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8.第528章 是要吻着过去,还是抱着过去
    朝阳殿

    看到宫女慌里慌张的跑回来,却不见君颢苍的身影,君青染面露疑惑,敛眉质问:“帝尊人呢?”

    宫女被君颢苍的气焰吓得现在都还在发抖,听到君青染的质问,顿时跪下身,畏畏缩缩的不敢抬头,“帝尊——帝尊他——”

    君青染和几位姑娘看到宫女这幅样子,都惊得瞪大了眼睛。

    这宫女刚还好端端的,怎么去了一趟云楼宫回来,就这副鬼样子了。

    所有人见此,面色纷纷跃上惊疑。

    而君青染等了那么久都不见君颢苍的身影,早就不耐烦了,拧眉呵斥,“混账东西!本宫问你话呢,帝尊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来!”

    宫女面露惶恐,磕头回话,“帝尊还没起床。”

    想到那面红耳赤的一幕,宫女的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什么!还没起床?”这都大中午,竟然还赖在床上,这可不是苍儿的作风啊。

    “那你怎么抖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君青染疑惑的打量了她一眼,大声质问。

    宫女抖着声音回话,“奴婢,奴婢不小心闯进了侧殿,打扰了帝尊和苏姑娘的好事儿,被帝尊吼出来了。”

    “什么?你是说苍儿和苏陌凉睡在一起?”君青染听到好事儿,立马明白过来,气得一掌拍在桌上,猛地站了起来。

    宫女被吼得浑身一抖,连忙点头。

    君青染见此,大吃一惊,没料到苏陌凉竟然有如此手段,身体还中着毒呢,就开始勾引她家苍儿了。

    这大中午了,睡在一张床上还能有什么好事儿,除了男女那点事儿,君青染真是想不出别的了。

    而其他女子听了,本还笑靥如花的脸,此刻仿佛被霜冻了一般,全都僵住了。

    而那颗满怀期待的心更是被宫女的话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嘴角勉强扯起的弧度也没维持多久,很快消失不见。

    楚月吟更是怒火中烧,美丽的脸蛋布满阴霾,若不是碍于长公主在场,努力维持的端庄和修养早已破功。

    她同样也没想到苏陌凉居然如此迅速,昨天还在上演中毒的戏码,今天就爬到帝尊床上去了。

    这下子她总算看明白了,这苏陌凉根本不是蠢,而是耍的苦肉计,专门勾起男人的同情心,实在阴险狡诈。

    其他女子的心里也不好受,努力掩饰愤怒,可再好的修养也掩饰不了眸中的嫉妒和一股子酸气。

    君青染怒得深吸一口气,顿时从位子走出来,“哼,本宫倒要看看她到底耍的什么狐媚手段,大中午了还不让人起床吃饭!”

    君颢苍可从来没有如此荒唐过,这苏陌凉真是让人火大。

    想着,她便气呼呼的朝着朝阳殿门口跨去。

    可是她刚走两步,就见远处走来一抹身影。

    看清楚是君颢苍之后,君青染惊讶的唤了一声,“苍儿!”

    听到声音,姑娘们心中微震,全都兴奋的朝外边望去。

    果然,她们爱慕已久的帝尊正从花园大步走来,可是大伙儿还来不及高兴,视线一下子触到了帝尊怀里的苏陌凉,满心的期待,重新堆满的笑容,像是被一锤砸下,竟是能听到支离破碎的声音。

    还没走进大殿,苏陌凉就感受到无数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还从未试过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抱着进去,面子顿时挂不住了,挣扎着低吼,“快放我下来,那么多人看着呢!”

    “你没听太医说吗,你现在不能下地走动。”君颢苍冷冷回绝,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苏陌凉揪住他的衣襟,咬牙切齿道:“我这不是好好的,是你们小题大做了。”

    “若不是我救得及时,太医及时给你施针抑制了毒素,你现在还躺在床上没醒来。”君颢苍没好气得瞪她一眼,亏她说小题大做,他都快为她操碎了心。

    苏陌凉无奈,重新商量,“那这顿饭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不行!”君颢苍想也不想,一口回绝,他还打算把她养得白白胖胖的,不吃饭怎么行,不吃饭怎么有手感!

    苏陌凉憋得满脸涨红,还想说什么,却被君颢苍猛地低头,吻住了唇瓣,霎时堵得她说不出话来。

    苏陌凉吓得双目大睁,猛地用力推开他。

    君颢苍这次倒是浅尝辄止,很快撤离,但目光却是赤果果的盯着她的唇瓣,低吟略显沙哑的声音暧昧得让人抓狂。

    “要是再动,就一直吻着过去,你是想一路吻着过去,还是抱着过去,自己选。”

    苏陌凉闻言,惊得立马捂住嘴巴,害怕他搞突然袭击,再也不敢挣扎反抗了,她知道君颢苍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

    可是太多诡异的视线汇聚在她身上,让她羞愤得抬不起头,她被逼无奈,只有将头埋进了君颢苍的胸膛,装鸵鸟。

    君颢苍看她怂成这样,冰蓝眸子和嘴角纷纷划过宠溺的笑意,那一笑简直比百花齐放还要惊艳动人。

    姑娘们看到这一幕,都是惊讶的瞠目结舌。

    “天啊,帝尊居然抱着苏陌凉!!!”其中一个女子捂嘴惊叹,满脸的难以置信。

    司慧芸则是愤怒涌上心头,咬牙切齿,“他不但温柔的抱着苏陌凉,还吻了她!岂有此理!”

    不是说帝尊不近女色吗,现在这一幕是怎么回事???

    那个吻,那个抱,那么温柔,那么宠溺,那么小心翼翼,根本不像传说中冷硬铁血的帝尊。

    她们更是不知道,原来帝尊也有这么柔情似水的一面,实在是太出人意料。

    杜菲柔不敢相信的擦擦眼睛,睁大眼睛,震撼的摇头,“帝尊居然会笑,我看错了没有?太不可思议了。”

    平日里的帝尊不苟言笑,严肃冷漠,就连常常待在他身边的将军属下,都十分敬畏他的威严。

    大家都以为他不会笑,可是现在他不但会笑,还是对着一个女人笑,完全颠覆了她们的世界观。

    楚月吟没有说话,整个人都呆住了,很显然她受的打击比她们任何一个人的都要大。

    帝尊不近女色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他身边没有女人也是千真万确的事,怎么会突然冒出个苏陌凉,让帝尊彻底变了个人。

    又是抱,又是亲,还会笑,这还是她印象中的帝尊吗?

    她不信,她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