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9.第559章 都不如苏陌凉
    林婉儿噗的一声,笑出了声音,而后立马捂住嘴巴,只是颤抖的肩膀出卖了她。

    苏陌凉狠狠瞪了萧凛尘一眼,咬牙道,“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看到苏陌凉恼羞成怒,几个人都是捂嘴偷笑,那挤眉弄眼的神情,鬼都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苏陌凉拿他们没办法,只有收回视线,望向上边的君颢苍。

    此时君颢苍已经落座,毫不遮掩的视线再度对上了她的双眼,像是触电般,顿时让苏陌凉心中一震,连忙移开视线。

    君青染也将两人的互动放在眼里,本来高兴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去,只是今天这样喜庆的日子,不便发作,她压下不悦,堆上笑容,大声宣布,“今天是云楼帝尊的生辰,本宫特意设宴款待,恭祝我们的帝尊生辰快乐,圣体康泰。”

    说着,她和君月夜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冲着君颢苍一扬,仰头饮尽。

    众人见此,全都跟着站起来,举杯祝寿,声音洪亮,气势喧天,回荡在整个大殿之上,造成不小的动静。

    喝完酒,便是送贺礼。

    几个大家族在这种时候,自然不能落后,很快吩咐着下人将自己准备的贺礼送了上来。

    有各种名贵的字画,名贵的瓷器,稀有的药材,珍贵的丹药,甚至还有各种武器和武技。

    只要是稀有的,珍贵的,大伙儿都是想尽办法的讨好。

    大家族的族长是送礼,而家族的千金小姐们则是献艺。

    很快,姑娘们都自告奋勇的表演才艺,企图能吸引君颢苍的注意。

    琴棋书画,唱歌跳舞,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全场一再的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可是君颢苍面对这些表演,显然没有心思关注,他现在只想拉着苏陌凉回云楼宫。

    那才是他感兴趣的事儿!

    一曲结束,全场又是爆发出了掌声和赞叹声,而君颢苍都还没注意到女子唱的是什么,就又要进入下一个节目了。

    这时候,君青染忽然转过头来,解释道:“苍儿,下一个节目,是楚月吟特意为你准备的抚琴。本宫一早就听闻楚家千金的琴音天下无双,余音绕梁,今日你可有耳福了。”

    坐在下方的楚将军听了,心情畅快,捋着胡子,大笑起来,“哈哈哈,长公主谬赞了,小女只是略懂音律,可配不上天下无双这四个字啊,哈哈哈——”

    “呵呵,月吟丫头才貌双全可是在暗域之城出了名的,楚将军这话实在是太谦虚了。”君青染笑着摇头,显然不大赞同。

    楚将军闻言,心中高兴,眸色得意,冲着一旁的楚月吟递了个眼神。

    楚月吟心领神会的站起身,冲着君青染和君颢苍福了福身,而后抬眸,意味深长的看了君颢苍一眼,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顿时让后者皱紧了眉头。

    这时候,楚月吟莲步轻移的来到了大殿中央,落坐在古琴之后,纤纤玉指拨动琴弦,玉指行云流水般奏出悦耳的琴音,衣袖翻飞若舞,恍若蝶翼颤动,畅快的音符像是在她的指尖跳跃,轻盈灵动,蜿蜒连绵,仿佛春风拂过心田,让人心旷神怡。

    一曲作罢,大伙儿还沉浸在她美妙的旋律中,而楚月吟却已经起身行礼,退到了观众席。

    大伙儿意犹未尽的追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她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众人才回过神,爆发出剧烈的掌声。

    君青染满意的点头,笑着夸赞,“月吟的琴艺果然名不虚传啊,今日一闻,连本宫都不得不佩服。苍儿,你觉得如何啊?”

    说着,君青染望向了一旁的君颢苍,期待他也能说两句。

    “不怎么样。”君颢苍想到曲子,脑海里只有苏陌凉为她打鼓的画面,那种力量和节奏的起伏顿挫,才更能让他心潮澎湃。

    到现在,他还记得苏陌凉送他的那首名为英雄寞的曲子。

    句句歌词,都在说他是她心目中的英雄,而她却懂他的寂寞。

    句句赞颂,都气势滂沱,慷慨激昂,唱到了他的心尖里。

    像楚月吟这种情意绵绵,悲春伤秋的曲子,恕他实在欣赏不来。

    果然这世上,只有苏陌凉最懂自己。

    君颢苍丝毫不给面子的话,顿时让全场的气氛降至冰点。

    而楚月吟和楚将军满脸的笑容瞬间凝固,诧异的盯着君颢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君青染也没料到君颢苍如此犀利,竟然当众给人难堪,嘴角抽搐,尴尬的打圆场,“苍儿是个大老粗,对音律不太擅长,所以品不出好坏。”

    楚将军听君青染这样说,也不好撕破脸,只是看了君颢苍一眼,便没再说话。

    而楚月吟却是深受打击,心里一阵钝痛,袖口下的手指甲已经陷进了肉里。

    最后,她强装镇定的抬起头,望向君颢苍,柔声问道,“刚才很多女子都表演了多才艺,不知道哪位女子最让帝尊满意呢?”

    她自认为自己是这群女子当中才艺最出众的,如果连她都不怎么样,那其他女子岂不都成了垃圾吗。

    君颢苍瞥她一眼,想也不想的回答,“苏陌凉。”

    此话一出,顿时堵得楚月吟差点喷血。

    “苏姑娘都还没表演呢!”面对这样莫名其妙的回答,她也是相当无语。

    “不管表没表演,她都最让本尊满意。”要论偏心第一名,绝对非君颢苍莫属。

    众人听到这话,全场一片哗然,对着苏陌凉指指点点起来。

    苏陌凉再一次被拉了仇恨,气得想冲上去掐死君颢苍。

    楚月吟只觉得心里那股火气,就像火球一样在胸膛里乱滚,最后一下子窜上天灵盖,脸上腾地红起来。

    她忍无可忍,转眸望向苏陌凉,不服气的质问,“苏陌凉,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才艺,让帝尊如此青睐,何不展示出来,给我们大家瞧瞧。”

    不少女子闻言,也跟着不服气的符合:“是呀,拿出来瞧瞧,我们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才艺。”

    她们刚才辛辛苦苦表演了那么久,结果还不如一个没表演的苏陌凉,这让她们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苏陌凉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想要回避是不行的了,只有开口解释,“才艺我是没准备,不过我准备了一个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