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0.第530章 死缠烂打
    苏陌凉正吃着东西,就被君颢苍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呛住了。

    心里虽然很高兴,但她清楚他根本不是在给自己解围,而是帮她拉仇恨啊!

    君颢苍见她咳起来,微微敛眉,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慢点,又没人跟你抢,这一桌子都是你的。”

    苏陌凉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那警告的意思不言而喻,可是君颢苍却像是没看到一般,只管给她夹油水多的菜,一看就是能长胖的。

    楚月吟见非但没有奚落到苏陌凉,反而让她在众人面前长脸,更是气得咬牙切齿。

    杜菲柔见楚月吟败下阵来,却不气馁,继续好奇的追问,“我看苏姑娘和帝尊感情很好,不知道二位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大伙儿闻言,再度涌上了好奇,期待的望着苏陌凉和君颢苍。

    苏陌凉愣了一下,还在回忆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就被君颢苍一口抢先,“死缠烂打半年。”

    他记得苏陌凉当初戒备心很强,总是以为自己不怀好意,他简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让她敞开心扉,所以印象比苏陌凉深刻得多。

    “什么?死缠烂打?还纠缠你半年之久?”杜菲柔不可思议的惊呼一声。

    众人听了都是满脸震惊,望着苏陌凉的眼神瞬间从嫉妒变为了轻蔑。

    她们就说嘛,像帝尊这样高高在上,冷酷不懂情趣的男人,怎么会主动示好女人呢,八成是苏陌凉使了狐媚手段勾引,帝尊才把持不住和她在一起的。

    姑娘们想到这里,都是不屑的轻哼了起来,扭曲的心理得到满足,面色也稍显缓和。

    然而这种心理还没高兴到半分钟,只见君颢苍忽然抬起头,幽幽说了一句,“是本尊纠缠她!”

    此话一出,姑娘们面色瞬间惨白如纸,整个人都呆住了。

    就连一直生闷气的君青染都是一脸不敢相信,惊愕的盯着君颢苍,有些无法接受。

    她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弟弟居然会死缠烂打追求一个女人,搞错没有!

    大伙儿得知这样的消息,自然是震惊的,恕她们实在无法将帝尊跟死缠烂打联系在一起,实在太违和。

    苏陌凉接收到众人更加诡异的目光,再也吃不下去了,立马放下筷子,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君颢苍见她才吃几口就不愿多吃,顿时蹙眉问道,“怎么不吃了?不合口味吗?”

    苏陌凉摆手,“不是,我已经吃饱了。”

    君颢苍皱眉,不满的反驳,“吃得这么少,身体怎么才养得好。”

    他还等着吃她呢,她身子没养好,那他要怎么吃?

    “我真吃饱了。”准确的说她是被人看饱的。

    君颢苍见她坚持,无奈的叹了口气,冲着一旁伺候的宫女冷声吩咐,“今天的菜再做一遍,等会打包送去云楼宫。”

    话落,他站起身,伸手一把抱起苏陌凉,大步走出了朝阳殿。

    那霸道宠溺的姿态中却又不失体贴细心,羡慕得姑娘们脸蛋都纠结到了一起,坐在原地,愤愤不平的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嫉妒像是蚁虫一般,啃食着她们的心。

    苏陌凉总算是脱离了大伙儿的视线,顿时松了口气,没好气的埋怨道:“你还真是招蜂引蝶,还连累我跟你一起遭殃。”

    “我怎么从你口气中听出了崇拜和骄傲呢?”君颢苍嘴角一勾,低头瞧她一眼。

    苏陌凉被他恶心到了,“你会不会太自恋了?”

    君颢苍很不要脸的回了一句,“你要知道自恋是需要资本的。”

    苏陌凉绝倒,好吧,他说什么都对,什么都有理。

    不过,想到刚才他替自己解围的话,苏陌凉倒是甜滋滋的,“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不知道。”君颢苍冷冷回答。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这回答也太敷衍了吧。”苏陌凉不满。

    君颢苍看她紧紧蹙起的额头,冷硬的目光忽然柔软下来,“也许上辈子吧。”

    苏陌凉闻言,微微一震,被他的眼神盯得心脏漏跳一拍,竟是说不出话了。

    上辈子?他们真的有上辈子吗?

    ————————

    回了云楼宫,黑枭禀报池子里的药水澡已经泡好。

    君颢苍闻言,点点头,大步走入了浴室,将苏陌凉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苏陌凉看到要泡澡,心里一慌,立马开口,“泡澡这种小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你出去忙你的就行。”

    君颢苍却是没有理会她,而是自顾自的站在她面前宽衣解带。

    “你要干嘛?不是我泡澡吗,你为什么脱衣服?”苏陌凉一脸惊讶。

    君颢苍看她一眼,淡淡解释,“太医说了,我的身体也需要泡药澡。”

    他脱衣服的动作快得让人咋舌,苏陌凉都来不及叫停,他就只剩下一条裤衩了。

    苏陌凉闻言,下巴差点掉地上,“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一起泡?”

    君颢苍挑眉,“这不很明显吗!”

    苏陌凉气得咬牙,“你就是故意的,你想泡,单独一个泡就好了,为什么要跟我一起泡。”

    “节约药材,节约水源,节约时间。”君颢苍给出的借口理直气壮,气得苏陌凉深深喘了几口气,若不是身体虚弱,她已经动手掐上去了。

    她现在用大脚趾头想也知道,这货绝对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他就是想趁着她腿脚不方便,就死命的吃她豆腐,可恶!!!

    就在她生气的时候,君颢苍又开始对她上下其手了。

    “我不跟你泡,你自己泡,我不泡了。”苏陌凉挣扎着想要逃跑。

    君颢苍害怕她下地走动,猛地点住苏陌凉的穴道,顿时让她动弹不得。

    这下子苏陌凉是欲哭无泪,由着他扒掉自己的衣服,被他抱进了池子里。

    在外边站岗的黑枭,再次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惨兮兮的呵斥,不禁摇摇头,突然同情起苏陌凉来。

    落入他家主子手里,绝对会被啃得骨头都不剩,为她默哀——

    楚月吟自从那一顿饭后,整个人就气得发狂,已经打碎了房间里好几件瓷器。

    宫女一跨进房间,看到满地碎片,瞬间吓得脸色发白,猛地跪在了地上。

    “你打探的消息呢?”楚月吟看到宫女进来,顿时抬眸,犀利的大声质问,神态凶恶得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