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0.第540章 让嬷嬷验身
    楚月吟看到君颢苍的身影,心虚的神情慌张,不禁转头望向了旁边的杜非柔,企图寻求帮助。

    杜非柔一把抓住她微微颤抖的手,低声警告,“别自乱阵脚,这时候要是虚了,就彻底没机会了。”

    楚月吟闻言,心中大震,是呀,这时候要是虚了,那她就再无缘帝妃之位,叫她如何甘心。

    上次是她侥幸近了君颢苍的身,她知道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要是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那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所以,她不但不能虚,还要理直气壮。

    “帝尊,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承认临幸小女的事实吗?”楚月吟一副受了打击,泫然欲泣的样子,若是一般男人看了,估计心都碎了。

    就连周围的女子们也是满脸的同情。

    在他们印象中,楚月吟一直都是高冷,清高的形象。

    怎么可能下贱到用自己的清誉来污蔑别人。

    现在看她这副表情,大家心中的那杆秤不由自主的偏向了楚月吟,毕竟弱者才比较值得同情。

    君颢苍没料到楚月吟的脸皮如此之厚,募得拧紧了眉头,蓝眸泄出浓烈的杀意,阴沉的声音仿佛催命符,瞬间回荡在整个大殿之上,“找死!”

    话落,他猛地扬袖朝着楚月吟袭击而去,眼看着力量就要撞上楚月吟娇弱的身子,大伙儿吓得哑然失声,倒抽一口冷气——

    君青染也吓得目眦尽裂,猛地起身,一下子挡在了楚月吟的面前。

    她快速结掌,用力抵挡,可她哪里是君颢苍的对手,剧烈的碰撞之后,她也只侥幸化解了部分力量,最终不堪负荷的倒退几步,艰难的稳住身形。

    君颢苍看到君青染突然冲出来,惊得面色大变,咬牙低吼:“姐,你疯了!”

    君青染捂着受伤的肩膀,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面容惨白的抬起头,望向他,“我没疯,疯的是你,小时候我是怎么教你的,我们君家重情重义,对待恩人定涌泉相报,你现在竟然对救命恩人的女儿动手,你如何对得起楚将军!”

    面对如此质问,君颢苍黑着脸,沉默了。

    他从来不是善茬,双手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背负了多少人命。

    对于楚雄,他是感恩的,所以上一次他放了楚月吟一马,已经是他的底线。

    可这个女人一再挑战他的权威,让他忍无可忍。对于这种人,他实在没办法心慈手软。

    苏陌凉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的煞气,理解他内心的纠结,募得心疼不已。

    她太了解君颢苍,对于爱的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甚至生命。而对于恨的,他果决干脆,绝不姑息养奸,拖泥带水。

    就算别人误解他也好,骂他冷血残忍也好,他都不在乎。

    他做所有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保护自己和身边在乎的人。

    苏陌凉懂他,他并不残忍,他只是爱恨分明而已,因为他们是同类人。

    想到这里,苏陌凉心疼的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传递着属于她的那一份力量。

    君颢苍诧异的低头望向她,看她嘴角缓缓绽放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他烦躁的心莫名安静下来。

    “交给我。”苏陌凉红唇微动,浅笑着开口。

    听到她淡淡的声音,君颢苍心头一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她的手。

    此时的苏陌凉还不等他开口,便已经抬头,望向了楚月吟,冰冷的声音顿时打破了大殿的死寂,“楚月吟,你说你昨天被帝尊临幸了,那就请验身嬷嬷来验吧,我相信你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昨天经历了第一次,应该很好验吧。”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惊得倒抽一口冷气,就脸君青染都被震得握紧了手指。

    楚月吟这个当事人更是心虚得微微颤抖。

    她如今还是黄花大闺女,验身嬷嬷来了,不就露馅了吗。

    “不,我不验!”楚月吟神色慌张的直摇头。

    苏陌凉看她面色惨白,神情慌张,似乎意料之中,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挑眉问道,“怎么,楚小姐这是心虚了吗?既然你一口咬定自己被帝尊宠幸了,那就让嬷嬷验一下,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比你解释一千句一万句都有说服力!长公主,你说是吧?”

    冲着楚月吟说完,苏陌凉又抬头望向了同样紧张得捏出汗的君青染。

    最后一句轻飘飘的问话,落到君青染的耳朵里,重如千金。

    这个苏陌凉是在反将她一军啊,可恶!

    众人闻言,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楚月吟,虽然验身的方法对女人来说有些损,但这的确是最能证明楚月吟的办法了。

    苏陌凉虽然摸不准楚月吟到底是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她算准了,不管是不是,楚月吟都不讨不到好处。

    若她是黄花大闺女,那她的谎言不攻自破,如果她不是,那定是早就与其他人有了苟且,那她一个残花败柳,就更没有资格成为帝妃了。

    总不能让帝尊穿别人的破鞋吧。

    所以,算来算去,苏陌凉稳赢不输,楚月吟不管怎样都捞不到好处。

    楚月吟想跟她斗,还差点火候。

    “不,我不验,我不验!!!”楚月吟惊慌失措的往后退,满脸的抗拒。

    君青染看到这里,忍不住呵斥道:“苏陌凉,你别欺人太甚,一般都是不贞的女子才会被要求验身,这要是传出去,你要楚月吟怎么活?希望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听到这话,苏陌凉知道,这是君青染放软了态度在求她,虽然态度不好,口气不善,但看在她是君颢苍姐姐的份上,苏陌凉不打算咄咄逼人。

    “既然不愿意验身,那就管好自己的嘴,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我相信你应该能懂。要再有下一次,可没这么简单了。”这次苏陌凉只是给她个警告,不要以为动点歪心思,耍点小手段,就可以把她扳倒,如果楚月吟还执迷不悟,那也别怪她心狠手辣。

    话落,苏陌凉冷冷瞥了楚月吟一眼,拉着君颢苍,大步离开了大殿。

    走到路上,沉默了许久的她忽然抬起头,望向君颢苍,“你不需要这样,她父亲是你救命恩人,你不要动手,这个坏人让我来当。”

    君颢苍嘴角一咧,脸上的阴霾驱散不少,一个伸手猛地将苏陌凉拥入怀中,虽然没有说话,可苏陌凉听到了他跳动得厉害的心脏,那应该就是感动了吧。

    苏陌凉嘴角轻扬,伸手环住他的腰,还没培养出情绪,头顶就幽幽飘来一句,“我们快回去吧,今晚还有十一次呢。”

    ————————

    等会还有一章,正在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