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2.第562章 到底是谁的孩子?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望着君颢苍。

    他们一向尊敬的帝尊居然会干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他们看错没有,听错没有?

    君青染见此,也被君颢苍的态度吓了一跳。

    她最了解自己的弟弟,他虽然固执,倔强,但还不至于做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来。

    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他从来不屑欺骗的。

    想到这一点,她的脑海中忽然涌上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她被楚月吟欺骗了!

    “楚将军,本宫想,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苍儿做过的事情,绝对不会推卸责任的。”君青染看着楚将军一脸愤怒,赶紧解释。

    君月夜也是点点头,安抚,“楚将军,你经常跟在帝尊的身边,你应该了解帝尊的性子,他绝不可能是你口中的那种人啊。”

    “哼,平襄王,长公主,照你们那意思,是老臣的女儿不知羞耻,故意设计冤枉帝尊咯?”楚将军瞳孔放大,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君月夜立马摆手,“楚将军,你误会了,本王不是那个意思。”

    “哼,你们就是那个意思。老臣对女儿一向严格,从小到大就教育她守妇道,重名誉,称得上是中规中矩的大家闺秀,现在她怀了身孕,居然被羞辱成设计冤枉,老臣的女儿再如何差劲也是老臣的掌上明珠,断不会让她做出如此低贱,不要脸的丑事来!无论如何,请平襄王和长公主还老臣女儿一个清白!”

    楚将军这番话义愤填膺,大步走出位子,猛地抱拳下跪,那架势,简直就是逼迫君颢苍承认楚月吟。

    君颢苍面容阴厉,愤怒呵斥,“楚将军,本尊没做过的事情,你休想本尊承认!”

    看到双方僵持不下,苏陌凉忽然开口,建议道:“既然楚小姐一口咬定被帝尊临幸过,肚子里怀的是帝尊的孩子,验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君青染闻言,猛地蹙眉,“验?孩子都还没出世呢,这要怎么验!”

    苏陌凉扬眉,勾唇一笑,“长公主不是有一只金眼魔犬吗?听闻金眼魔犬的鼻子十分灵敏,不管过了多久,只要身上粘过的气味,他都能闻出来,如果楚月吟真的被帝尊临幸过,那定然粘过帝尊的气味,让金眼魔犬出来验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众人闻言,全都赞同的点头。

    现在楚月吟一口咬定孩子是君颢苍的,而君颢苍又极力否认没有临幸过楚月吟,双方各执一词,实在让人辨不出谁真谁假,还是用最公正的方法来检验真相比较靠谱。

    君青染听了,也是觉得有理,缓缓点头,大声吩咐,“来人啊,去把金眼魔犬带上来。”

    话音一落,侍卫们立马行动起来,很快就把金眼魔犬带到了大殿上。

    君青染指了指楚月吟的方向,大声吩咐,“金眼魔犬,你去嗅嗅那位女子身上的气味,看她身上到底沾过谁的味道,到底是不是帝尊的?”

    金眼魔犬缓缓来到楚月吟的面前,凑着鼻子嗅了嗅。

    楚月吟这下子被弄得有些忐忑不安,心像是打鼓一般跳动得厉害,她不知道帝尊那晚为何那么热情,而今天却冷若冰霜。

    难道真的不是帝尊吗?

    可是不应该啊,第二天她还送过炖汤,帝尊还亲自收下了,如果帝尊不喜欢自己,为何那天要接受她的好意?

    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她竟是有些不确定了。

    就在她思考之时,金眼魔犬已经嗅好了,转身来到君颢苍的跟前再次嗅了嗅,最后没有任何停留,走了下来。

    楚将军和楚月吟看到这一幕,惊得睁大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

    君颢苍的身上竟然真的没有楚月吟的气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两人惊骇之时,金眼魔犬已经混入了人群,开始嗅起其他人的味道,就这样大家屏气凝神的等待金眼魔犬的检验。

    嗅了好一会儿,就在大家快要放弃的时候,金眼魔犬忽然停在了瑟瑟发抖的尉迟宏达的跟前。

    “吼!”只见金眼魔犬猛地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尉迟宏达一声咆哮,顿时吓得后者从座位上滚了下来。

    大伙儿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得目瞪口呆。

    金眼魔犬哪也不停,却停在了尉迟宏达的面前,这能说明什么?

    “天啊,孩子的父亲不会是尉迟宏达吧?”

    “不是吧,楚月吟怎么会和尉迟宏达勾搭在一起,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是呀,楚月吟好歹也是暗域第一美人,怎么看得上尉迟宏达啊。”

    听到周遭不堪入耳的议论,楚将军身形一颤,往后退了两步,显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而楚月吟更是吓得面色惨白,瞳孔涌上惊恐之色,骇然的喃喃自语,“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君青染看到这一幕,盯着滚在地上的尉迟宏达,愤怒质问,“尉迟宏达,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宫要听你的解释。”

    尉迟宏达知道自己暴露,连忙磕头认罪:“长公主饶命,长公主饶命。是楚月吟勾引我的,是她亲自写信,邀我私会,我才擅闯宫城的,求长公主饶命!”

    听到这话,全场吓的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尉迟宏达和楚月吟在宫中私会?

    天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大伙儿满目惊骇的望向楚月吟,实在想不到暗域第一美人,众人眼中完美的大家闺秀,居然是这样的银娃当妇!

    楚将军闻言,气得目眦尽裂,抖着手臂,指着尉迟宏达,愤怒大吼,“胡说八道!你在胡说八道!老臣的女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来!”

    尉迟宏达颤抖着声音,大声解释,“长公主,平襄王,帝尊,我不敢有半句假话,真的是楚月吟主动勾引我在先,我只是鬼迷心窍,一时没控制住,才上了她的当。”

    君颢苍闻言,微微皱眉,“你说她给你写过书信,在哪里啊?”

    尉迟宏达连忙伸手掏出信纸,“我还带在身上的,真的是她主动勾引我的啊!”

    尉迟宏达本还想趁着这次机会,请求帝尊给他们赐婚的,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楚月吟的阴谋。

    她想利用自己,赖上君颢苍,实在是太可恶了!

    ————————

    等会还有,正在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