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7.第547章 逼迫杜菲柔(加更)
    “不!这只是你的猜测,这不是事实!”杜菲柔跟在楚月吟身边那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的替她做事,她怎么可能会不顾自己的死活,这绝对不可能!

    楚月吟就算要杀苏陌凉,也会通知自己一声的,怎么会抛下她不管。

    苏陌凉见她还在自欺欺人,不免叹了口气,“你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楚月吟这次派了这么多杀手,而她自己和长公主却独自离开,摆明了是要抛弃你这颗棋子。因为这种刺杀行动太过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追查到她身上,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不能告诉你,而你只有死!”

    苏陌凉冰冷的话,像是冰刺一般插入了杜菲柔的心脏,一股被背叛的痛意瞬间弥漫到四肢百骸。

    “不,我不相信,楚月吟曾经答应了我,只要她当上帝妃,就许我侧妃之位,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啊,她怎么可能背叛盟友,苏陌凉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杜菲柔说到底,还是不肯承认被抛弃的事实,此时此刻激动的面红耳赤,极力辩驳。

    明明是在为楚月吟辩解,可更像是在劝说自己。

    “杜小姐,你要知道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本来楚月吟就打算抛弃你了,而你现在毁了容,就更是一枚弃子。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我想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她灭口。要想活命,你只有站到我这边,帮我!”苏陌凉的声音很冷淡,像是在讲一件很普通的事儿,可是落入杜菲柔的耳朵里,顿时让她浑身大震。

    灭口!

    是呀,她知道楚月吟太多秘密,如今她已经是枚弃子,很有可能被灭口。

    只是她还是不信!

    杜菲柔捂着自己的脸,痛苦的使劲摇头,“我不信,我不信!我对她忠心耿耿,从来没有背叛过她,她不可能背叛我,不可能!想要我帮你,更是没门!”

    她不知道苏陌凉到底哪来的勇气,会找楚月吟身边最亲近的人帮忙,难道她就不怕她反过来整她吗?

    毕竟,她和楚月吟才是同一条船上的。

    看到杜菲柔如此排斥帮助自己,苏陌凉很淡定,不慌不忙的解释,“其实,想知道凶手到底是谁,很简单。今晚我来得高调,想来云秀宫不少人都听到我跟你说凶手的事儿了,你今晚最好联系杜家给你安排暗卫保护你,不然,你活不过今晚。”

    杜菲柔听到这话,震惊的抬起头,愤怒的指着苏陌凉,气得浑身发抖,“你——你是故意的!你逼我!”

    苏陌凉故意让楚月吟听到他们的互动,如果凶手真的是楚月吟的话,那她就算不想灭杜菲柔的口,也非灭不可了。

    因为杜菲柔不但知道她很多秘密,现在更是知道今晚刺杀的真相,此时此刻还和苏陌凉共处一室,勾结在一起,楚月吟生性多疑,害怕事情败露,为了保险起见,她一定会杀了杜菲柔。

    苏陌凉此举,就是把杜菲柔逼上绝境,而她不得不绝地反击。

    就算杜菲柔还想偏帮着楚月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楚月吟明摆着是非杀她不可,她如今要做的只有反击保命。

    这一刻,杜菲柔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多么可怕。

    她从走进云秀宫开始,就筹划好了一切,等着她往火坑里跳。

    难怪苏陌凉就算知道她是楚月吟的人,也自信满满的找上她。

    因为她早已料定自己会帮她,准确的说,是不得不帮她。

    这人真是好厉害的心思,好厉害的手段!

    “杜小姐,今晚我会给你时间思考,你到底是要帮我对付楚月吟,还是被她杀了灭口,你自己选择。而今晚,你也会知道,凶手到底是谁。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不信了。”说着,苏陌凉施施然的起身,深深看了一眼纠结痛苦的杜菲柔,嘴角隐隐扬起一抹冷笑,而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相信杜菲柔是不会让她失望的。

    回了云楼宫,君颢苍也刚好从外边回来,看到苏陌凉还在外面晃悠,眸子瞬间涌上怒意,大步走过去,紧张的上下打量她,“这么晚了,你到哪里去了?”

    他只要一想到,若是那场刺杀,她没有提前离开,君颢苍的心都揪了起来。

    “我刚才去了一趟云秀宫,办了点事儿。”苏陌凉笑着回答。

    君颢苍听了,面色更是阴沉得可怕:“有什么事儿就不能交给我去办吗?”

    苏陌凉无辜,“我不是看你忙吗,死了这么多人,你善后估计也得忙很久吧。”

    “别狡辩,我再忙,也不是你到处跑的理由,你以后必须在我视线范围内。”君颢苍重重哼了一声。

    苏陌凉无语,“那很难耶!”

    “看来,我只有把你绑在身上了!”说着,君颢苍猛地一把扛起她,大步走进了云楼宫的大殿。

    在大殿等着苏陌凉消息的萧凛尘等人,看到自家主子被扛着回来,全都傻眼了。

    “额,这——这是什么情况?”蒋征一脸懵逼。

    君颢苍看到居然这么多人都在场,猛地蹙眉,冷声呵斥,“没看过别人上床吗?”

    众人闻言,惊得噗了一声,满脸涨红,脚底抹油的逃了出去。

    看来,今晚主子又得被吃干抹净。

    可怜,实在是可怜啊。

    被扛在肩头的苏陌凉,听到这话,更是惊慌失色的吼起来,“君颢苍,你不是很忙吗,那么多事儿等着你处理呢!”

    “再多的事儿,也没有你重要,还是先把你处理了来。”君颢苍扛着苏陌凉,径直朝着侧殿走去,轻轻一扔,将她扔到了榻上。

    而后,只见他已经站在她面前宽衣解带,吓得苏陌凉抱住了胸膛。

    “不能再来了!我下面还痛着呢!你个禽兽!”苏陌凉欲哭无泪。

    君颢苍闻言,面色掠过诧异,“上次林婉儿没帮你上药吗?那药对伤口有奇效,只要擦一次,就会痊愈。”

    他不提这一茬还好,一提这茬,苏陌凉整个人都炸毛了。

    “你还好意思说,就因为你,我被他们嘲笑得抬不起头。”苏陌凉咬牙切齿。

    君颢苍听了,微微点头,“看样子是没擦啊,好吧,既然你那么害羞,就让为夫代劳吧。”

    说着,君颢苍便是伸出魔爪要去垮苏陌凉的裤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