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4.第564章 揪出凶手(加更)
    他们尉迟家族后继无人,现在好不容易有女人怀上了尉迟家族的后代,这不是老天爷对尉迟家族的关照吗。

    虽然过程闹得不愉快,但至少,那是他们尉迟家族的种,无论如何,他们也要争取过来。

    想到这里,尉迟华荣难得冷静下来,朝着楚雄提议道,“楚将军,再闹下去,我们两家都不好看。既然他们已经酿成大错,那只有将错就错,让他们成亲。你女儿现在也怀孕了,以后别想再嫁人,既然她肚子里怀的是我们尉迟家族的孩子,那老夫就勉为其难的让她进门吧。”

    听到这番话,楚雄自然是愤怒的,可是愤怒有什么用,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楚月吟怀孕,在公众场合公布出来,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现在又被爆出与男人私会苟且,更是有设计冤枉帝尊的嫌疑,不管是哪一项罪状,都能将楚月吟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现在的她,不再是那个人人追捧的暗域第一美人,而是一个人人唾弃,避而远之的银娃当妇。

    不管走到哪里她都会被人指指点点,再也抬不起头。

    想要嫁人,那更是异想天开,这辈子都得在被人的羞辱中度过了。

    虽然尉迟宏达又老又丑,让他非常不满意,但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因为楚雄绝不允许一个身败名裂的女儿继续留在楚家,败坏楚家的名声!

    “哼,就照你说的办吧。”楚雄愤怒拂袖,重重哼了一声。

    楚月吟听到这话,吓得脸色陡然变成灰黄,死了似的,惊恐的扑了过去,拽住楚雄的裤子,“爹,我不嫁!我不嫁!尉迟宏达是个魔鬼啊,他会把女儿折磨死的,女儿不嫁啊!”

    楚雄艰难的闭上眼睛,“你不嫁,难道要留在楚家,丢人现眼吗?”

    楚月吟闻言,神情涌上几分悲凉,痛哭流涕的撕喊,“楚家,什么都是楚家,你的眼里只有楚家,从来没有我这个女儿,栽培我是为了楚家,宠爱我也是为了楚家——”

    她就是他巩固楚家地位的工具,她的幸福,他从来不在乎!

    痛,撕心裂肺的痛,让她喘不上气来。

    让她嫁给尉迟宏达,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想到这里,楚月吟猛地站起身,双目涌上决绝,顿时朝着大殿左侧的柱子撞去。

    尉迟华荣看到这一幕,吓得大吼一声,“拦住她!”

    而后,他身形矫健的掠了过去,一下子抓住楚月吟的肩膀,猛地点住了她的穴道。

    她肚子里还有尉迟家的孩子,尉迟华荣绝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要死也得生下孩子再死。

    “帝尊,今晚发生太多事儿,老夫先先行告退。”尉迟华荣冲着君颢苍恭敬行礼。

    君颢苍看了这场闹剧,也理解的颔首,“嗯,尉迟老将军,回去休息吧。”

    得到首肯,尉迟华荣望向了楚雄,“你既然已经答应让她嫁进尉迟府了,那老夫就先带她回去了,明日,老夫会补上聘礼,楚将军请放心。”

    楚雄现在一眼都不想看到丢尽他颜面的楚月吟,她已经是枚弃子了,没有任何价值,反而让他蒙羞,随即,厌烦的挥挥手,“走吧!”

    尉迟华荣见此,这才将楚月吟交给尉迟宏达,大步走出了大殿。

    尉迟宏达没想到自己终于得到了楚月吟,笑得一脸的猥琐,不禁伸手摸了摸她的身子,吓得哦楚月吟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杜菲柔目送着他们离开,心里乐开了花,这种求死不得,求生不能的日子,怕是会很难过吧。

    哈哈哈,楚月吟,你也有今天啊!

    想到这里,杜菲柔就感激望向了苏陌凉。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苏陌凉的功劳,若是没有她,凭着自己那点手段,永远扳不倒楚月吟。

    不得不承认,苏陌凉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将一个高出自己实力很多的人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的确让人佩服。

    而杜菲柔却不知道,苏陌凉的计划这才刚刚开始。

    她的目的不止是楚月吟,还有楚将军,甚至整个楚家。

    楚将军既然敢派人杀她,让这么多女子死于非命,又丢给君颢苍那么大的烂摊子,从那一刻起,苏陌凉就不打算放过他。

    想着,苏陌凉眉头一挑,给君颢苍递了个眼神。

    君颢苍很有默契的开口道,“前段时间,因为一次刺杀,不少女子死于非命,所以本尊一直在追查杀害这些女子的凶手。好在,前几天,苏陌凉告诉本尊,她有办法知道凶手是谁,所以本尊希望苏陌凉能当着大家的面,把凶手揪出来。”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惊讶的面面相觑。

    楚雄浑身一震,诧异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苏陌凉,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

    “哼,帝尊,你开什么玩笑,苏陌凉一个女流之辈,又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你竟然让她指认凶手,未免也太儿戏了吧。”楚雄冷哼一声,不满意的大声反驳。

    听到这话,其他家族势力也纷纷响应,“是呀,帝尊,连你都觉得棘手的案子,你竟然说苏陌凉知道,这不是耍我们吗!”

    他们可不相信一个小丫头片子有这种能耐。

    君颢苍却没有理会大家的反对,而是望向苏陌凉,微微颔首,“你就用你的办法,找出凶手吧。”

    苏陌凉点头,拍了拍手。

    随后,大伙儿只看到一个宫女端了一张白纸进来。

    苏陌凉站起身,走到大殿中央,朗声解释,“小女听闻这位凶手,手段高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所以导致帝尊追查了一个月之久,仍然没有消息。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个人只要做过错事,一定逃不过天法的惩处,既然连我们的帝尊都找不出凶手,那我们就交给神明吧。”

    “神明?什么意思啊?”听到这话,大伙儿更是疑惑的喧哗起来。

    君青染看到这里,眉头紧锁,咬牙警告,“苏陌凉,事关这么多条人命,不得儿戏!”

    苏陌凉嫣然一笑,看她一眼,“长公主放心,我只是让神明来告诉大家,到底谁是凶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