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8.第538章 吹牛皮
    她实在没想到主子受伤的地方竟然是那里!

    能伤到那里的原因,可想而知,除了男女之事,还能是啥?

    想到这里,林婉儿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萧凛尘一边大笑一边感叹,“君颢苍,真是勇猛啊,哈哈哈——”

    蒋征也捂嘴偷笑,连连点头,“能把我们这么强悍的主子弄伤,啧啧啧,很能干嘛!”

    “是呀,厉害厉害,佩服佩服!”萧凛尘和蒋征二人神色暧昧的笑成了一团。

    听得苏陌凉面色烧红,咬牙切齿,“笑个屁,你们全都给我滚出去。”

    “老大别生气嘛,我看得出来君颢苍是一片好意,人家心疼你那儿受伤了,知道那么私密的地方你肯定是不会假手宫女,所以特地交代了林婉儿,我倒是觉得这个男人不错,不但那方面强,还挺细心的,哈哈哈——”

    萧凛尘笑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苏陌凉听到这番嘲笑,非但没有感激君颢苍,反而记恨上了。

    都怪他,若不是他多此一举,她也不会尴尬得抬不起头来。

    “滚滚滚,别在我面前晃悠!”苏陌凉拿起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萧凛尘,蒋征看她那羞愤的红脸,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王锋虽然木讷,但这次也尴尬的手足无措,得知自家主子伤到那种地方,他一个男人实在不好待下去,只有僵硬的转身跟着萧凛尘他们走了出去。

    林婉儿也尴尬的拿着药瓶,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那这药还擦吗?”

    “擦个屁,你也出去。”她还敢提这药,苏陌凉气不打一处来。

    听到这话,看到苏陌凉纠结的表情,就连林婉儿都忍不住笑意,硬生生的憋住,转身掉头离开。

    苏陌凉就算在侧殿,都能听到外面传来几个人的哄笑,更是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君颢苍大卸八块。

    气过之后,许是被君颢苍折腾的关系,苏陌凉特别犯困,一睡就睡了一下午,最后还是君青染身边的宫女来唤,她才懒洋洋的起床,收拾干净后去了铭湘宫。

    她不知道君青染为何会突然传召她,但多少也能猜测到她居心叵测。

    不过,她既然决定站在君颢苍的身旁,那必定是要让君青染和君月夜接受自己的,所以面对他们的刁难,她不会逃避。

    想着,她脚步生风,随着引路的宫女很快进了铭湘宫。

    一走进大殿,她便看到好几个选妃的姑娘都在场,最让人瞩目的楚月吟也在其中。

    大伙儿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谈论什么开心的事儿,热闹得不得了。

    坐在上位的君青染看到苏陌凉缓缓进来,难得放软了态度,温和的唤道:“陌凉,你来了,快快赐座!”

    苏陌凉闻言,眸色划过一抹诧异,实在没料到君青染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以前她可是处处针对自己的啊,今天怎么这么热情了?

    苏陌凉并不傻,也不天真,她知道,在那笑容和热情的背后必定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只是,君青染要装,她也只要陪她演下去。

    想着,她唇角一勾,笑容可掬的冲她行礼,在宫女的伺候下落座。

    楚月吟看到苏陌凉,眸底掠过一抹阴厉的嫉恨,只是面上却笑得亲热:“苏姑娘,这是我父亲从焚血之城带回来的战利品,刚才其他妹妹已经挑了,你也挑一支吧。”

    说着,楚月吟挥挥手,示意身旁端盘子的宫女到苏陌凉面前。

    苏陌凉看到盘子里竟然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簪子,全都用宝石,翡翠的材料制成,一看就是价格不菲。

    她突然拿出这么多名贵的东西,说要送给她。

    这楚月吟吃错了什么药?

    她不是最恨自己的吗?

    苏陌凉诧异的看了楚月吟一眼,委婉的拒绝了,“楚小姐,这些簪子太贵重,我怕是受不起。”

    楚月吟见她拒绝,眸底闪过不屑,面上却笑的温柔,“苏姑娘,之前我们多有误会,这也算是我的赔礼,你要是不收的话,我可就认为苏姑娘不愿意原谅我了。再说了,我们马上就要姐妹相称了,我希望我们能冰释前嫌,和睦相处。”

    苏陌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姐妹相称?

    这是什么意思?

    “楚小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大懂啊?”苏陌凉疑惑的盯着她。

    楚月吟被问到其意思,只是娇羞的低头,没有回答,还是一旁的杜菲柔笑着开口,“苏陌凉,你难道不知道吗?昨天楚小姐已经是帝尊的女人了。我看啊,这宫城也快办喜事儿了。”

    “帝尊的女人?”苏陌凉的眉头皱得更紧。

    看她面色难堪,杜菲柔兴奋的解释起来,“昨天帝尊在浴室,特意传唤楚小姐去伺候,不少宫女都亲眼目睹了的,你居然不知道?”

    昨天?

    她记得昨天君颢苍一直跟她在一起啊。

    对了,昨天她折腾累了就睡着了。

    至于他有没有离开,她就不能确定了。

    看到苏陌凉低头思索,愁眉苦脸的样子,楚月吟心中畅快,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胜利者的笑容。

    虽然她和君颢苍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但她也要利用这次机会,传出点什么来,不然这气不是白受了吗。

    在场的其他女子也没听说这个消息,现在听了,惊讶的张大嘴巴,满脸的羡慕,忍不住拍马屁。

    “楚小姐能得到帝尊的青睐真是好福气啊。”

    “是呀,我早就知道,依照楚小姐的容貌身材,定能得到帝尊的宠爱啊。”

    这些女子得了楚月吟的好处,一个个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甜的要命。

    杜菲柔笑着接过话,“那是当然啊,当年楚雄将军还是帝尊的救命恩人呢,这门婚事儿本就没有悬念。更何况楚小姐又是暗域第一美人,是最配的上帝尊的人。”

    众人闻言,都是赞同的点头,楚家在云楼暗域可是大家族,楚雄和帝尊的关系非同一般,照理说,楚月吟的确是最有希望成为帝妃的。

    虽然她们也嫉妒苏陌凉能得到帝尊的宠爱,但她们清楚,苏陌凉要想和帝尊在一起,希望实在渺茫。

    现在听说楚月吟被宠幸了,那苏陌凉的地位就更是岌岌可危了。

    君青染见苏陌凉低着头,看不清神情,想来是被这种消息打击到了,随即满意的笑起来。

    楚月吟听到大伙儿的赞美,又看到苏陌凉低头不语,心中畅快,嘴上却善良的抱歉,“苏姑娘,和我共侍一夫,你该不会不高兴吧,你放心,你在帝尊心目中的地位不会变的,我也不会跟你争。”

    苏陌凉闻言,缓缓抬起头,顿时绽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随后鼓起掌来,“楚小姐,你这牛皮吹得可真是清晰脱俗!上嘴皮顶到天,下嘴皮顶到地,不要脸到这种程度,我实在是佩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