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3.第563章 楚月吟崩溃
    君颢苍见此,给一旁的黑枭递了个眼神,黑枭连忙过去,拿过信纸递给了君颢苍。

    “楚将军请问,这是不是楚月吟的字迹啊!”君颢苍浏览了下面的内容,怒哼一声,猛地甩到了楚将军的面前。

    楚将军满脸不信,顿时捡起信纸,颤抖着双手阅读起来,那双牛眼大的眼睛吓得充血,随时都有鼓出来的迹象,他无法接受的摇头,气得涨红的面颊逐渐变得青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看到他这表情,大伙儿就知道,那就是楚月吟的字迹无疑了。

    如果,不是楚月吟的字迹,他一定会理直气壮的反驳,哪会是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楚月吟自己都不肯相信,猛地跑出来,一把抢过信纸,低头一瞧,美丽的容颜瞬间面如土色。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写过这样的信纸,崩溃的大叫起来,“我没有!这不是我写的!是尉迟宏达陷害我,我是冤枉的!”

    这一刻,楚月吟彻底被吓傻了。

    尉迟宏达闻言,也是愤怒反抗,指着楚月吟大骂,“楚月吟,你个贱人,这一切,明明是你的阴谋,你的骗局,一个月前你给我书信,邀我去私会,你说你空虚寂寞冷,需要我的抚慰,我脑子现在都还能浮现出你饥渴难耐的妩媚样子,耳边还回荡着你银当的呻吟,现在你居然翻脸不认人了,你个贱人!”

    尉迟宏达对楚月吟有一种病态的痴恋,他这辈子没啥追求,就喜欢女人。

    而楚月吟作为暗域的第一美人,自然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追求。

    他曾经想法设法的得到她,可奈何楚家把她保护得太好,有一次差点就要得逞,又被她侥幸逃跑。

    所以,楚月吟渐渐成了尉迟宏达的心病。

    他实在太渴望得到她,所以当他收到楚月吟的信,想也不想,就进宫与她私会,因为对他来说,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这么刺激的体验也激发了他的快感。

    而楚月吟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妩媚性感的样子,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将她牢牢禁锢在自己身边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所以,他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向帝尊请求赐婚的,没想到楚月吟只是利用他来设计君颢苍,想到这里,他就怒火中烧。

    尉迟宏达的破口大骂,震得所有人

    楚将军气得摇摇欲坠,“尉迟宏达,你个混账东西,你胡说八道!”

    尉迟宏达指着楚月吟咬牙切齿,“我才没有胡说八道,是你那银当的女儿勾引我,和我上完床,转个背就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你的女儿实在下贱!”

    听到这话,楚雄绷着的那根弦彻底断了,怒吼着就要扑上来,“你个混账东西,老夫今天要跟你拼了!”

    尉迟华荣看到这一幕,顿时站起身,一下子挡在尉迟宏达的面前,沉声训斥,声音如龙钟,震耳欲聋:“楚雄,你敢动老夫儿子一根汗毛,老夫掀了你整个楚家!”

    尉迟宏达可是尉迟家族的独苗,是他心尖尖上的肉,尉迟华荣可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儿子一根汗毛。

    “尉迟将军,你儿子诋毁我女儿的清誉,这笔账要怎么算!”楚雄气得咬牙切齿,整个人都快爆炸。

    “哼,明明是你自己管教不好女儿,居然倒打一耙,反过来骂老夫的儿子,楚雄,你还真是出息了啊。别以为我尉迟家族无后,就以为我尉迟家族好欺负,你要是敢动老夫儿子一下,老夫就算拼了命,也要把楚家闹的底朝天!”

    楚雄面对尉迟华荣的强势,怒得深喘几口气,实在没办法,才转身朝君颢苍抱拳,“帝尊,尉迟宏达诋毁老臣女儿的清誉,求帝尊还老臣一个公道!”

    苏陌凉听到这儿,不禁开口讽刺,“楚将军,你脸皮可真厚呢,你女儿做出这种事儿,你居然还让帝尊给你公道,刚才楚月吟口口声声说怀了帝尊的孩子,后来被金眼魔犬检验出来,原来是和尉迟公子有苟且,如今又有书信为证,事实摆在眼前,你冤枉帝尊在先,污蔑尉迟公子在后,请问谁来给帝尊和尉迟公子一个公道呢?”

    苏陌凉此话一出,大殿上顿时喧哗起来,对着楚将军和楚月吟指指点点。

    “你是什么东西,你给老夫闭嘴!”楚将军没想到居然会有外人来评论自己的事儿,当下怒火冲天的吼回去。

    “她是本尊唯一承认的女人,是云楼暗域的帝妃,你放肆!”君颢苍勃然大怒,厉声大吼。

    帝妃!

    楚将军顿时被震得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原来,君颢苍一早就认定了帝妃人选,原来他真的一点都没有要娶楚月吟的心思。

    难道说,楚月吟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尉迟宏达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连他都被搞糊涂了。

    想到这里,他猛地转头望向自己一向宠爱的女儿,气得咬牙切齿,走过去,狠狠甩了一巴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解释清楚!!!”

    此时的楚月吟早已泣不成声,被这用力的一巴掌,打到了地上,抽泣着摇头,“我没有,我没有做过,那晚真的是帝尊啊,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变成尉迟宏达,怎么可能是他,我不相信!!!”

    “你个混账东西,你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清楚,尽给老夫丢人现眼!”楚将军气得一脚踹上她的肩膀,顿时将她踹趴在地上。

    就算那书信,他不大相信,但金眼魔犬却绝对不会有错。

    不管事情真相如何,都不能否认楚月吟和尉迟宏达有过苟且的事实。

    这是抹不掉的耻辱!

    杜菲柔看到楚月吟的可怜样,忍不住轻声感叹,“哎,没想到到头来,月吟竟然怀上的是尉迟宏达的孩子。”

    这话看似好像惋惜,可无疑是提醒了楚月吟和尉迟家族,肚子里可有尉迟家的种呢。

    楚月吟听到这话,神情一震,看向尉迟宏达那张恶心恐怖的脸,她彻底崩溃了,疯了一般大叫起来,“不!不是的!不是他的孩子!”

    尉迟宏达可是她最痛恨最恶心的仇人,她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比杀死她还让她绝望。

    尉迟老将军一听这话,表情一怔,目光猛地盯住了楚月吟的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