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6.第546章 找一个人帮忙(加更)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惊讶的望向苏陌凉。

    此时的苏陌凉唇角挂着意味深长的浅笑,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闪闪发光,瞧得众人心中一怔,随后涌上狂喜。

    “主子,你有办法对付那楚月吟?”蒋征满脸期待的询问。

    苏陌凉微微点头,“是,我有办法,只是需要一个人的帮助。”

    众人愣了一下,“谁啊?”

    她故弄玄虚一笑,抬眸望了一眼窗外,红唇微动,缓缓道出她的名字,“杜菲柔!”

    “啊?杜菲柔?她可是楚月吟的小跟班啊,你找她,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蒋征一脸不同意,激动的挥手拒绝。

    王锋也点点头,“主子,你这决定太草率了吧,大家都知道杜菲柔和楚月吟是一条船上的,你没看到她之前帮楚月吟的那股劲儿吗,比帮她自己还卖力。”

    大伙儿听到杜菲柔的名字,都是相当排斥的,他们可忘不了她对苏陌凉冷嘲热讽的日子。

    可是苏陌凉却笑着摇头,“你忘记了吗,今晚杜菲柔的脸蛋被割花了,可以说她这辈子都被毁了,别说嫁给帝尊当侧妃,就是嫁给普通家族,都还要被嫌弃呢,所以她是彻底玩完了。”

    萧凛尘反应比较快,立马领悟到了她的意思,“你是说,如果杜菲柔知道这场刺杀行动是楚月吟指使的,那她肯定会临阵倒戈,反过来咬她一口!”

    苏陌凉欣赏的颔首,“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要知道敌人的反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身边最亲的人反击,那才是致命的。相信楚月吟和杜菲柔在一起狼狈为奸那么久,杜菲柔一定知道楚月吟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听到这话,众人恍然大悟,纷纷咂嘴感叹。

    “还是主子厉害,这么损的点子都被你想到了。”蒋征佩服得五体投地。

    王锋和林婉儿倒是早已习惯了她的腹黑,这时候只是了然的点头,不过眼睛里依然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萧凛尘此时却是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可是要想让杜菲柔相信我们,并且帮我们还是有些难度吧。”

    这点苏陌凉也承认:“是,的确有难度,不过总要试一试。对于楚月吟我真是没有任何耐心了呢。”

    看在她父亲是君颢苍恩人的面上,她忍了两次,这是第三次。

    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动了杀她的念头,今天若不是她机警,那岂不是就彻底躺下了吗。

    这个仇要是不报,难解她心头之恨。

    看到苏陌凉难得露出这样阴厉的表情,大伙儿都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果然,第二天晚上,苏陌凉就亲自去了一趟云秀宫,轻轻敲开了杜菲柔的房门。

    杜菲柔没想到大半夜居然有人,心下一惊,顿时鲤鱼打挺从榻上翻起来,做好戒备状态。

    苏陌凉只听里屋传来警惕的质问——“谁?”

    “杜菲柔,是我,苏陌凉。”苏陌凉回答。

    杜菲柔听到这名字,更是蹙起了眉头,好端端的,苏陌凉来找她干嘛?

    想着,她不大确认的在窗户纸上掏了一个小洞,看了看外面的情况。

    见她果然是一个人站在外边,并没有任何异常。

    只是,她对苏陌凉没什么好感,实在没私下见面的必要,“很晚了,我已经休息了,你回吧。”

    苏陌凉闻言,却是轻轻叹了口气,大声开口,仿佛要让整个云秀宫的人听见,“看来,你是不想知道毁你容的凶手是谁了。罢了罢了,反正容貌毁了,你这辈子也完了,知不知道真相也无所谓。”

    话音刚落,这时候,只见房门被猛地打开,杜菲柔一脸震惊的盯着她,整个右脸被太医用纱布包了起来,看上去异常凄惨。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杜菲柔眼睛瞪得铜铃大,瞳孔里涌动着极致的愤怒。

    苏陌凉知道,是个女人都会在乎自己的容貌,现在容貌毁了,杜菲柔一定恨透了凶手,怎么可能放过她。

    她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

    “我们非要在这里说吗?”苏陌凉指了指门口的位置。

    杜菲柔警惕的瞪着她,一时半会没敢松口。

    “你这是害怕我一个下位面的人伤害到你吗?”苏陌凉挑眉。

    被她这么一激将,杜菲柔才彻底拉开大门,让她进来。

    杜菲柔重新关上门,“这下子,你可以说了吧!”

    苏陌凉自顾自的找位子坐下,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反倒像个主人家。

    杜菲柔懒得跟她计较这么多,也耐着性子,坐到了她的对面,“苏陌凉,你最好别玩花样。”

    “你好歹也是杜家大小姐,我一个下位面的蝼蚁,怕是没资格在你面前耍手段吧。”

    “哼,你知道就好,关于今天这场刺杀,你到底知道多少?”杜菲柔冷哼了一声,咬牙质问。

    苏陌凉瞥她一眼,勾唇轻笑,“杜小姐,帝尊曾说过,凶手的目的是在场的女子,你想想当时除了我,谁不在场啊?”

    杜菲柔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你还是怀疑长公主?”

    苏陌凉闻言,失笑着摇头,“怎么可能是长公主,今晚宫城里死了这么多人,长公主难逃此咎,她要是派人动手,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听到这话,杜菲柔浑身一震,面色大变:“你——你——你是说楚月吟!!!”

    “呵呵,看来还不是太傻,一点就通。我想你应该知道,楚月吟很恨我,她一直认为是我挡了她的帝妃之路,所以费尽心机要除掉我。今天这场宴会,就连我的朋友都到场了,听说是她说的情,我明知道她看不起我那些下位面的朋友,可她却一反常态的替他们说情,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很显然,她想趁着这次机会,将我和我的朋友们一举歼灭。为了避免误伤,露出马脚,她故意洒了长公主酒水,机智的和长公主离开了现场,还有你别忘记了一点,今晚帝尊明明在场,是楚将军忽然进宫有要是商讨,才将帝尊给支开了,你不觉得这一切未免太巧合了吗?”

    苏陌凉的话一落,对面的杜菲柔面白如纸,浑身都在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