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8.第548章 她果然动手了(加更)
    她害羞,所以他代劳,这是什么逻辑?

    他给她擦,她不是该更害羞吗!

    这人还真是变着法子的吃她豆腐!

    苏陌凉忍无可忍,双眉怒竖,眸子喷焰,就在她要奋起反攻的时候,君颢苍一个伸手将她的招式化解,泰山压顶的朝着她扑了上去,一个挥袖将床幔打落。

    随后只听到苏陌凉羞愤的辱骂和颤抖得厉害的幔子和床榻。

    “不要!我不要擦!”苏陌凉反抗。

    “必须擦,擦了才能好。”君颢苍拒绝。

    “我不想好了,我一好,你就要吃我,还不如不好!”苏陌凉再次反抗。

    “乖,多吃几次,你那里就不会伤了。”君颢苍诱拐,一把抓住她的小腿,朝着自己用力一拉。

    苏陌凉惊慌失措的挣扎,“死开,别碰我,下面痛死了!”

    “好好好,不碰,我亲亲,亲亲就不痛了。”君颢苍这次如她的愿不动手,却是动起嘴来。

    羞得苏陌凉满脸涨红,挣扎得更是厉害。

    “不准亲,不准亲!你个禽兽!”

    君颢苍无奈,本来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她擦药,可现在看她脸蛋羞红得滴出血来,在床上扭动着水蛇腰,简直刺激他的神经,让他不要她都很难。

    “你不让我用手,也不让我用嘴,那我只有用下面了哦。”君颢苍轻轻叹了口气。

    苏陌凉闻言,神情一震,看了一眼他下面,顿时吓得面色发白,那蓄势待发,牟足劲儿的可怕样子,她相信今晚绝对不用睡觉了。

    “你敢!你敢碰我一下,试试!”苏陌凉心惊胆战的咽了咽口水。

    君颢苍勾起一抹邪笑,“那我就试试吧。”

    说着,君颢苍一把扒掉她的裤子,彻底压了上去。

    随后苏陌凉连骂声都被吞没,整个侧殿只回荡着羞人的亲吻声和喘息声,还要床榻摇晃发出的吱嘎声,三重奏交织在一起,谱成了缠绵悱恻的动人曲子。

    第二天一早,天大亮了,苏陌凉还赖在被窝里,睡得又死又沉,还是林婉儿进来通报,她才幽幽转醒。

    “主子,杜菲柔来了,正在大殿等你呢。”

    苏陌凉闻声,艰难的撑开眼睛,摸了摸身旁君颢苍的位置。

    身旁是一片冰凉,想来君颢苍很早就离开,去忙他的事儿了。

    想着,她也准备起身,可是努力了一番,她发现自己连动下手指头和脚趾头的力气都没有,微微一翻身,全身都牵扯起酸痛,那感觉顿时让苏陌凉咬紧了牙齿。

    “君颢苍,你个杀千刀的!”

    听到那么淡定从容的主子,一大早就爆发出切齿痛恨的低吼,林婉儿不用猜也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着,她掩嘴一笑,连忙撩开帘子走了进去,“主子,还是让我来扶你吧。”

    苏陌凉尴尬的面色烧红,瞪了一眼满脸戏谑的林婉儿,为了不让她看笑话,很硬气的挥开她的手,“扶什么扶,说得好像我连路都不会走了一样。”

    话落,苏陌凉忍着酸痛,强行翻身起来,假装什么事儿都没有落地。

    可是,别说走动了,她落地还没站稳就双腿一软,跌了回去,吓得林婉儿立马伸手去拉她。

    “主子,你就别逞强了,什么不会走路啊,我看你根本来连站都站不稳。”林婉儿强忍住笑意,用力搀扶住她的手臂。

    “真是看不出来,姑爷平时一副禁欲的样子,没想到这么猛。”把那么强悍的苏陌凉都弄得浑身发软,不得不说,君颢苍就是比别的男人有本事儿。

    想到这儿,林婉情不自禁的脑补出少儿不宜的画面,连带着她自己都有些面颊发红。

    苏陌凉看她那低头偷笑,暧昧不明的样子,气得伸手拍了一下她脑袋,“脑子一天不要给我想些有的没有的。”

    林婉儿摸摸脑袋瓜,委屈的嘟哝,“幻想一下都不行,真小气。”

    “好了,别废话,杜菲柔等着呢,赶紧扶我去大殿。”苏陌凉没好气的提醒她。

    林婉儿闻言,这才想起来别耽误了大事儿,赶紧扶起苏陌凉出侧殿。

    此时,坐在大殿客位的杜菲柔看到苏陌凉竟然被人扶着,一瘸一拐的出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这是怎么了?昨晚不是好好的吗?难道被人袭击了?”

    杜菲柔昨晚还看到苏陌凉大步离开,没有任何异常,怎么今早就成这副样子了?

    难不成是楚月吟出手了?

    不应该啊,这里可是云楼宫,帝尊的寝宫,楚月吟还没那么大的胆子吧。

    苏陌凉被问起,就各种尴尬,随口敷衍,只是语气有些咬牙切齿,“是呀,昨晚被袭击了。”

    林婉儿不厚道的补了一句,“被袭击了一晚上。”

    杜菲柔惊得脸色都变了,“袭击一晚上?到底是谁,竟然敢在云楼宫如此放肆?”

    林婉儿闻言,心中好笑,忍不住在心里回答,自然是云楼宫的主人这么放肆。

    苏陌凉摸摸鼻子,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额,晚上太黑了,没看太清。”

    “该不会是楚月吟派来的杀手吧?”

    苏陌凉摇头,“这个倒不是,她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杜菲柔闻言,了然点头,随后想到昨晚的事儿,就忿然作色,怒不可遏:“你说的没错,楚月吟对我出手了,因为昨晚宫城戒备森严,她的杀手不好再进宫,她竟然一刻都等不了,狗急跳墙,自己动手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意料之中,表情淡然的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我做梦都没想到,楚月吟会狠心到这种程度,若不是她亲自动手,我怎么也不会相信。我现在容貌尽毁,还随时都要面临被她灭口的危险,恭喜你成功了。说吧,想要我怎么帮你!”差点被楚月吟杀死的杜菲柔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帮助苏陌凉,弄死楚月吟。

    苏陌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唇角一勾,缓缓坐了下来,“看来你是想得很明白了,其实很简单,你和楚月吟在一起那么久,必定知道她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秘密很可能就是她的软肋,抓住了,对她就是致命的打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