌凉已经一边操作,一边解释了起来。

    “第一步,用7两的水瓢在盆里打7两水,然后全部倒入11两的水瓢里,现在11两的水瓢已经装了7两水,还差四两水就可以装满了,紧接着,再次用7两的水瓢装满水,倒入11两水瓢,将11两水瓢彻底装满,所以,现在7两的水瓢倒给了11两水瓢四两水,就剩下了3两。现在我把11两水瓢里的水全部倒掉,将这3两水倒入11两的水瓢里。”

    “然后,再用7两水瓢装满倒入11两水瓢,现在11两水瓢加上刚才的3两水,总共就有10两水了,然后再用7两水瓢装满水倒入11两水瓢,因为11两水瓢就缺1两水就盛满了,所以7两水瓢的水倒出去一两,就只剩下6两,紧接着,把11两的水瓢全部倒掉,再把这6两水倒入11两水瓢里,然后用7两水瓢打满水,倒入11两水瓢里,因为11两水瓢已经有六两,还差5两盛满,所以7两水瓢刚好倒出5两,最后7两水瓢里就剩了这2两水。”

    苏陌凉动作很慢,解释得也很慢,可是在场的女子都是听得云里雾里的,没有一个真正的明白。

    好在君青染是个聪明人,虽然有的地方还不大清楚,但大致思路还算跟得上,此刻看到7两水瓢里的2两水,震撼的变了脸色,眼睛瞪得拳头大,好半天才回过神,激动的大声吩咐,“快快快,将这水瓢里的水拿去称,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有2两!!!”

    身边的宫女得令,立马趋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接过水瓢,走远了。

    没过一会儿,宫女再次返回,连忙禀报:“回长公主,的确是2两。”

    君青染闻言,浑身大震,神情复杂的望着苏陌凉。

    这一次,她并没有兴奋,反而冷静了下来,只是僵硬的表情让人知道,她内心一定波澜壮阔。

    其他女子虽然没看明白苏陌凉到底是怎么盛出2两水的,但看到过程如此复杂,结果又完全正确,大伙儿也再也没有任何微词和质疑,望着苏陌凉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敬佩。

    也许一次两次通关,她们还会认为是她运气好,可是她连这么难的问题都回答了出来,就不再是运气,而是实力了。

    看到她那一身沉稳自信的气质,大伙儿顿时觉得苏陌凉简直比楚月吟那张美艳的脸还让人惊艳。

    这一刻她们才知道,有一种美,不关乎外貌,而是从发自内心,从内在散发出来的美,更让人钦佩,更耐人寻味。

    相比之下,楚月吟空有一个花架子,就黯然失色许多。

    之前,那杜菲柔还说苏陌凉只配给楚月吟当陪衬,现在看来,楚月吟给苏陌凉当陪衬还差不多。

    其他人在打量苏陌凉,君青染也同样在打量她。

    她没料到苏陌凉实力不咋样,但这脑子却聪明得没话说,绝对是这群女人当中最出类拔萃的。

    这两天她也派人去调查了苏陌凉的底细,发现此人的信息一片空白,只知道她不是云楼暗域的人,似乎没有什么背景,显得十分的神秘。

    再加上,这个女子,看上去很年轻,并没有多少阅历,却可以轻轻松松的解决三个焚血之城提出的难题,太多诡异的地方,让她不得不不往奸细的方面去想。

    除了焚血之城的奸细,谁会如此顺利的解决难题呢?

    苏陌凉,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疑了。

    想到这里,君青染眼眸微眯,投射出一缕犀利的精光,压低着声音问道,“苏陌凉,听说你并不是云楼暗域的人,你到底从何而来?本宫要听实话!”

    说到身份这个问题,大家都是一脸的好奇,满目期待的望着她。

    苏陌凉微微一怔,沉吟片刻后回答,“我是龙山镇的人。”

    如果说来自下位面,估计会有不少的麻烦。

    而龙山镇至少也是九幽大陆的地盘,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说出来长公主比较容易相信。

    但苏陌凉这次打错了算盘,君青染绝不是好忽悠的对象。

    只见她眸色一厉,猛地大吼,“放肆!在本宫面前也敢撒谎!”

    苏陌凉被吼得一震,连忙低头,“小女不敢。”

    “哼,不敢?本宫看你胆子大得很,连本宫都敢欺骗隐瞒!警告你,不要把本宫当傻子,龙山镇有没有你这号人物,本宫一清二楚。你最好从实招来,是不是焚血君主派你来刺杀帝尊的!”君青染指着苏陌凉,凶戾的呵斥质问,吓得所有人惊骇失色。

    “天啊,奸细?苏陌凉竟然是焚血之城派来的奸细?”

    “我明白了,难怪她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原来是奸细啊!”大伙儿得知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全都震惊的感叹起来。

    苏陌凉也被君青染的疾言厉色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成奸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