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6.第526章 长公主的盘算
    长公主看出大家的疑问,轻笑着开口解释,“今天找大家来呢,是想说关于云楼帝尊的事儿。”

    众人闻言,浑身募得僵硬,嘴边的笑意也渐渐凝固消失——

    看了昨天那一出,大家都隐隐不安,害怕自己白白折腾这几天,什么名分都没捞到,就要被赶出宫去了。

    楚月吟袖口下的手指握紧,忍不住问了一句,“长公主,小女心有疑惑,不吐不快,不知道那苏陌凉到底是什么来头,和帝尊是何关系?”

    君青染闻言,面色沉了几分,冷哼了一声,“她一个下位面的蝼蚁,你觉得会和帝尊有什么关系?”

    她的口气不善,显然是对苏陌凉极端的不满,听得众女子心下暗惊,面面相觑。

    而楚月吟则是重重松了口气,彻底放心下来。

    是呀,她真是多虑了,只要有长公主在,那叫苏陌凉的女人就别想嫁给云楼帝尊。

    司慧芸听到这话,心里高兴,笑嘻嘻的询问,“那长公主今日召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君青染微微点头,“嗯,今日本宫召你们来,是认为你们几个是这群女子当中最为出色,最有希望成为帝尊妃子的人选,所以打算提点你们,你们可别辜负本宫的希望啊。”

    听到这话,姑娘们简直喜出望外,激动得笑逐颜开。

    幸福来得太突然,一时半会,大伙儿还消化不了。

    还是杜菲柔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应是,“能让长公主看上,是小女的荣幸,小女定不负厚望。”

    其他女子闻言,也跟着起身行礼,乖巧的模样深得君青染的心。

    “你们也知道,帝尊平时不近女色,所以你们得拿出看家本领来讨他欢心,明白了吗?”

    君青染如今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了她们身上。

    姑娘们听了,激动得柔声回应,“明白了。”

    这几个女子聪慧伶俐,想来是比较有手段的,君青染放心的点点头,“明天你们几个也到朝阳殿来用膳,记得打扮漂亮点。”

    君青染这么一提醒,女子们瞬间明白过来,心里又激动又期待,一回去便是使出浑身解数,找了各种胭脂水粉,金银首饰,衣服都试穿了好几套,力争找出做好看做得体的那一件。

    就这样,第二日晌午,朝阳殿里迎来了一大群莺莺燕燕,在君青染的安排下落座。

    看到一个个打扮得明艳动人,香气扑鼻,君青染还算满意的微微颔首,冲着一旁的宫女问道,“帝尊怎么还没来?这菜都快凉了,赶紧去唤他。”

    宫女得令,立马朝着云楼宫跑去

    听到帝尊要来,姑娘们更是心花怒放,不断整理自己的着装,心里练习着要如何与帝尊说话。

    而万众期待的君颢苍此时却在榻上和苏陌凉温存缠绵,不愿起身,能吃豆腐就绝不放过一块豆腐的机会。

    苏陌凉昨晚被他弄累了,睡得很沉,这就更加助长了某人流氓的气焰,那双手一刻也没有闲着,不停的撩火。

    苏陌凉睡梦中微微蹙眉,不耐烦的挣扎了两下,打开他的手,“别闹。”

    君颢苍见此,冰蓝眸子里满是宠溺和笑意,微微低头在她的粉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他现在觉得自己不管怎么亲,怎么摸都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的**了,分别了一年,相思了一年,现在的他真是恨不得立马把她生吞活剥。

    奈何她身子中毒,又不能随便的碰她,这一晚差点把他憋疯。

    现在抱着她软软的身子,一低头就能看到春光乍泄的风景,君颢苍咬咬牙,将她搂得更紧,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

    这时候被君青染派去叫人的宫女,来到云楼宫门口,却不见黑枭的身影,一时半会踌躇不前,隐隐有些着急。

    帝尊曾明文规定,宫女是不准随意进出云楼宫的,因为以前伺候帝尊的宫女妄图勾引帝尊,后来被帝尊一掌拍死,从此以后,帝尊就不准女人出入他的寝宫了。

    主要是帝尊太招蜂引蝶,太多女人都想爬他的床,得到他的青睐。

    而他也厌烦了这些庸脂俗粉的勾引,索性杜绝一切女人,这就导致,外面传他不近女色。

    这话要是传入苏陌凉的耳朵里,绝对会大骂一声,传闻不可信啊,眼前这人不但近女色,简直就是个禽兽!

    昨晚,他虽然没有吃她,但在她身上留下了多少印记,她已经数都数不过来了。

    此时的宫女站在门口好半天,想到长公主那边还在等她的答复,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

    也不知道平时站岗的黑枭到底哪里去了,连个传话的人都不在。

    心下焦急,宫女只有硬着头皮,走进了殿内。

    她战战兢兢的喊了两声,无人回应,这才壮着胆子朝着侧殿走去。

    这时候,侧殿里传出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唔唔——”

    “放——放开——一大早就发春。”苏陌凉一醒来就被君颢苍按住狂亲,努力推开他结实的胸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可是这声音落入君颢苍的耳朵里就是娇喘,而她红彤彤的小脸蛋配上睡眼惺忪的眼睛,刺激得他蓝眸微黯,顿时放过她的红唇,冲着她的脖颈和胸口进攻。

    这一幕落入宫女的眼里,吓得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君颢苍许是太忘情,竟然没注意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听到声音,顿时从苏陌凉的身上抬起头,快速拉过被子将她裹起来,而后朝着远处的宫女暴怒大吼,“混账!云楼宫你也敢闯,活腻了吗!”

    吼声如雷,与刚才无耻缠绵的他判若两人,吓得宫女浑身发抖,“奴婢——奴婢——照长公主的吩咐来——来请帝尊用膳。”

    “滚出去!”君颢苍满脸阴鸷,怒声呵斥。

    宫女闻言,吓得屁股尿流,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跌跌撞撞的起身,退出了云楼宫。

    苏陌凉看人走了,才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平时都这样?”

    “什么?”君颢苍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愣。

    苏陌凉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笑了,“看来,你平时都这样凶,你看,把人家姑娘吓成啥样了,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君颢苍这才领悟她那话的意思,紧皱的眉头忽然一松,低头凑到她粉嫩的耳垂低吟了一声,“昨晚我还不够温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