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9.第529章 你喜欢什么?
    楚月吟望着帝尊怀里的苏陌凉,恨得银牙暗咬,指甲陷进了肉里。

    这一刻,再好的修养也掩饰不了她那双因为嫉妒而发红的双眼。

    帝尊本该是她的,怀抱是她的,笑容也是她的!

    这一切本该属于她的东西,全都被苏陌凉抢走了!

    看到君颢苍抱着苏陌凉一路走来,快步进入了大殿,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的表情僵硬,面色泛白,半天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她们还自欺欺人的以为苏陌凉和帝尊不是那种关系,昨日听了君青染的话,就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可是现在看来,什么不是那种关系啊,这明明是比那种关系还要深的关系啊。

    能让帝尊屈尊降贵,温柔宠溺成这样,苏陌凉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史上第一人!

    司落薰呆滞了半天,最终感慨出声,“原来是真的,帝尊的心上人真的是苏陌凉!”

    这一刻,她无比的相信,无比的确认,因为再也没有任何猜测和流言比眼前这一幕更具冲击力,尽管她内心嫉妒得发狂。

    她实在不明白,一个下位面的女子到底何德何能获得帝尊如斯青睐。

    窝在君颢苍怀里的苏陌凉没料到大殿上坐了这么多人,还全都是跟她一起选妃的女子。

    而她们那一双双仿佛淬了毒,能把人生吞活剥的眼睛,好像尖锐的匕首剜着她的肉,让苏陌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焦急的一把抓住君颢苍的肩膀,暗暗用力,“你是不是故意的?”

    她哪料到大殿上会有这么多人,她还以为只有她和君颢苍单独两人呢。

    不过,这一次她是真冤枉君颢苍了,他也没料到君青染会叫这么多女人过来。

    他同样不喜欢外人在场,反倒碍眼,影响他和苏陌凉吃饭。

    所以君颢苍看到这一幕,也是不满的瞪了君青染一眼。

    君青染看他抱着苏陌凉,肺都气炸了,哪里还顾及得到他的心情,厉声责备,“苍儿,你堂堂帝尊,抱着一个下位面的女人,成何体统!”

    苏陌凉也觉得实在难为情,立马要求下来,“颢苍,这里有凳子了,我坐凳子就好。”

    君颢苍闻言,没有反驳,他知道他要一直抱下去,苏陌凉这顿饭肯定吃不好,旋即快步走到桌前,小心的将她放在凳子上,而自己则是在她旁边坐下。

    君青染没料到他竟然无视自己,怒得深喘了一口气,不过碍于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好随便发作,只有气鼓鼓的跟着落座。

    本还热闹的气氛,却因为君颢苍和苏陌凉的到来,全场压抑到极点。

    姑娘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准备说,可在看到帝尊专心致志的为苏陌凉夹菜,连头都不抬一下后,大伙儿像是打了霜的茄子,全都蔫了。

    就算是想要插句话,都不知道插什么好。

    看到这一幕的楚月吟实在气不过,她明明比苏陌凉优秀,帝尊的目光凭什么只落到她一人身上。

    想着,楚月吟柔声开口,第一个打破了尴尬的氛围:“帝尊,你平时喜欢什么啊?”

    此话一出,大伙儿都是抬起头来,满脸期待的望着君颢苍。

    不是说,要想吸引男人的注意,第一步就是投其所好吗。

    只有知道了帝尊的喜好,她们才有努力的方向啊。

    所以,这问题可谓是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然而,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君颢苍像是没听到一般,光顾着给苏陌凉夹菜,直接将楚月吟晾到了一边,反观苏陌凉的碗却已经堆积如山了。

    楚月吟娇生惯养,从来都是男人眼中的焦点,什么时候被这样无视羞辱过,当下就气得涨红了面颊,望着苏陌凉的眼神,也恨不得在她身上刺穿成千上万个洞。

    苏陌凉吃得好好的,莫名其妙又是引起了公愤,嘴角微微抽搐,抬头看了一眼君颢苍,好心的缓和气氛,“嗯,你喜欢什么啊,我也想知道。”

    君颢苍替她夹菜的手微微一顿,对上她的视线,冷冷蹦出一个字,“你!”

    苏陌凉愣了一下,随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顿时被他那专注的眼神盯得面颊滚烫,像是火烧似的,羞愤解释,“我是说你喜欢干什么?”

    “干你!”君颢苍将菜放进她的碗里,再次淡定的蹦出两个字。

    明明说着让人面红耳赤的话,却还一脸理直气壮,脸皮厚到无懈可击,顿时让周围的女子目瞪口呆。

    苏陌凉只觉得脑袋冒烟,不仅是被他堵的,还被其他女子盯的。

    “我是说,我是说,你平时喜欢吃什么?”苏陌凉被逼无奈,只有换了个角度。

    君颢苍挑眉,冰蓝眸子划过一道精光,弄得苏陌凉浑身一僵,不禁回忆起昨晚他就是用这种目光盯着自己的。

    果然,意料之中——

    “吃你!”

    苏陌凉听到这话,差点炸毛,当着这么多人面,他能不能收敛点!

    其他女子听了,像是打翻了醋坛子,酸气乱冒,味如嚼蜡,食不下咽了。

    她们打扮得这么好看,却不如一个面容憔悴,病怏怏的苏陌凉,这说得过去吗。

    楚月吟明明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却还是佯装得很优雅,缓缓扯起一个得体的微笑,“我听闻苏姑娘来自下位面,我还从未去过下位面,不知道那里的风景可好啊?”

    她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不过是嘲讽苏陌凉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蝼蚁,也敢妄想坐在帝尊身旁,贪恋他的宠爱。

    这话一出,姑娘们都觉得过瘾,纷纷望向苏陌凉,期待她尴尬的表情。

    可是君颢苍根本不等苏陌凉回答,擅自接过话来,“有苏陌凉,能不好吗。”

    低沉的嗓音回荡在楚月吟的耳旁,明明蛊惑悦耳,却让她的心情沉入谷底。

    他那意思不就是,只要有苏陌凉在,就算是让人瞧不起的下位面也风景大好吗!

    明明甜蜜得不行,可是其他女子听了,都气得面色发白,望着苏陌凉的眼神更是嫉妒得说不出话,好像全世界的蛇胆都在她们肚子中翻腾,涌上嘴里说不尽的苦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