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3.第523章 我知道你会来救我
    君青染看到君颢苍为难,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心底盘算一番之后,松口道,“给她冰蚕衣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君颢苍猛地抬起头,眸底跃上期待,“什么条件?”

    “答应我,永远不娶她,让她彻底在你生活中消失!”

    不得不说,君青染的条件是残酷的,这比杀了君颢苍还要残忍。

    他可以忍受寒病的折磨,可以忍受世上任何的酷刑,甚至可以无畏生死,唯独不能忍受与苏陌凉生离死别,只要他的意识还在,只要他知道自己是君颢苍,这辈子就放不下苏陌凉。

    他曾说过,苏陌凉比他的命重要,让他离开苏陌凉,不是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吗!

    当下,他想也不想一口否决,声音斩钉截铁,坚定得让人震惊,“姐,我清楚的告诉你,我就算死,也要跟她死在一起!想分开我们,也劝你死了这份心!”

    “你——”君青染没料到君颢苍固执到如此程度,以前她说的话,提的建议,他都会听的,就算不赞同,也绝不会像这样直接犀利的反驳,不留丝毫情面。

    现在的君颢苍真的变了,变得她都不认识了。

    “苍儿,你真是鬼迷心窍了你,你以前都是以大局为重的,你难道要为了一个女人弃云楼暗域不顾吗,你要是这样,云楼暗域的其他势力是不会同意的。”

    君青染苦口婆心的劝说,想到他一身寒病,人魂受创,自己都还很虚弱,却为了一个女人奔走求救,她心如刀割啊。

    她怎么能看着一个女人毁了她最引以为傲的弟弟,毁了她心目中的信仰啊。

    然而听了这番话的君颢苍,却是冰冷的看着她,冰蓝眸子波澜不惊,却透着视死如归的决心,低沉的声音冷硬刺骨,霸道得不容人反驳,“就算与全世界为敌又如何。”

    听到这话,君青染不堪打击的身形一晃,后退两步,满目震撼的望着他。

    此时此刻,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竟然要为了一个女人,与全世界为敌,他是不是疯了!!!

    别说君青染被惊得张口结舌,就连君月夜也被君颢苍的态度,震得白了脸色。

    他们是看着君颢苍长大的,知道他对女人的排斥,可是万万没想到,那样一个高不可攀,冷血残忍,从不把儿女私情放在眼里的君王,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变得如此疯狂。

    现在的他像极了一只浑身带刺的刺猬,稍稍一靠近他或者靠近那个女子,就会被他扎的遍体鳞伤。

    那个女子到底是谁,到底有什么本领,竟然能将君颢苍变成这样!

    不管是君青染和君月夜还是在场所有的太医,心中都是存了这样的震惊和疑惑。

    君颢苍不想跟他们废话,不想看到任何人,现在的他,只想单独陪在苏陌凉的身边,抚平她的伤口。

    “如果不愿拿出冰蚕衣,你们可以出去了。”君颢苍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

    君青染气得咬牙切齿,看了一眼榻上的苏陌凉,努力抑制内心的愤怒,最终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好,我可以把冰蚕衣给你,你也可以不离开她,但我只有一个请求,让选妃的那群女子留下来。”

    君青染还天真的认为君颢苍是血气方刚,被一时鬼迷心窍,想着如果让他多接触接触其他女子,说不定会移情别恋,从苏陌凉身上转移视线。

    毕竟,这次选妃的女子中,有好几个出众的,比如那楚月吟就让她十分满意。

    不光是身世背景,容貌实力,都在苏陌凉之上,君颢苍也许没见过她,所以才被苏陌凉迷惑,要是见了,说不定就对眼了。

    况且,就算他没看上楚月吟,那群女子当中还有很多出色的,每一个都比苏陌凉拿得出手,不管选谁,都比苏陌凉让她满意。

    只要让他们朝夕相处,总会有希望擦出火花。

    君青染的算盘打得很响,想得也很美。

    而君颢苍为了苏陌凉,就算知道她的不怀好意,也只有暂时忍耐的答应下来。

    “好,我可以让她们留下,但希望你不要再找凉儿的麻烦。”那群女子在他眼里,不过是隐形人,走或留,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只要能为苏陌凉解毒,怎样都行。

    君青染没料到他这么爽快,难堪愤怒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随后点点头,冲着黑枭瞪了一眼,“随本宫去取冰蚕衣。”

    黑枭领命,随着君青染快步走出了云楼宫,而君月夜看到君颢苍心系榻上女子的安危,一向冷淡的他,此刻却愁容满脸,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离开了云楼宫。

    太医们看到这一幕,都是自觉的退了出去,准备药澡的配料去了。

    看到所有人走了,君颢苍才躺上床,心疼的将苏陌凉搂入怀中,吻着她的额头,低泣的道歉,“对不起,这次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他曾发誓不会让苏陌凉受到半点伤害,没想到这次她却因为自己,差点中毒身亡。

    他不敢想,他要是再晚一点,苏陌凉会怎样。

    光是想到她跳入毒池的一幕,君颢苍就心惊胆战,颤栗不止。

    想到这里,君颢苍将她搂得更紧,生怕下一秒她就从自己怀里溜走似的。

    “咳咳——你抱得我喘不上气了——”

    胸口处忽然传来闷闷的声音,君颢苍神情一震,立马松开她,低头瞧去。

    只见苏陌凉苍白的面色因为被他搂得紧的关系,憋得有些红晕,虚弱的轻咳了两声。

    “你醒了?”君颢苍双目涌上惊喜,冷硬的嘴角终于划过一丝浅薄的笑意。

    苏陌凉尽管虚弱得说话都艰难,但依然回他一个暖心的浅笑,轻轻嗯了一声。

    君颢苍惊喜之后,是愤怒和着急,心有余悸的大声呵斥:“你是不是傻,那万阴毒池跳进去就会死,你不怕死吗,地狱也敢闯!”

    苏陌凉被他凶神恶煞的责备,没有丝毫害怕,看到他那双冰蓝眸子下的紧张和害怕,心头一暖,嘴角轻扬,“我怕啊,怕得要命。”

    “你怕死你还跳,你知道你身上的毒有多厉害吗?我要是晚来一步,你就——”君颢苍听到她无所谓的回答,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苏陌凉闻言,不等他说完,轻轻抬头,一下子吻住了他的唇瓣,浅尝辄止的撤离,勾起嘴角,低吟道:“我怕死,但我知道有你在,我一定不会出事,你一定会醒来救我,你看,你这不是醒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