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2.第552章 他一直都在强撑
    苏陌凉唇角噙笑,扬眉解释:“这些东西只是原材料,到时候做出来的东西会不一样。”

    “可是这些东西能做出个什么来啊?”萧凛尘实在难以想象,光靠着纸,朱砂和食盐能做出个什么让人惊喜的礼物。

    苏陌凉指了指对面的树:“我要做一棵树!”

    众人闻言,全都朝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本就一脸的困惑,看到树之后,就更是傻住了。

    林婉儿猛地拍了一下脑门,着急的劝道:“主子,我的确是说要与众不同,但做树这也太——太——太——”

    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放心吧,我这颗树啊,绝对是世界上最独特最漂亮最神奇的一棵树,你们照着我吩咐开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准质疑,不准偷懒。”苏陌凉吩咐了一声,而后将一盆的朱砂倒进了水桶里。

    刚还清澈的水桶顿时被染成鲜红一片,随后只听她吩咐道,“把那些纸全都浸泡在水里,直到染成红色为止。”

    大伙儿面对她的坚持颇为无奈,只有点头,照着她说的,将所有纸都丢进了水桶里。

    “这纸染成红色之后,然后暴晒在太阳下,等它干了之后,我们就把它叠成树的样子,你们凑拢一点,我把具体的叠法画在图上,给大家讲解一下。”话落,苏陌凉冲着周围的人招招手。

    大伙儿都是一脸疑惑的围了过去。

    一早上的时间,大伙儿关于树的制作方法是掌握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着把红纸晒干,开始动手操作。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宫女候在云楼宫的门口,说是有事儿求见。

    苏陌凉给林婉儿递了个眼神,林婉儿便是快步走出了院子,不一会儿又快步折了回来。

    “主子,是你要的字迹,是杜菲柔派人送来的。”说着,林婉儿已经将纸递给了苏陌凉。

    苏陌凉浏览之后,微微点头,而后凑到林婉儿耳边说了几句。

    “好,主子放心,我现在就去,保证完成任务。”林婉儿重重点头,快步走出了云楼宫。

    其他人看得云里雾里的,蒋征不解的问了一句:“主子,你这是要干嘛?”

    苏陌凉唇角轻扬,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一眼,轻笑道:“我不但给君颢苍准备了一个惊喜,还给楚月吟准备了惊喜,等着瞧吧。”

    看到这种笑容,萧凛尘浑身发毛,不敢苟同:“惊喜?确定是惊喜吗?我怎么觉得是惊吓呢!不管是君颢苍,还是楚月吟!”

    苏陌凉闻言,狠狠瞪他一眼,“好好做树,要是做得不好,就真的成了惊吓。”

    警告了一声,苏陌凉才转身离开,朝着福熙宫走去。

    福熙宫是君颢苍处理公务的地方,平时召见大臣,商议国事,翻看典籍,都在这里。

    这两天因为追查凶手,不光是君青染焦头烂额,就连君颢苍也废寝忘食的。

    之前她甚至看到不少家族势力进宫,一个个都面色凝重,想来是找君颢苍讨要说法的。

    只是案件一直停摆不前,始终都没有任何线索。

    从昨晚开始,君颢苍就一直待在福熙宫,没有回过云楼宫,苏陌凉担心他的身子,所以打算亲自去看看他。

    只是她刚走到门口,还来不及抬脚进去,就听里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

    “主子,你昨天不是才吃了丹药吗,怎么寒病又发作了?”黑枭看到面容憔悴的君颢苍,吓得惊慌失措,连忙上去扶住他。

    最近这段时间,他知道主子为了不让苏陌凉担心,不让她自责,一直都强撑着,可是这样强撑着也不是办法,以前吃了丹药还能控制住寒病,可自从人魂受创后,丹药都不怎么管用了。

    他今后还有大半辈子要走呢,要是让他一直这样硬抗过去,黑枭完全不敢想象君颢苍还能抗多久。

    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这等摧残吧。

    听到这话的君颢苍,皱着眉头,微微抬手,推开他,“不用担心,这点病痛,本尊还是能忍的,记得千万不要告诉凉儿。”

    黑枭闻言,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想着苏陌凉。

    “主子,你能不能多担心下你自己,你要是倒下了,云楼暗域怎么办?”

    “好了,你闭嘴,最近调查得怎么样了,有什么线索吗?”君颢苍很显然不愿再面对这样的话题,拧起眉头,厉声打断,随后转移了注意力。

    黑枭见此,只有将满肚子担心咽了下去,沉声回答,“属下调查了整个暗域之城,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属下猜测,这群黑衣人的背后一定是非常强大的势力,不然不会做到这么滴水不漏。”

    君颢苍闻言,也赞同的点点头,惨白的面色多了几分凝重,“是呀,而且一定就在暗域之城,就在本尊的眼皮子底下。”

    “主子,你寒病发作,还是不要再操劳了,这件事就交给属下去处理吧。”黑枭看到他那张脸,就忍不住心痛。

    可是君颢苍却是严肃的摆手,“这么多条人命,本尊怎么能放任不管,无论如何也得给这些女子的家族一个交代。”

    “可是——”黑枭还想再劝,君颢苍却猛地打断,“没有可是!你下去吧。”

    躲在门口的苏陌凉闻言,心中一惊,顿时隐入了旁边的树林里。

    目送着黑枭离开,苏陌凉才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离开了福熙宫。

    原来,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强撑,原来他吃她的豆腐,一直都是为了掩饰身上的伤势。

    她被他骗的好惨,她还以为他的身体真的恢复了,体力真的有那么好。

    原来他不过是不想让她担心,不想让她为人魂受创而自责,只是在分散她的注意力而已。

    他总是这样,受了伤,遭了罪,永远闭口不言,埋藏于心,不管遇到什么事儿,总是把她放到第一位,却独自承受着痛苦和折磨。

    自己明明那么痛苦,心里担心的却是她的自责。

    这样的他,太让人心疼了。

    不行,她必须要为他做些什么。

    想着,苏陌凉快步回了云楼宫。

    为了他的病,她必须加快速度的提升实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