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2.第522章 她是云楼帝尊的心上人?
    司慧芸的惊呼,一下子吸引了所有女子的目光。

    大伙儿都是一脸讶异的盯着她,似乎都震动不小。

    司落薰则是僵硬的与她对视一眼,瞳孔里涌出说不尽的震撼,“看样子,八成是。”

    听到这话,司慧芸双腿一软,一个不慎,跌到地上,想到刚才云楼帝尊那暴怒崩溃的样子,她的脸白得跟窗户纸有一拼。

    如果,苏陌凉真是云楼帝尊的心上人,那她岂不是得罪了帝尊???想到这一点,司慧芸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传闻中帝尊可是冷酷无情的啊,怎么——怎么跟传闻中不一样呢?”司慧芸吓得喃喃自语,半天消化不了这个事实。

    姑娘们回想起刚才那一幕,都是震撼的咂咂嘴。

    其中也有人忍不住感叹起来,“是呀,帝尊从来不近女色,对人对事都冷冰冰的,我还从来没见过他生气或者高兴,他总是高高在上,冷静犀利,让人不敢靠近,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发火,甚至流泪呢。”

    说话的女子是暗域之城的人,因为家族的关系,见过帝尊几次,这些年也听父亲在耳旁说过他很多事迹,君颢苍给人的印象一向是高不可攀,冷酷绝情。

    不管遇到什么事儿,他都面不改色,运筹帷幄,强大得没有感情,不会痛不会累,他的字典里似乎没有喜怒哀乐这个词。

    所以在她们心目中,他是神,而不是人。

    “能让帝尊如此,看来帝尊是爱惨了那个叫苏陌凉的女子啊。”另外一个女子闻言,也是感慨的叹了口气,心中震动又忍不住羡慕。

    楚月吟听到这话,激动的一个劲儿摇头,难以接受的大吼,“不!不可能!这么多年,帝尊从来不沾女色,我从没听说他喜欢过哪个女人,我父亲天天在他身边当差,我最了解他。他们一定不是那种关系,一定不是!”

    楚月吟受了刺激,鼓睛暴眼,俏脸涨得绯红,那样的神态瞬间破坏了她所有的美感,再也没了平时优雅高贵的姿态。

    楚月吟自诩对君颢苍最了解,每天都能从父亲那里听到他的日常动态,可是从来没听过有苏陌凉这号人物,堂堂帝尊爱上一个下位面的蝼蚁,这让她如何接受,如何相信!

    其他女子闻言,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她们也同样没听过苏陌凉的名字,若她真是帝尊的心上人,照理说应该闹得满城风雨才对,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杜菲柔赞同的大声道,“是呀,如果苏陌凉和帝尊真是那种关系,她何苦还要来参加选妃大赛,和我们这群人一起竞争啊,这也太说不通了,我看这其中必有猫腻。”

    姑娘们被这一分析,都觉得有道理,对苏陌凉的身份更是怀疑起来。

    毕竟,帝尊爱上下位面的女子,的确是太诡异了点。

    ——————————

    此时此刻,清冷的云楼宫围满了人,云楼暗域所有的太医都被传召入宫。

    感受到云楼帝尊浑身散发出的煞气,和那犀利得能杀人的目光,太医们战战兢兢的替榻上的姑娘诊治,生怕手一抖,就会被一旁的君颢苍抹了脖子。

    明明聚满了一大群人,可因为君颢苍的气压,整个侧殿像是被乌云笼罩,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得知君颢苍苏醒的消息,君月夜也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可是一进入侧殿,看到所有太医围着一个女子,神情一震,满脸诧异的朝君青染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床上的女子是——”

    君青染心情十分复杂,站在侧殿一个时辰,大气不敢出一口,着实被君颢苍今天的举动吓住了,现在见君月夜来了,像是找到了依靠,红着眼眶宣泄内心的不满和委屈,“那女子跳进万阴毒池,苍儿把他救了起来。这么多年了,苍儿从来没有违背过我的意思,现在竟然为了那女子,对我大打出手——”

    “什么!苍儿对你动手?怎么可能?等等,你说万阴毒池!那可是禁地啊,怎么会掉到那儿去了?”君月夜一来就得到这么骇人听闻的消息,顿时惊得皱紧了眉头。

    君青染愤恨的瞪了榻上的苏陌凉一眼,咬牙埋怨道,“还不是因为那女人,她一个下位面的废物,害得苍儿患上寒病,人魂受创,差点没命,现在也敢妄想嫁给苍儿,我自然不准啊,所以最后一轮考验,就改成万阴毒池了。”

    她刚开始还没把苏陌凉放在眼里,可是看了今天君颢苍的反应,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个女子在他心目中的影响力。

    要知道君颢苍身为帝尊,不能有软肋,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只会拖后腿的软肋。

    她绝不能让苍儿为了一个女人陷入危险,绝不能让云楼暗域因为一个女人毁于一旦。

    君月夜闻言,瞳孔放大,满目惊讶的看了榻上的苏陌凉一眼,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此人就是害苍儿差点殒命的那个女人,难怪连对宫女和属下都能和颜悦色的君青染会做出这么心狠手辣的事情。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几个太医已经抬起头来,朝着君颢苍抱拳禀告,“帝尊,这姑娘中毒很深,臣施针暂时遏制了毒素的蔓延,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但是要想保命,必须用冰蚕衣护体,帮她吸出体内的毒素,还需要每日泡上两个时辰的药澡,直到体内的毒素清除即可。至于到底能不能清除全部的毒素,抗过这一劫,还要看这位姑娘的造化了。”

    冰蚕衣?

    君青染刚好有一件冰蚕衣,只是被她珍藏了起来,她自己都舍不得用。

    君颢苍想到这里,猛地抬眸望向了君青染,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君青染接受到他的视线,自然明白了他的意图,顿时排斥拒绝:“不行,冰蚕衣可是我千辛万苦弄来的宝贝,绝不可能拿给苏陌凉,劝你死了这份心。”

    苏陌凉把君颢苍害得这么惨,把云楼暗域害的这么惨,可以说是她的仇人了,让她把那么珍贵的宝贝拿给苏陌凉解毒,除非她疯了。

    君颢苍见君青染拒绝,猩红的瞳孔浮动着怒意,面色又黑又沉,从她身上收回了视线,重新望向太医,着急问道,“不能吃解毒的丹药吗?丹药是最快的啊。”

    几个太医纷纷摇头,“帝尊,万阴毒池不是一般的毒,丹药治标不治本,若是不好好处理体内的毒素,稍有残留,就会没命,还望帝尊慎重。”

    君颢苍听了这话,深深看了一眼榻上的苏陌凉,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看来,想要解毒没有冰蚕衣是行不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