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7.第557章 生辰到了
    众人听了这话,都是捂嘴偷笑。

    之前大家见苏陌凉得意了那么久,现在终于等到她落马,自然是幸灾乐祸的。

    “哈哈哈,那苏陌凉估计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失宠了,当初看她拽成那样,我还以为帝尊真的只喜欢她一个呢。”

    “可不是吗,原来也不过是个玩偶罢了,玩腻了,还是免不了被打入冷宫的命。”

    “嗯,我就说嘛。帝尊怎么可能会喜欢她那样的女人,八成只是贪图新鲜,玩玩而已。”

    “是呀,前段时间帝尊不是天天在云楼宫和她恩爱吗,都这么久了,也没见过她怀上,反而是楚月吟一下子就怀上了,我看啊,肯定是帝尊不允许她怀上自己的孩子,毕竟下位面来的贱人,是没资格为帝尊生孩子的。”

    大伙儿全都嬉笑成了一片,无疑不是嘲笑苏陌凉失宠。

    楚月吟听了,心里更是高兴,望向苏陌凉的眼神,带着不屑和挑衅。

    从遇到苏陌凉开始,楚月吟一直都是输,只有这一场战斗,她赢了,赢得彻彻底底,因为她有了最重要的筹码——帝尊的孩子!

    杜菲柔将她得意忘形的表情收入眼底,面纱下的嘴角咧出更大的弧度,若不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她差点笑出声来。

    现在的楚月吟简直就像个傻子一样,以为自己得到了全世界,在所有人面前炫耀着自己的战绩,却不料,自己只是个笑话!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怀上的是,曾经让她最恶心的仇人的孩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啊。

    不得不说,苏陌凉这一招真是狠,杀人于无形中,不见血就能彻彻底底的毁了一个人。

    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照理说苏陌凉还有后招,只是这后招是什么,她也猜不出来。

    但是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苏陌凉出手了呢。

    林婉儿听到周围的嘲笑,气得面色涨红,想要开口反驳,却被苏陌凉一下子拦了下来。

    她没有解释,只是冲着上边的君青染淡然一笑,“既然长公主不满我的嫉妒和心胸狭窄,又何必专门邀我来跑这一趟呢,反正我的存在只会给你添堵,你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君青染没料到苏陌凉竟敢顶嘴,顿时火冒三丈,怒目圆睁的大吼,“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么跟本宫说话。”

    她今天找她来,就是要当着她的面宣布这个喜讯,故意让她知难而退的,可是没想到苏陌凉竟然一脸冷静,淡定得不像个普通人。

    一般的女子,这时候不该是生气愤怒吗!

    君青染阅人无数,有时候竟是瞧不清眼前这个女人,明明身份很卑微,明明实力也难以启齿,明明只会给君颢苍带来灾难和麻烦,更何况她明知道自己极力反对,不知道她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勇气,那么厚的脸皮站在苍儿身边。

    面对自己时,她也没有任何心虚,反而理直气壮,让人看了实在讨厌。

    难道她不知道今天君颢苍的身体是谁造成的吗?

    她赖在这里,还想把君颢苍害成什么样才肯罢休?

    想到这里,君青染的脸蛋已经彻底沉了下去,胸膛的怒火翻滚着,仿佛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

    相比她的愤怒,苏陌凉的确淡定很多,她缓慢的站起身,沉声解释道,“长公主,我之所以站在这里,不是代表我怕你,更不是畏惧你云楼暗域长公主的身份,而是尊敬你,因为你是君颢苍的姐姐。我能理解你想要保护弟弟的心情,所以,我并不怪你,打扰各位用餐了,我就先行告辞。林婉儿,我们走。”

    说着,苏陌凉便招呼着林婉儿和王锋等人离开。

    看到苏陌凉离席,整个大殿再度喧哗起来,全都是落井下石的嘲笑。

    君青染见她如此没规矩,想要吼住她。

    这时候楚月吟忽然站起来求情,“长公主,苏陌凉肯定是因为小女的关系,所以心情不好,顶撞了长公主,还请长公主不要跟她一般计较,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君青染闻言,这才熄火,微微点头,“还是你识大体。”

    看到楚月吟假模假样的戏码,杜菲柔也看不下去了,跟着站起身,冲着长公主行礼,“长公主,小女身子不太舒服,想要先行离开。”

    君青染见她蒙着面纱,想到她容貌被毁,心中不免有几分怜惜,挥挥手同意了:“嗯,那你就好好回去休息吧。”

    这段时间为了查案子,她特意下令,没有找出凶手之前,不准人随便出宫,所以才让这群女子一直待在宫里,说来,君青染还是觉得有些亏欠的。

    目送着杜菲柔的身影离开,楚月吟袖口下的手指不自觉的拽紧。

    她最近一直找机会暗杀杜菲柔,可谁知道她不但提高了警惕,身边还多了暗卫保护,现在想要近她的身,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她总有一天,会让杜菲柔和苏陌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

    ————————

    几日匆匆过去,很快迎来了君颢苍的生辰。

    苏陌凉准备的生日礼物也已经完工,大伙儿都是重重松了口气。

    “主子,你这树真的行吗?”林婉儿想不明白了,做成了一棵大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大树装进水缸里。

    恕她孤陋寡闻,实在没见过栽在水缸里的大树,更奇怪的是,还在水里加了好多盐巴。

    蒋征,王锋和萧凛尘都是一脸的疑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是什么鬼造型。

    “好了,别磨蹭,宫宴已经开始,我们别去晚了。”苏陌凉打量了一眼自己的礼物,满意点头,随后吩咐了几个侍卫抬到朝阳殿,才转身离开了云楼宫。

    众人一头雾水,只有无奈摇头,跟了上去,他们倒想看看那棵树到底有哪里稀奇的地方。

    当苏陌凉到的时候,朝阳殿果然已经高朋满座。

    放眼望去,暗域之城所有家族势力都到了,就连他们的家眷也混在其中。

    大殿之上歌舞升平,热闹非凡,男子们则是凑在一起说着国事儿,女子们自然是交流着女人家的那些小事儿。

    楚月吟还在和其他姑娘说笑着什么,余光一下子瞄到苏陌凉等人从大殿门口走了进来,不由得停下了议论,转头望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