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9.第539章 就算全世界都不信他,我信他
    看到苏陌凉忽然笑起来,众人的议论戛然而止,全场猛地寂静下来,都是一脸诧异的盯着她。

    这个时候,她不是该伤心,该生气吗?怎么反而笑起来了?

    这苏陌凉到底听清楚楚月吟的话没有?

    帝尊宠幸了楚月吟,她怎么笑得出来?

    难道疯了不成?

    楚月吟一脸骄傲的笑容瞬间凝固,盯着那张笑靥如花的脸,她娥眉轻蹙,眸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疑惑。

    别人只注意到苏陌凉的笑,而楚月吟却是注意到了她话里的意思?

    她竟然说她吹牛皮!

    难道君颢苍给她解释过了?

    呵呵,解释也没用,当时她衣衫凌乱的从浴室出来,好几个宫女都看到了,想要说清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不管苏陌凉怎么想,她只需要在她心里留下痕迹,让她去思考,让她去猜测。

    只要她和帝尊之间有了怀疑,有了间隙,到时候自己只要使点小手段,就可以彻底拆散他们。

    可是,楚月吟显然低估了苏陌凉和君颢苍之间的感情,她这样的举动落在苏陌凉的眼里,就跟个小丑似的,可悲的是,她却不自知。

    “苏姑娘,笑什么?”

    苏陌凉闻言,嘴角掀起一抹嘲讽,冷笑了一声,“我笑你,自然是你可笑,愚蠢,不要脸。”

    众人一听这话,全都大惊失色,刚还好好的,怎么还骂上了?

    楚月吟更是没料到苏陌凉竟敢羞辱她,气得站了起来,大声质问,“苏姑娘,刚才我已经跟你道歉,求和了,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还想继续找茬吗?”

    “不不不,我连跟你这种厚颜无耻,满嘴谎话的人说句话都觉得恶心,并不想找你的茬。”苏陌凉冷觑她一眼,眸中写满了不屑。

    楚月吟被鄙视了,瞋目切齿的反问,“满嘴谎话?听你那意思,是不相信帝尊宠幸我咯?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找宫女来对峙,问问她们是不是看到我走进浴室,又从浴室里出来的。相信这种事儿,她们不敢乱说。”

    在场的姑娘们闻言,都是点点头,是呀,这事关楚月吟的名誉,宫女们可不敢乱说。

    杜菲柔也冷哼一声,帮腔道,“苏陌凉,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要知道帝尊身边一直有黑枭保护着,一般女人根本没机会近身,而楚小姐不但进了浴室,还安然无恙的出来,很显然是得到了帝尊的批准。就算你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你也得认。别以为自己得了帝尊的宠爱,就想霸占帝尊,没门!”

    苏陌凉闻言,失笑着摇摇头,“别说我不信宫女的供词,就算我捉奸在床,亲眼看到你们,我也不相信君颢苍会宠幸你这种女人。”

    君颢苍是什么人,她比谁都了解。

    两人历经波折,同生共死,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

    君颢苍为了她连命都不要,怎么可能会宠幸除她之外的女人。

    他要是那种朝三暮四的男人,早就后宫佳丽三千,美女环绕了,何苦等她一个。

    堂堂帝尊,不知道多少女人投怀送抱,他想要女人,简直轻而易举,要想宠幸楚月吟早就宠幸了,何必等到现在。

    她要是因为一点传闻就怀疑君颢苍,岂不是太对不起他的付出了。

    “你-——”楚月吟没想到苏陌凉对君颢苍信任到这个程度,连亲眼看到的都不信,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苏陌凉,你觉得我会拿自己的清誉撒这种谎吗?你这话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楚月吟气冲冲的反驳,本以为能打击她的手段,如今在她那张不屑冷笑的脸蛋面前,显得极其的无力,这让楚月吟不甘心的咬紧了银牙。

    苏陌凉看着楚月吟恼羞成怒的表情,嘴角一咧,看似笑容,却不是笑容,带着蔑视和厌恶,清冷的声音轻轻扬起,却重重落在众人心上,造成不小的震动,“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他,我信他!”

    苏陌凉在现代被男友抛弃,变得十分没有安全感,是君颢苍给了她温暖,打开了她的心扉,给了她安全感。

    她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再相信爱情,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在遇到君颢苍以前,根本算不上爱情。

    她的爱情不是一个空洞的名词,而是一个特定的人,他就是君颢苍,只有君颢苍!

    她相信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君颢苍也不会!

    所以,就算全世界都泼他脏水,污蔑他,她也一定会无条件的支持他。

    就像他曾说,如果全世界与她为敌,那他便以全世界为敌一样。

    众人听到苏陌凉这番话,心像是被人重重撞击了一下,激荡起难言的震撼。

    到底是怎样深厚的感情,才能做到这样信任?

    大伙儿望着苏陌凉那双坚定不移的眸子,心底涌上了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眸子明明溢满了让人心寒的冰冷,可却透着别人难以企及的深情。

    如此矛盾的一个人,倒是让大伙儿看不明白了。

    可是面对她的坚信不疑,姑娘们的心头还是涌上了心虚。

    她们反问自己,若是这件事换做是她们,会不会像苏陌凉这样全身心的相信?

    答案是否定的。

    女人天性敏感多疑,喜欢胡思乱想,她们绝不可能做到苏陌凉这种程度。

    要知道,建立这种信任感,不仅仅依靠女人,若是男人没有给予足够的安全感,女人是不会做到这种程度的。

    所以,从侧面看出,君颢苍真是爱惨了眼前这个苏陌凉。

    众人听到苏陌凉这番话被震惊得沉默了,而从外面走来的君颢苍却是涌上了浓浓的感动。

    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他,她信他!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只是眼前总有那么几个讨厌的蚂蚱在他眼前蹦来蹦去,看来必须得清理一下了。

    “楚月吟,本尊曾经饶过你一命,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本尊了!”

    就在这时,殿外忽然传来君颢苍冷如冰锥的声音,如一道惊雷炸响,吓得在场所有女人打了个冷颤,纷纷侧目望去。

    只见君颢苍逆风而来,美艳精致的容颜在黑夜中如火焰般耀眼,绝美的冰蓝眸子散发着幽幽蓝光,如蓝宝石般璀璨迷人,可是不容忽视的是他浑身散发出的戾气,如刀子般凌厉,随着夜风席卷而来,刮过在座每一位女子的面颊,激起一阵不可抵挡的刺痛和威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