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5.第525章 再动就出人命了
    苏陌凉最终还是逃不出君颢苍的魔爪,被扒个精光不说,还穿上了冰蚕衣,那裸露程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更让人羞愤的是,君颢苍竟然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她,最终蹦出了一声感慨,“小了点。”

    苏陌凉忽然听到这话,还没反应过来,情不自禁的顺着他的视线低头一瞧,这才注意到他竟然盯着自己胸口,血液瞬间涌上脑门,整张俏脸涨得绯红,慌乱的拉过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气急败坏的大吼,“给我出去!”

    君颢苍屹立不倒的站在原地,像是生了根似,微微挑眉,“你似乎搞错了,这是我的房间,你睡在我的床上。”

    苏陌凉被他堵得语塞,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管,我也照着你的意思穿上了冰蚕衣,你给我出去。”

    要她穿着这种衣服,还要活跃在他眼皮子底下,除非杀了她。

    看到苏陌凉面颊通红的娇俏模样,君颢苍心中一动,故作镇定的看她一眼,根本不顾她的反对,强行翻身上床,睡在了她的旁边。

    “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

    苏陌凉愤愤道,“你睡在这里,我要怎么睡。”

    本来和他睡也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儿,可关键是她穿成这样,跟裸睡有啥区别。

    “你不睡吗?”君颢苍看她一眼,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苏陌凉不满的瞪着他,“我不睡。”

    君颢苍挑眉,眸底掠过一道隐晦的暗茫,“看来你精神很好,那我们来做点有意义的事儿吧。”

    话落,还不等苏陌凉反应,君颢苍猛地探手,一把抓住了苏陌凉的被子,朝着自己的怀里重重一拉,苏陌凉没了遮挡的屏障不说,还被猛力顺势带入了他的怀里。

    君颢苍看到扑他怀里的小女人,因为只隔了一层薄纱,柔嫩温润的触感十分勾人,就连自制力很好的他,都忍不住心神荡漾,嘴角隐隐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夫人投怀送抱,看来是急不可耐了啊。”

    “你!!!”苏陌凉羞愤难当,顿时挣扎着起身,可她那点力气,又因为中了毒,还没爬起来,就被君颢苍一个巴掌重新按回怀里。

    “你放开我,我不跟你睡!”苏陌凉贴着他的胸膛,感受到那强劲有力的心跳,不免有些紧张和心慌。

    可是君颢苍却是不顾她的反抗,将她搂得更紧,“穿着衣服呢,夫人害羞什么。”

    “这算什么衣服啊,就一层纱,跟没穿一样。”苏陌凉不满反驳。

    君颢苍嘴角轻勾,低头凑到她的耳旁啃了一口,呢喃道:“以后成亲了,你连纱都没有,就珍惜现在吧。”

    说着,君颢苍还无耻的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羞得苏陌凉涨得绯红的面颊快要滴出血来。

    “你个流氓!”苏陌凉忍无可忍的大骂,身子也剧烈的挣扎起来。

    可是随便她怎么扭动,君颢苍的手臂像是铁钳一般,纹丝不动,还隐隐有越搂越紧的趋势。

    苏陌凉本就是个不服输的人,倔强到不行,束缚越紧,就越是反抗得厉害。

    弄得君颢苍冷静的面孔也险些破功,喑哑警告,“别动,再动就要出人命了。”

    苏陌凉咬牙切齿,“你力气这么大,出什么人命,要不要脸!”

    君颢苍本来软香在怀,就忍不住心猿意马,再加上她还穿成这样,柔嫩的肌肤不断的蹭着他的身体,更是让他血脉贲张,现在被她这么一刺激,他实在是受不了,顿时一个翻身,猛地将她压在身下。

    “夫人不信会出人命,简直是对我能力的侮辱,看来我得更卖力才行啊。”话落,君颢苍猛地低头吻上了上去,手上也像是撩火一般游离。

    被一嘴封口的苏陌凉感受到这热情如火的攻势,这才明白出人命的意思。

    他这是要跟她生孩子啊!

    苏陌凉穿着天蚕衣简直被君颢苍摸了遍,占尽了便宜,这一刻,她相信,君颢苍一定是故意的!

    这个阴险腹黑的男人!!!

    隔了好久,被撩得虚脱的苏陌凉才被他放开,大口大口的喘息,骂骂咧咧道:“君颢苍,我好想打你。”

    奈何,她现在虚脱得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君颢苍看到她面颊红晕,眼含春水的样子,忍不住勾唇,轻轻啄了一口她的红唇,因为****变得沙哑的声音,低吟出暧昧的热气,“相反,我好想要你。”

    狠狠的要你!

    苏陌凉被他温柔低沉的嗓音弄得面红耳赤,面颊又红又烫,被那双冰蓝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你还能不能再无耻点?”苏陌凉没好气的剜他一眼。

    君颢苍无辜,“谁叫你勾引我!”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苏陌凉不服气了。

    “从你闯入我视线开始,从你走进我心里开始。”君颢苍说得一本正经。

    他可记得第一次见面,她就掉到他的床上投怀送抱,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苏陌凉被呛得哭笑不得。

    她发现君颢苍一旦和自己纠缠,就会变得特别无耻,还无耻得一本正经,理直气壮。

    “那我不勾引了,你起开。”苏陌凉用力推他。

    君颢苍死死压住她,不愿起身,“不行,我要你勾引我一辈子!”

    话落,他再次霸道的亲了上去。

    只听到侧殿传来一阵暧昧羞愤的低吼。

    “君颢苍,你个禽兽,不准摸。”

    “你给我起开,你顶着我了,好痛——”

    冷清的云楼宫,因为苏陌凉的到来,罕见的风光旖旎,就连冰凉的地板都被晕红的烛光,照得暖洋洋的。

    ——————

    这边是耳鬓厮磨,缠绵悱恻,而君青染那边则是坐立不安,心怀忐忑。

    君青染担心了一晚上,最终还是决定下旨传唤云秀宫的姑娘们。

    只是这次传唤的,是几个容貌实力比较出众,让她比较满意的女子。

    楚月吟,杜菲柔,司家姐妹,还有几个出色的姑娘,得到长公主的召见,都是一脸迷茫,随着老嬷嬷走进了铭湘宫。

    此时的长公主早已坐在上位等着她们了,看到姑娘们进来,立马吩咐宫女看茶。

    被如此礼遇,几个姑娘受宠若惊,连忙恭敬行礼。

    “不必多礼,坐下吧。”君青染亲热的抬手。

    楚月吟不明白她的意图,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随着大伙儿入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