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3.第553章 摸不清她的想法
    最近这段时间,她先是毒素入侵,后来是君颢苍缠身,一直都没有时间修炼。

    现在到了九幽大陆,什么都是拳头说话,要想站在君颢苍的身边,要想帮他治好寒病,她必须尽快强大起来。

    苏陌凉快步回了侧殿,打坐很快进入了状态,一个招手将邪血鼎放了出来。

    如今,她的炼丹实力一直都停留在丹皇初期,她要想办法尽快提升到丹皇中期。

    想到君颢苍的寒病,她还得加快速度才行。

    这一修炼,就修炼了很久,时间转眼就到了晚上,苏陌凉轻轻收手,邪血鼎内的丹药总算是浮了起来,飞到了她的手里。

    “呼,终于炼制出了中灵品的丹药。”经过一下午,几十次的不断重复失败,功夫不负有心人,还是让苏陌凉晋级到了中期丹皇。

    论实力,九幽之域的门槛比下位面的要高,不光是灵力还是炼丹。

    因为这里的灵气比下位面浓郁,所以大家修炼也要容易些,灵力强度自然要比下位面高出许多,而炼丹方面,炼丹师的天赋其实并没有受到外界太大的影响,九幽之域更胜一筹的原因是这里的药材丰富。

    所以炼丹师们会有不少练手的机会,不像下位面的炼丹师,每次炼丹都战战兢兢,害怕一次失败,就再也没有药材继续练习,十分有局限性。

    这就导致下位面的炼丹师想要晋级就更加难,更加慢。

    九幽之域的大多数炼丹师都在大丹师的等级,而稍微有些名望的则是在丹王等级,至于丹皇那就是比较厉害的炼丹师了,当然九幽之域也不缺少丹宗的存在,只是这类炼丹师相对稀少很多,至于丹圣,那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可以算是九幽之域的巅峰强者了。

    所以,在这个炼丹师本就稀少的世界,苏陌凉能成为一名中期丹皇已经非常不错了。

    不过,要想替君颢苍治病,她必须达到丹尊。

    要知道,丹尊可是九幽之域都不曾出现过的超级强者。

    这么多年了,也不见有哪位高人能达到丹尊的等级。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苏陌凉的目标,估计会耻笑她不自量力,异想天开了。

    可是,为了君颢苍,再艰难她也得去闯一把。

    只是,一直让苏陌凉耿耿于怀的其实不是丹尊的等级,而是火灵之体的眼睛。

    她清楚的记得,这是炼制烈火炼魂丹的其中一味药引子。

    不知道这火灵之体,到底是人还是动物,如果是人,苏陌凉难以想象。

    若这个人真的出现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下得去手。

    就在苏陌凉思考之时,林婉儿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满脸兴奋的禀报,“主子,你叫我办的事儿都办好了,宫女那边已经得逞,而尉迟宏达刚刚也钻进了楚月吟的房间,就等着咱们去捉奸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满意的颔首,却没有同意林婉儿的提议,“不,现在不能去捉奸。”

    “啊?为什么啊?我们计划这一切,不就是让楚月吟身败名裂,痛不欲生吗?”林婉儿想不明白了。

    苏陌凉却是浅笑着摇头,淡淡回答:“如果我们现在去捉奸,倒是显得刻意了,本来别人怀疑不到我们身上,我们这一去,反倒暴露了自己。况且她还中着**药,要是现在被发现,大伙儿一下子就会知道是我们陷害她。我要的效果是她主动勾搭,而不是被陷害。”

    “所以,今晚就便宜那尉迟宏达,让他好好爽一晚上,以后还得找他讨利息呢。”

    林婉儿皱眉,“我不懂,我们做了那么多,如果不揭穿他们,岂不是白费功夫了吗?要是今晚没被发现,我们就再也没机会扳倒楚月吟了啊。”

    “今晚木已成舟,是她赖不掉的事实,是她一生都洗不干净的耻辱。就算今天不揭晓,不代表这一辈子都不能揭晓。而我要做的就是掐一个最好的时机,让她无处遁形,给她最致命的打击。”说到这里,苏陌凉的眸子猛然一厉,瞬间荡出一抹阴鸷。

    今晚,他们不能轻举妄动,打草惊蛇,若是今晚抓奸,会暴露出太多漏洞,楚月吟只会成为受害者,却不会要了她的命。

    而苏陌凉要的显然比这更多,比如楚月吟的命,比如楚将军的命,比如整个楚家!

    既然楚家愿意帮着楚月吟派出杀手,屠杀了那么多条人命,苏陌凉从那一刻起,就没打算放过楚家!

    林婉儿自然不知道这些,也摸不清她的心思,不过还是被她这阴厉的神色,震得浑身一抖,涌上一股莫名的胆寒。

    她家主子,生起气来,是真的可怕!

    要怪就怪楚月吟不长眼睛,招惹了她家主子。

    苏陌凉沉默了许久,最后抬头,吩咐了一声,“明天,你问楚月吟的宫女一件楚家的信物,比如楚家特有的玉佩什么的。”

    林婉儿被她弄糊涂了:“要玉佩来干嘛?”

    “我自然是有用处。”

    看着苏陌凉不愿过多解释,林婉儿也不敢多嘴再问。

    这时候,苏陌凉缓缓站起身,走到了窗户边,望了一眼锦溪花园的方向,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对了,我听说,在锦溪花园的后面有一个祭祀神坛,据说那里有圣火种,是平常用来祭祀祈福的地方?”

    林婉儿点点头,“是的,我也听说了,据说云楼暗域一直都供奉着那个神坛,似乎还挺灵验的。”

    苏陌凉了然点头,而后不再多问,只是让她退下。

    林婉儿觉得莫名其妙,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提到神坛圣火了?

    想不明白,她只有摇摇头离开了。

    苏陌凉望着如浓稠墨水,深沉得化不开的夜色,感受到阵阵而来的夜风,嘴角隐隐勾起一抹冷笑。

    楚月吟,希望你会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

    这一晚,匆匆过去,看似平静,却暗潮汹涌。

    楚月吟被折腾得全身无力,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来,趁着这段时间,宫女悄悄的溜出了云秀宫,给苏陌凉带去了楚家独有的玉佩。

    直到,宫女去而复返,才看到楚月吟慵懒的动了动身子。

    这一动,她才感觉到下体撕裂般的疼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