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4.第524章 别脱我衣服!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苏陌凉早就知道,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不管君颢苍在不在自己身边,他总是会第一个赶来救她。

    面对毒池,面对死亡,苏陌凉当然也会害怕,可是君颢苍给她的信念足以战胜一切恐惧。

    也许别人会认为她傻,明知道是毒池也敢跳,然而并不是她傻,而是她相信,相信君颢苍一定不会让她出事儿!

    显然,她的相信是对的,只要有君颢苍,她可以什么都不怕。

    君颢苍被她这话震得愣住了,冰蓝瞳孔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紧紧盯着她,久久不能平息内心的震动。

    他知道,那是她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

    君颢苍太了解苏陌凉的性格,她很要强,也很独立,自己能完成的事儿,绝对不会拜托别人。

    因为她没有安全感,对谁都不敢百分之百的信任,可是现在她却用生命和灵魂在信任和依靠他,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感情。

    君颢苍很欣慰,眼前这个小女人总是能调动起他所有的情感,此时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猛地低头吻了上去,狠狠攫取着她的芳香。

    一年没见了,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吃饭的时候会想,睡觉的时候会想,做事的时候会想,看到药材会想,看到灵兽也会想,就连看到女人,也会联想到苏陌凉。

    她在,她就是全世界,她不在,全世界都是她!

    这一年里,君颢苍都快被思念逼疯了,现在只想要她,要她,狠狠的要她。

    可是苏陌凉刚刚苏醒,根本经不起他的折腾,没两下就被他吻得头晕目眩了,无力的用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发出呜咽的声音表示抗议。

    君颢苍这才想到她的身体状况,顿时松开了被自己吻的又红又肿的小嘴,努力克制胸口呼之欲出的野兽。

    不断安慰自己,她现在到了九幽大陆,到了云楼暗域,甚至已经睡在了他的床上,迟早会被自己吃干抹净,不急于一时。

    等她养好身子,再长点肉,那时候再吃,想来口感会比现在更好。

    君颢苍在盘算着接下来要如何吃掉她,可是苏陌凉却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对方的猎物——

    君青染没有食言,黑枭很快拿到了冰蚕衣,回到了云楼宫,捧着手里的冰蚕衣邀功,“主子,冰蚕衣拿到了。”

    话音刚落,黑枭一进侧殿,便见主子和苏陌凉滚在一起,那暧昧的姿势,和苏陌凉又红又肿,色泽鲜亮的嘴唇,顿时让他脑袋一懵,立马转身往外逃。

    君颢苍见此,敛眉呵斥:“回来!”

    黑枭猛地停下步子,脑袋都要垂到地上去了,“属下什么都没看到。”

    “留下冰蚕衣,出去!”君颢苍敛眉,冷冷吩咐。

    黑枭闻言,连忙搁下衣服,脚底抹油的出了云楼宫。

    看到冰蚕衣,苏陌凉面色划过疑惑,“那是什么?”

    此时君颢苍已经放开了苏陌凉,从榻上起身,走到桌前,拿起了薄如蝉翼的衣服。

    不,不能称作衣服,因为几乎透明得一眼看穿。

    可是他却拿着它走到了苏陌凉的面前,淡淡解释,“这是冰蚕衣,可以帮你吸收身体的毒素。”

    苏陌凉听到这话,顿时抱住自己的胸,一脸惊恐,“你不会是想让我穿它吧。”

    君颢苍没有否认,而是理所当然的颔首。

    看到这里,她顿时炸毛了,“我才不穿什么冰蚕衣,这也太薄,太透明了,跟没穿有什么区别。”

    君颢苍可不容她反抗,二话不说,霸道的上手扒她的衣服,吓得苏陌凉惊恐万状,“你要干什么,我说了我不穿!”

    “你觉得这件事由得你做主吗?”君颢苍板着脸,冷冷道。

    苏陌凉被他冰冷的目光盯得有些胆寒,想要拒绝,又不敢拒绝,她知道君颢苍是为她好。

    “好,我换,可是能不能请你出去,我自己换。”苏陌凉虽然喜欢君颢苍,但还不敢在他面前这么奔放,当着他的面穿这么露骨的衣服,也太难为情了。

    君颢苍却不这么认为,不赞同的蹙起了眉头,“你现在浑身都是毒素,不能随便乱动。”

    “那——那就叫个丫鬟来帮我吧。”苏陌凉退而求其次。

    君颢苍冷冷回道:“我云楼宫没有丫鬟。”

    苏陌凉无语,“不会一个丫鬟都没有吧。”

    君颢苍点头。

    苏陌凉见他承认,简直要跪服了,“那找其他宫的,这么大的宫城总有会其他丫鬟的。”

    可是君颢苍的回答再次让人吐血,“我不喜欢别的女人进云楼宫。”

    “你——你——就不能为我破例一次吗!”苏陌凉急得面红耳赤。

    “不能!”君颢苍从头到尾都霸道得不容人拒绝。

    苏陌凉差点气得背过气去,“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那我不穿了。”

    看到她赌气,君颢苍可不客气,再次伸手去解她的扣子,“冰蚕衣你必须穿。”

    “要穿,我也自己穿,你给我出去!”苏陌凉被他的动作,吓得慌了神,抬腿就是一脚。

    而君颢苍眼疾手快,一下子擒住了她的玉足,“都说了,不能随便动,你真是让人不省心。”

    话落,他放下她的玉足,整个人都压了上去,根本不容苏陌凉拒绝,便开始扒起她的衣服。

    站在云楼宫外的黑枭,多远都能听到里面传来羞愤的大叫。

    “别!别脱了!啊,我的衣服!”

    “君颢苍,你个混蛋,还我内衣!”

    “君颢苍,你个流氓,不准脱裤子!”

    “啊,你个臭流氓,趁机吃我豆腐,别等我好,我要是好了,一定不会放过你。”

    “欢迎夫人到我榻上,找我打架,我随时奉陪。”

    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叫,暧昧得让黑枭的耳根子又红又烫。

    里面的战况实在是太激烈,黑枭真是低估了自家主子的战斗力,平时那么清心寡欲的一个人,面对苏陌凉,简直比禽兽还禽兽。

    什么不能随便乱动啊,主子这借口找得真是挫,她要是自己换衣服,估计还没动得那么厉害,被他扒光衣服,才反抗得比较剧烈好吧。

    为了吃人家豆腐,主子真是越来越无耻了。

    黑枭一阵恶寒,再也听不下去,摇摇头溜之大吉。

    ————————

    亲们,中秋快乐,看到好几位亲的大红包了,感谢你们,最近在存稿,二十几号给大家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