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4.第534章 她跟其他女人不一样
    楚月吟太过自信,竟是忽略了君颢苍那浑身的杀气,自顾自的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娇羞得像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不过,楚月吟的确有骄傲的资格,她婀娜多姿的身段,细弱水蛇的小腰,嫩藕一样的手臂,修长白皙的大长腿,还有那挺翘浑圆的****和臀部,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是个男人看了都得血脉贲张。

    她的确是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尤物。

    此时的楚月吟眼含春水,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她娇羞的朝着君颢苍走去,每一步都万般风情绕眉梢,若是其他男人估计早就扑上去了。

    可是,她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云楼帝尊!是那个不近女色的云楼帝尊。

    她看到苏陌凉得了宠爱,听到苏陌凉与他颠鸾倒凤,她竟然彻彻底底的忘记他不近女色这一点了。

    这时候,她刚要靠近君颢苍,只见一只手猛然朝着自己袭击而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低沉阴厉的声音仿佛寒冬腊月的冰雹,冷冽刺骨,猛地撞进楚月吟的耳膜,顿时让她浑身一僵,心脏骤停。

    “你难道不知道勾引本尊的女人,都死了吗?”

    楚月吟被他掐地满脸涨红,望着眼前那双布满阴鸷和杀意的冰蓝眸子,楚月吟的美眸里再也没了任何媚意,瞬间被惊恐所替代。

    因为呼吸困难,她整个人都抽搐起来,连翻了几个白眼,通红的面颊逐渐变得惨白。

    这一刻,她才知道面临死亡是什么滋味。

    “为什么!为什么她行,我就不行!”楚月吟就算到现在,内心除了恐惧以外,还有浓浓的不甘。

    苏陌凉没有她漂亮,身材也没有她好,行房事儿也不能让帝尊满足,可是为什么偏偏她能得到帝尊的宠爱,而她却不行!

    君颢苍自然知道这个她指的是谁,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冷哼道:“别拿你这种脏东西跟她比,你还不配。看到你,只让本尊想到两个字——恶心!”

    话音落下,君颢苍的掐着她脖子的手更是用力,很明显这次是动了杀意。

    楚月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觉死亡的恐惧进入她的骨髓,霎时让她手脚麻木,紧接着,她的心也随之麻木,窒息的身体越来越虚脱,眼看着就要嗝屁。

    楚月吟艰难的开口,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却是拼尽了体内最后一丝力气,“你——你不能——不能杀我——我爹是楚雄!”

    听到楚雄的名字,君颢苍猛然一僵,准备掐死她的手瞬间停住了。

    楚雄是他的副将,当初和焚血之城开战的时候,他为自己出生入死,是云楼暗域的功臣,更是他的恩人。

    当初他**陨落,全靠着他替自己挡了那么一下,才没有让他魂飞魄散,不然这世上早没有君颢苍了。

    说来,这救命之恩,君颢苍是牢记在心的。

    而楚月吟是楚雄的女儿,他就算恨不得杀了她,但念在救命之恩上,也得放她一马。

    想着,君颢苍硬生生忍下了满腔怒火和杀意,顿时松开她,暴怒大吼,“滚!!!”

    楚月吟被他一放,瘫软的跌在地上,大口喘了几口粗气,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了回去。

    刚才那一刻,她知道,若是不报出父亲的名字,现在的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云楼帝尊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不近女色,但凡勾引他的女人没有活着走出去的。

    可是,苏陌凉却是个例外,这个例外让她嫉妒得发狂!

    面对君颢苍满脸的盛怒和浑身散发出的煞气,楚月吟心底发寒,知道自己再逗留在此,就没有第二次好运了。

    随即虚脱的拿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浴室。

    回到云秀宫,宫女看到楚月吟面色惨白,浑身狼狈,吓得神情一变,惊骇的迎上去搀扶住她。

    “楚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啊?为什么搞成这幅样子?”宫女上下打量她,见她衣衫凌乱,面色难看,着急的询问。

    楚月吟虚弱的摇头,眸中荡漾出比之前更为强烈的恨意,“我一定会让苏陌凉付出代价,一定!”

    宫女闻言,面色跃上骇然,“难道是苏陌凉打扰了楚小姐的好事儿?”

    “哼,苏陌凉那个贱人,帝尊居然说我不配,来自下位面的贱人,才是真的不配!”想到君颢苍说的话,想到他对自己身体的无动于衷,想到那蓝色眸子里溢满的冰冷和厌恶,楚月吟就气得发狂。

    她堂堂暗域第一美人,不管是实力还是家世背景,容貌身材都比苏陌凉优秀太多,他竟然说她不配!岂有此理!

    宫女听了这话,就更是糊涂了,只是她眼尖的看到楚月吟脖子的掐痕,便可以确定,这次的行动失败了。

    看她这狼狈的样子,用大脚趾头想也知道,铁定是被云楼帝尊赶出来的。

    “哎,看样子,想要勾引帝尊真的很难,楚小姐,性命要紧,你还是放弃吧。”宫女可不想看着楚月吟为了勾引帝尊最后丧命,到时候楚将军追究起来,她可脱不了干系。

    听到这话,楚月吟却冷哼一声,不甘心的反驳:“放弃什么!我才不会放弃!云楼帝尊不近女色,所有勾引他的女子全都死了,除了我!只有我活了下来!说明他到底是怜惜我,舍不得我的,我在他心目中到底是跟其他女人不一样的。”

    宫女没料到楚月吟被打击得这么惨,竟然还在做白日梦,此刻满目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顿时觉得她变得有些疯狂。

    她都被帝尊赶出来了,竟然还说她在帝尊心目中独一无二,这怕不是一般人的逻辑思维吧。

    就连她一个宫女都能猜到帝尊会放过她的原因,除了楚将军还能是啥。

    可如今的楚月吟似乎有些自欺欺人了,许是一直被人夸着捧着长大,对自己太过自信,已经变得有些自负了。

    不对,是非常,极端自负!

    又或者,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只是在逃避这个原因。

    只是眼前的楚月吟有点恐怖,真不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