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0.第560章 神奇的礼物(加更)
    礼物?

    听到礼物,君颢苍眼睛一亮,充满了期待。

    其他女子听了,都是不屑的哼起来。

    “帝尊什么宝贝没有啊,她一个下位面的穷鬼,居然还敢说准备了礼物,真是滑稽。”

    “是呀,我还不相信下位面的人能拿出什么体面的礼物,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听到周围的嘲讽,楚月吟嘴角一勾,缓和了面色,瞳孔里同样是溢满了期待。

    君颢苍期待的是惊喜,而她期待的是苏陌凉出丑。

    “既然你准备了礼物,那就将礼物拿上来吧。”楚月吟挑眉,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苏陌凉看她一眼,拍了拍手,而后只见大殿门口忽然走来了好几个侍卫。

    几个侍卫抬着一个水缸,水缸里居然栽着一棵树。

    不对,不对,准确的说,是一棵用纸做出来的树。

    看到这一幕,全场都傻眼了,而后哄堂大笑,笑声震天。

    “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一颗栽在水缸里的纸树!”司慧芸指着苏陌凉的礼物捧腹大笑。

    “这礼物真是太逗了,我还从未见过这么愚蠢的礼物。”

    “呵呵,下位面的人果然是穷鬼啊,拿不出像样的礼物,就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代替。也不怕丢人现眼。”

    “是呀,拿不出体面的礼物,干脆别送好了,现在弄些垃圾玩意儿,徒惹笑话。”

    听到全场笑成一团,君青染怒不可遏,大声呵斥,“苏陌凉,你这礼物未免也太廉价了,就用纸和水,来敷衍我们家苍儿,你把我们苍儿当什么了!”

    苏陌凉闻言,没有理会周围的嘲笑,不紧不慢的解释,“长公主,我这可不是普通的纸树,而是一棵会开花的纸树。”

    会开花的纸树?

    众人闻言,微微一震,盯着那棵泡在水里的纸树,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你说——你说什么?会开花的纸树?”君青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楚月吟同样是一脸惊讶,打量了纸树半天,愤怒的皱眉反驳,“不可能,苏陌凉你骗人,用纸做出来的树怎么可能会开花,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戏耍帝尊!”

    纸树又不是真的树,怎么可能开花,苏陌凉一定是在骗人,博人眼球。

    大伙儿闻言,都是不相信的摇头。

    毕竟,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怪事儿,更别说见识了。

    就连君颢苍听到纸树开花,也是挑高眉头,瞳孔掠过惊讶和兴趣。

    苏陌凉总是能给他惊喜。

    “楚小姐,你别急着否定我,这纸树到底会不会开花,看过之后再下结论也不迟。”苏陌凉自信满满的回答。

    楚月吟听了,只是重重哼了一声,“好,你现在就让它开花,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纸树到底能开出什么样的花来。”

    苏陌凉勾唇一笑,神态自若的看了一眼大殿中央的纸树,“我们只需要再等待半盏茶的时间,它就会开花了。”

    话落,大伙儿都是面面相觑,实在不敢相信,苏陌凉连什么时候开花都知道。

    心下震惊,大家全都屏气凝神的盯着泡在水缸里的纸树,生怕错过了一个细节。

    隔了差不多半盏茶的时间,君青染的耐性已经被磨光了,忍无可忍的责备,“苏陌凉,纸树根本不可能开花,你故弄玄虚——”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大殿上忽然有人爆发出惊叹。

    “我的天,真的开花了!真的开了!!!”

    就在这时,只见纸树上顿时冒出了许多的小绒花,一簇一簇的争先绽放,不一会儿整个树枝都开满了无数的粉红小绒花。

    众人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震撼得忘记了反应。

    隔了好久,直到整棵大树都开出了粉红小花,大伙儿才陆陆续续的感叹起来。

    “我的妈呀,我看错了没有?是我眼睛出问题了吗?”大家都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实在没办法确认眼前这一幕的真实性,毕竟这一幕实在是太神奇了。

    在场的女子们震撼的捂住小嘴,眸子里浮动着惊艳,因为这棵长满粉红小花的大树尤其的漂亮。

    苏陌凉看着开出来的效果,倒是与樱花有些相似,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当初她选择用朱砂染红纸张,就是为了让它开出红花,营造出樱花的效果,现在看来,勉强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纸树怎么可能会开花呢?”楚月吟惊得面色惨白,无法接受的反驳,这样的视觉冲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君青染也是被唬得瞪大了眼睛,愣在当场好一会儿,都没办法缓过神来。

    司慧芸等其他等着看苏陌凉笑话的女子,更是不敢相信的直摇头,嘴里喃喃自语。

    “这也太神奇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在纸上开花的怪事儿!”

    “是呀,我也是,这苏陌凉也太神了,该不会会什么妖法吧。”

    一瞬间,苏陌凉的纸树开花,给在场所有人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君颢苍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粉红小花,眸中渐渐溢满了惊喜,冷硬的唇角也缓缓勾起弧度。

    苏陌凉的这个礼物太棒。

    他亲眼见证了一个奇迹,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这花叫什么名字?”君颢苍极力克制内心的激动,询问道。

    苏陌凉笑着回答,“这叫樱花,祝你生辰快乐。”

    “樱花,原来叫樱花。”君颢苍喃喃自语,瞳孔里跳跃着兴奋之色。

    这是他这辈子收到过最独特,最神奇,最惊喜的生辰礼物。

    他想就算过去一百年,今天这一幕,他也会记得清清楚楚。

    “不,我不相信,纸树怎么可能开出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君青染半天都没搞清楚,苏陌凉到底是如何办到的,这未免也太玄乎了吧。

    然而她却不知道,纸树之所以能开花,是利用了水溶液的毛细現象,当水溶液在纸中快速渗透,直达全树,由于各树枝末端水份先蒸发,溶化在水中的晶体,跑不出去,堆积在末端,直到饱和,就出现了纸上“开花”的神秘现象。

    所以,刚开始苏陌凉在水里加入了盐,就是为了让纸树吸收盐,最后渗透出盐的晶体,才导致晶体形成了一朵朵小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