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6.第536章 又被骗了
    君颢苍看她如此,嘴角微微扬起笑意,“我又不会吃了你,这么害怕干什么!”

    “我腰杆都快被你弄断了,到现在还腰酸背痛,你还敢说不会吃我!”不说还好,一说苏陌凉气不打一处来。

    君颢苍看苏陌凉小脸皱成一团,再低头看到她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布满自己的吻痕,脑海顿时浮现她在自己身下承欢的妩媚样子,眸色一暗,下面的**又涌了上来,随后一把拉过她,将她拥入怀中,不怀好意的伸手抚上她的小蛮腰,“夫人今天辛苦了,现在就让为夫为你效劳。”

    说着,宽大的手掌放在小蛮腰的地方,轻柔的按摩了起来。

    苏陌凉还天真的以为他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诚心悔过,可是没过半分钟她才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是多么幼稚,简直大错特错。

    他那双揉着腰际的大手,一点一点往下移,说好的按摩也直接变成了抚摸。

    苏陌凉忍无可忍,“你摸到哪里去了!”

    君颢苍理直气壮的回答,“今天打了夫人屁股,所以帮夫人揉揉。”

    “可是你今天没打我的腿。”苏陌凉瞪他一眼。

    这借口会不会找得太无耻!

    “夫人的腿中了毒,至今不能下地走动,也需要揉揉。”君颢苍厚着脸皮接话。

    苏陌凉挣扎得咬牙切齿,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可是你下面顶着我是怎么回事!”

    她下面火辣辣的,还没缓过来,他竟然又开始发情了。

    这个男人平时看着冷冰冰,高不可攀,在她面前怎么像个贪吃的孩子。

    看她炸毛,君颢苍勾唇一笑,凑到她耳边暧昧低吟,顺带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没办法,你太美味,它好想吃你!”

    说着,他一把拉过她的小腰,将她按向自己的火热,轻轻蹭了两下。

    那炙热的温度,难言的尺寸,耳边温热的气息弄得苏陌凉浑身一僵,暧昧露骨的情话,更是让她面红耳赤。

    “你个流氓,离我远点,还嫌折腾得不够吗?”苏陌凉满脸羞红的推开他。

    可是双手一抚上那结实滚烫的胸膛,她便吓得立马缩手。

    君颢苍看她羞愤的样子,娇艳欲滴,忍不住让人一亲芳泽,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夫人,你知道吗,你这副样子就是在邀请我品尝。”

    话落君颢苍猛地一口咬上苏陌凉的红唇,重重加深了这个吻。

    苏陌凉在他怀里挣扎无果后,被动得承受着他的热情。

    直到她被吻得快要虚脱,眼看着就要擦枪走火,君颢苍才猛地打住。

    今天是她的第一次,一连被他要了那么多次,身体的确负荷不了,所以今晚就暂且放过她。

    ——————————

    翌日清晨,苏陌凉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一个重物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灼热的大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游离,弄得她浑身不舒服,不满的扭动了两下身子。

    这一动,对方更是控制不住,将她压得更紧。

    直到感觉下面被顶得难受,苏陌凉才幽幽转醒,一睁眼一双闪烁着异样光彩的冰蓝眸子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露骨的眼神,眸底浮动的晦暗不明的情浴,还有绝美唇角扬起的坏笑,顿时让睡眼惺忪的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破口大骂:“君颢苍,你个禽兽,一大早就发春,有完没完!”

    君颢苍开了荤,初尝苏陌凉的味道,现在满脑子都是吃她!

    “你应该庆幸你现在身子虚弱。”君颢苍那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身子不虚弱,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以前他憋了那么久,为她泡过好几次冷水澡,现在好不容易软香在怀,他可得好好把利息讨回来。

    更何况,昨天他明明已经吃到她了,结果还没让他尽兴,她就睡死了过去,狼狈的他又泡了次冷水澡,这要是传出去,他这张脸要往哪里搁。

    想着,君颢苍已经迫不及待的上下其手,早已候在门口的火热,一个挺身没入了一片温柔中。

    萧凛尘,蒋征和王锋等人,走到云楼宫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苏陌凉骂骂咧咧的声音,重重呸了一声:“禽兽!”

    这一缠绵不知不觉就缠绵到了中午,黑枭因为害怕打扰主子好事儿,不敢随便进去通报,所以就让为苏陌凉看诊的太医们在大殿等候。

    可是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虽然听不真切,太医还是难为情的低下头,煎熬得手足无措。

    直到看到君颢苍从里面走出来,大伙儿才松了口气,赶紧起身行礼。

    “进去给她瞧瞧吧。”君颢苍冷冷吩咐了一声,太医们才鱼贯而入进入了侧殿。

    此时的苏陌凉被折腾的浑身软哒哒的,虽然穿好了衣服,可掩不了脸上羞涩的潮红和脖子上的痕迹。

    看得太医这群老骨头都有些面颊发烧,可碍于君颢苍在场,大家都低着头装作不知道,快步凑上前为苏陌凉诊病。

    苏陌凉好多天没有下地走动,心情十分迫切,着急问道:“我的腿好了吗?可以走动了吗?”

    这几天她简直过着非人的日子,动不动就被君颢苍抱来抱去,动不动都被吃豆腐。

    她要赶紧脱离他的魔爪,远离这个流氓。

    太医点点头,笑着回答,“好——”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听一旁的君颢苍轻咳了两声。

    太医浑身一僵,笑容凝固,随后心领神会的回答:“好像还有一些毒素还没完全清除,所以还得再泡一段时间的药澡。”

    苏陌凉皱眉,疑惑问道,“可是我双腿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啊?”

    “额,这个毒素是潜在的,不一定能感觉得出来。要是不清除干净,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太医低着头,不敢看苏陌凉的眼睛。

    苏陌凉闻言,眉头皱得更紧,怀疑的打量了他一眼。

    君颢苍这时候立马接过话,“凉儿,你就听太医的话,多休养几天总不是坏事。”

    “好了,你们出去吧,她需要休息。”说完,君颢苍便是冲太医们挥挥手。

    太医们得令,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君颢苍摸了摸她的头发,“再睡一会儿吧。”

    说着,他也快步跟了出去。

    苏陌凉目送他离开,总觉得有猫腻。

    大殿里,只见太医们战战兢兢的站在君颢苍面前,不大确定的询问,“帝尊,苏姑娘的腿都好了那么多天了,那药还开吗?”

    君颢苍点头,“开,换点其他温和的药材,强身健骨的。”

    苏陌凉听到这话,一股怒火涌上脑门,猛地大吼,“好你个君颢苍!你居然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