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5.第545章 你们比我的嫌疑都大
    苏陌凉挺胸抬头的大步走来,表情淡定,眸色冰冷,轻轻扫了众人一眼,最后落到了君青染的身上。

    大伙儿没料到苏陌凉还敢出来,全都愤怒的声讨:“你个歹毒的女人,你为了霸占帝尊,竟然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不过是选妃想要成为帝尊的女人,你竟然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是呀,你真是好歹毒的心,我们虽然跟你竞争选妃,但却从未有过害人之心,没想到你竟然动了杀念!”

    “苏陌凉,你个贱人,要不是我躲的快,今天就要成为你的刀下亡魂了!”司慧芸手臂被划了一刀,想到那等凶险,就心有余悸的浑身战栗。

    众人闻言,都是气愤的点头,那眼神恨不得将苏陌凉大卸八块。

    君青染听到这番煞有其事的控诉,也横眉竖目的呵斥起来:“苏陌凉,你干出如此凶残之事,要作何解释!”

    苏陌凉没料到君青染光是听一群愚昧无知的女子的话,就不分青红皂白的给自己定罪,抬眸盯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失望,“长公主,这件事可不是听人一面之词就能定罪的,凡事要拿出证据。我不过是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所以提前离开,怎么就成凶手了?到底哪项证据指认我是凶手?”

    君青染顿时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只是输人不输阵,她依然气势汹汹的反驳:“可是你是全场最有嫌疑的人,现在没有证据,本宫总会找到证据!”

    苏陌凉闻言,冷笑两声,漆黑的眸子如浓的化不开的墨,却在黑夜中闪烁着犀利的冷芒,阴沉的声音咄咄逼人,“呵呵,长公主,你似乎忘记了,离开现场的除了我,还你和楚月吟,如果要说嫌疑,你们两个不是比我更大吗?”

    君青染被她呛得面红耳赤,激动的低吼,“你放肆!你竟然怀疑到本宫头上了,你凭什么说本宫和楚月吟的嫌疑大?”

    众人闻言,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全都质问起来,“苏陌凉,你没证据就不要胡说八道!”

    苏陌凉挑眉,冷冷睨了君青染和楚月吟一眼,犀利如刀子的视线募得让楚月吟心头发寒。

    随后,她猛地指向地上的黑衣人,声音冷静,却如惊雷般在众人心中炸响:“地上这些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据。我是来自下位面,那里资源匮乏,灵气没有这里充足,能达到初期圣灵师已经是巅峰强者,凤毛麟角的存在,而这么多黑衣人竟然全都在巅峰圣灵师,一看就是上位面的人,准确的说是某个势力的死士,你觉得我一个下位面的人,能有这等背景,这等势力,这么大的胆子,自取灭亡吗?”

    “更何况,我的实力根本不是这群死士的对手,你居然说我是幕后主使者,请问我这样的实力,如何让这群高手效忠于我?”苏陌凉强势的反问,顿时问得大伙儿哑然失色。

    而楚月吟却不服气的反驳,“凭着你的实力,你自己是不可能,但难保你背后有强大的势力,这个谁都说不准。”

    “楚月吟,我背景有你背景强大吗,你们楚家可是云楼暗域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啊,楚将军的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长公主,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们两个的背景哪一个不比我强大?若要论嫌疑,难道不是你们两个身份尊贵,背靠势力的人比我这个下位面的人更有嫌疑吗?”

    苏陌凉炮语连珠,噼里啪啦一顿数落,震得君青染和楚月吟不堪打击的往后退了两步。

    这个女人嘴巴太厉害,脑子也太厉害,逻辑分析毫无破绽,合情合理,让人不得不相信。

    的确啊,君青染看得出来,这群黑衣人根本不是下位面的人,若说是苏陌凉的势力的确有些牵强了。

    君颢苍看到大伙儿沉默了,默默走到苏陌凉的身边,开口道:“姐,我敢以性命担保,这件事绝对跟苏陌凉无关。她早和我私定终身,我也非她不娶,她实在没必要去杀害这群女子,反而惹得一身骚,得不偿失!”

    君青染皱眉盯着苏陌凉,沉默了好半天才收回视线,“那现在要怎么办?难道让这凶手逍遥法外吗?这么多人死在我们宫城里,怎么也得给个交代吧。”

    君颢苍闻言,面色凝重,当机立断的朝黑枭沉声吩咐,“黑枭听令!从今日起关闭整个暗域之城,不准任何进出,你立马领兵搜查整个暗域之城,有任何可疑人士立马来报。姐,宫城里的搜查工作就交给你了。”

    黑枭得令,抱拳快步离开,君青染则是凝重点头,咬牙切齿道:“哼,等本宫查出来是谁,一定要将此人扒皮抽骨!敢在本宫眼皮子底下耍花样,好大的胆子!”

    楚月吟听到这话,浑身一抖,面色极为的难堪。

    而这一幕刚好落到了苏陌凉的眼底,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冷笑。

    经过这么一闹,整个宫城都人心惶惶起来。

    君颢苍和君青染去调查去了,苏陌凉和血战团也回了云楼宫,至于剩下的受了惊吓,受了伤的姑娘们就暂时回云秀宫,等待太医的治疗。

    但大家心上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毕竟听君颢苍那意思,凶手的目标似乎是她们这群女子。

    不过,好在君颢苍已经加强了侍卫保护,这才让姑娘们稍稍安心了。

    只是,关于凶手是谁,很快在整个云秀宫炸开了锅,大伙儿绞尽脑汁的猜测着,却都没有任何答案。

    回到云楼宫,大伙儿都是一脸的沉重,毕竟死了那么多人,他们的心情也不好受。

    “主子,到底是谁干的,居然嫁祸到你身上。”王锋义愤填膺的问道。

    苏陌凉慢悠悠的坐到椅子上,轻轻扣了扣桌子,“这不明摆着吗,除了楚月吟还能是谁!”

    “什么!楚月吟!妈的,早该想到是这个贱人的!”王锋怒气冲冲的一拳砸在桌上。

    林婉儿也是怒哼一声,骂骂咧咧道:“如果是楚月吟,那她很明显就是冲着主子来的,好在主子机敏,躲过一劫,不然依我们这群人的实力,怎么可能是那群黑衣人的对手,估计我们首当其冲就成了刀下亡魂了。”

    蒋征也是心有余悸的点头,“是呀,幸好主子反应快,对了,主子,现在我们既然知道是楚月吟,何不把她供出来呢!”

    “供人,是需要证据的,你以为随口胡诌啊。”苏陌凉白他一眼。

    “是呀,需要证据,可是要想找到楚月吟的证据实在是难啊,她可是楚家大小姐,而我们只是一群人生地不熟的外来人,实在是难啊。”萧凛尘纠结的摇头。

    可是苏陌凉却勾唇一笑,挑眉道:“其实要扳倒楚月吟并不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