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1.第531章 打情骂俏
    宫女想到打听来的消息会惹她生气,颤颤巍巍的不敢直说。

    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楚月吟就更是火大,阴厉大吼,“不说,是想跪一晚上碎片吗?”

    宫女闻言,骇得连连磕头,“楚姑娘饶命!奴婢刚才打听到帝尊正在和苏姑娘泡澡,黑枭守在外边,不准任何人进入。”

    楚月吟猛然蹙眉,表情变得狰狞,瞳孔里闪烁着嫉妒的火光,“什么?他们一起泡澡!”

    “喝,这狐狸精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独得帝尊宠爱也就算了,还勾引帝尊光天化日的鸳鸯戏水,真是恶心!”

    看来,这苏陌凉是留不得了!

    思及此,楚月吟阴鸷的眸子杀意顿显,吓得宫女起了一身的冷汗。

    ————————

    这些天,苏陌凉天天过着高位截瘫的生活,不管是吃饭,穿衣,泡澡,就连上厕所都是君颢苍亲自代劳。

    好在他体贴的把王锋,萧凛尘那群人给接进宫了。

    大伙儿陪着她,她才没那么无聊,所以也就暂且没有计较君颢苍的吃豆腐行为。

    不过让她纳闷的是,君颢苍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疯,不停的让厨房做各种各样好吃的,像喂猪一样喂饱她,每天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吃了吗?

    这不,他刚一走进来,就问了相同的话。

    苏陌凉实在忍无可忍,皱眉呵斥,“吃你个大头鬼,你真把我当饭桶了啊!”

    君颢苍看她这几天精神越来越好,气色越来越好,就连脸上的肉也多了起来,冰蓝眸子渗出宠溺的笑意,心情不错的走过去,一把抱起她,掂了掂重量,“嗯,的确是重了不少。”

    苏陌凉最近总是被他抱来抱去,像是他的洋娃娃一样,动不动就吃她豆腐,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着,她很不客气的在他脖子处重重咬了一口。

    这一口可不轻,顿时在君颢苍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咬痕。

    君颢苍见她不安分,一个用力将她放倒在床,狠狠拍打她的小屁股:“小野猫,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乱咬人!”

    只是这狠是外人看起来狠,只有君颢苍知道,自己用了几层力,毕竟苏陌凉可是他的心头肉,他连吻重了都舍不得,更别说打了。

    可是苏陌凉却装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扯着嗓子喊救命,“王锋,蒋征,萧凛尘,你们快救我!”

    三人听到苏陌凉的呼救,猛地冲进了侧殿,看到苏陌凉竟然被君颢苍压着打屁股。

    王锋怒得横眉倒竖,没心没肺的怒吼,“放开我家主子,别以为你实力强,我就不敢动手,你要动我主子一根汗毛,我跟你拼命。”

    看到这一幕的萧凛尘和蒋征无奈扶额,人家一看那就是在打情骂俏,王锋这个大老粗,连男女间的那点情趣都看不明白,他们忽然很担心,就他那情商,以后能娶到媳妇吗?

    真是为他的幸福堪忧啊!

    想着,萧凛尘和蒋征都是无奈的摇摇头,对着王锋翻了个白眼。

    君颢苍见忽然有人闯进来,顿时很后悔,早知道就不该把苏陌凉的小跟班们接进宫了。

    以前没这些人,他还能享受点二人时光,现在这群人进来了,整天霸占苏陌凉不说,还打扰他们的闺房情趣,君颢苍简直深恶痛绝,敛眉回道:“她是我的女人,我对她如何,你似乎没资格过问吧。”

    听到君颢苍如此霸道的宣告所有权,王锋还彻底杠上了,怒火冲天的呵斥:“好你个没良心的,我主子当初为了你,不但屈尊降贵去当王爷的侍妾,还被迫进宫当妃子,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你居然--”

    萧凛尘和蒋征听到这话,惊骇失色,立马冲上前,捂住王锋的嘴,霎时堵住了剩下的话。

    两人满脸惊恐的望向对面渐渐涌上怒意,泄出杀气的君颢苍,心咯噔一下,升起不好的预感。

    他们虽然跟君颢苍相处的时间不久,但也基本摸清楚了他的脾气。

    那么霸道的一个人,要是听到自己的女人当过其他男人的侍妾和妃子,后果不堪设想啊--

    果然,此时的君颢苍听到这样的消息,冰蓝眸子立刻瞪了起来,犀利得如一把尖刀,猛地比上了他们的咽喉,顿时让他们窒息的说不出话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君颢苍隐忍的压低声音,从牙缝里蹦出咬牙切齿的质问,虽然只有几个字,却阴鸷的让人害怕。

    萧凛尘眼见君颢苍这个醋坛子就要爆发,赶紧打圆场,“最近王锋吃错了药,脑子有点不正常,说错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可是王锋这个对感情迟钝的家伙,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心担心主子被欺负,努力挣脱萧凛尘和蒋征的束缚,骂骂咧咧的反驳,“我哪有说错!你们才不正常,主子——”

    王锋话还没说完,又被蒋征和萧凛尘捂住了嘴巴,感受到四周骤冷的气氛和扑面而来的煞气,两人恨不得一拳打晕王锋,省得给主子惹麻烦。

    “你们慢聊,我带他去吃药。”萧凛尘尴尬的冲君颢苍点点头,和蒋征两人拽住状况之外的王锋,快步往外边逃。

    苏陌凉见了,惊慌的喊起来:“你们给我回来,解释清楚再走啊!”

    这群混蛋捅了事儿,连屁股都不擦就溜之大吉,丢下她一个人面对疾风,实在是太不仗义了。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一股冷硬刺骨的视线落到了她的脸上,顿时让她胆寒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君颢苍盯着她,微微眯眸,阴沉的声音透着嗖嗖凉气,“夫人,这事儿,你要作何解释啊?”

    苏陌凉扯起心虚的笑容,小声安抚,“这事儿说来话长,一时半会讲不清楚,你先冷静,冷静。”

    “那就长话短说!”她都当人家侍妾了,作为她的男人,她竟然还叫自己冷静。

    他要是冷静了,还算个男人吗!

    苏陌凉被他犀利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吞吞吐吐的解释,“其实是这样的,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北安国的敌军来犯——”

    而此时醋劲儿翻滚的君颢苍显然没有耐性听她废话,咬牙道,“说重点!”

    “这就是重点啊。”苏陌凉打算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好好表述一下她的身不由己,力争博取他的同情,争取逃过眼前一劫。

    君颢苍看到她无辜的小脸,想到她还被其他男人觊觎过,怒火中烧,伸手一拉,床幔瞬间落下,将他两人遮在了床榻里。

    苏陌凉见此,惊得双目大睁,忐忑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要干什么?”

    “干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