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8.第568章 楚月吟流产
    这个女人一向这么懂自己,真是让他不爱都难。

    君颢苍再也忍不住,走过去一把抱住苏陌凉,紧紧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

    刚才在宴会上,他脑海里已经将这个动作练习了几百遍了,现在真实的抱着她,才终于感到了一丝满足。

    “照你的性子,做不到这么绝的,这次为何这么较真?”君颢苍将头埋进了她的颈窝,低吟般询问。

    她这次毫发无伤,也没什么损失,照理说,她最多反击一下,根本不会这么较真,可这次她竟然下了狠手。

    “看他们不顺眼。”苏陌凉只有冷冷几个字,可君颢苍却敏锐的闻到了酸气儿。

    君颢苍忽然意识到什么,唇角一勾,咬了一口她的耳垂,“不要告诉我,你是在吃醋。”

    苏陌凉浑身一震,猛地推开他,狠狠瞪了他一眼,“呸,我才没有吃醋,你会不会太自恋。”

    君颢苍面对她的口是心非,失笑摇头,随后抓过她,“你犯了欺君大罪,今晚本尊可要好好惩罚你。”

    话落,他一个伸手将她扛上肩头,大步朝着云楼宫走去。

    苏陌凉听到惩罚,浑身一抖,慌张的拍打他的背部,“你个禽兽,你放我下来!”

    “我说过你打我几下,就做几次,你刚才打了二十下!你确定你承受得住吗?”君颢苍任由她打了一通,才幽幽蹦出这么一句话,气得苏陌凉差点两眼一翻,厥过去。

    二十次!

    妈呀,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比较痛快。

    她最近才得了自由,可以下床走动,她再也不想回到床上,过着天天被掐油的日子啊。

    想到这里,苏陌凉欲哭无泪,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憋屈得不行。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惊世骇俗的画面,直接被惊得目瞪口呆,呆呆的立在原地,望着君颢苍的背影,一时半会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尊敬佩服的帝尊,居然也有这么无赖的一面,实在匪夷所思。

    从来不近女色的他,现在不但又搂又亲,还扛着打包回家,嘴里更是说着让人面红耳赤的浑话,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除了一直待在宫中选妃的女子们见识过君颢苍这一面,在场其他人都是一脸惊愕失色,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君青染见此,表情抽搐,尴尬的大声询问,“苍儿,你这是要去哪?今日是你的寿辰,这里还有很多事儿没处理呢!”

    君颢苍头也不回,远远飘来一句话,“本尊要去拆生辰礼物,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看到他那架势,君青染不用猜也知道,那个待拆的礼物就是苏陌凉,想到这里,她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一层燥热。

    自从有了苏陌凉,她这个冷心冷情的弟弟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似的。

    蒋征等人听了,都是捂嘴笑成了一团。

    “可怜的主子,马上要被当成礼物拆开了,哈哈哈——”

    果不其然,苏陌凉又是一夜未眠,被君颢苍折腾得腰酸背痛,浑身发软。

    好在,君颢苍一大早就离开了,才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

    而萧凛尘,蒋征等人却是不放过她,趁着君颢苍不在,一大早就来嘲笑她。

    “老大,需要我们扶你下床吗?不对不对,就算我们扶你,你估计都站不稳,我看我们还是背你吧。”萧凛尘一脸的揶揄,说完,便是捂嘴笑起来。

    苏陌凉忍无可忍,拿起枕头,狠狠砸向萧凛尘。

    笑归笑,他反应还是相当灵敏,一下子闪避开来,让枕头扑了个空。

    林婉儿见此,失笑摇头,随后收敛了笑意,开口道,“主子,别耽搁了,赶紧出去吧,杜菲柔在外面等着呢。”

    “杜菲柔?”苏陌凉眸中划过惊讶,没想到她的盟友这么早就来找她了。

    想着,苏陌凉快速起身,在林婉儿的伺候下,整理完毕,才缓慢的从侧殿出来。

    杜菲柔看她一瘸一拐的,和上次的状况一模一样,心中多了几分了然。

    上次她还傻傻的以为苏陌凉真的被偷袭了,现在想来,她被帝尊心肝一样的捧着疼着,怎么可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只要是过来人,一看就可以看出,这是恩爱之后的迹象。

    而她还傻傻的,看不懂人家的闺房情趣。

    想到这一层,杜菲柔的心里还是涌上了些嫉妒的酸气。

    “杜小姐,这么大早就找上门,所为何事啊?”

    苏陌凉在林婉儿的搀扶下,坐到了位子上。

    听到她问话,杜菲柔才想起此趟的正事儿,随即嘴角一扬,笑着开口,“不知道苏姑娘知不知道昨晚楚月吟小产的事儿?”

    苏陌凉闻言,瞳孔微睁,表情露出几分惊讶,“哦?还有这事儿?尉迟家不是很重视那个孩子吗,怎么会突然小产呢?”

    看出她的不知情,杜菲柔轻笑了起来,瞳孔闪烁兴奋的光泽,“你又不是不知道尉迟宏达是个什么人。他是出了名的变态,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楚月吟,可以正大光明的睡她,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一旁的林婉儿听了,毛骨悚然,惊骇的反问,“睡她?可是楚月吟还怀着身孕啊!我的天,该不会——该不会——被那个,然后才小产的吧?”

    林婉儿想到这种可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若真是如此,那简直是禽兽不如啊。

    杜菲柔笑着点头,一脸的大快人心,“猜的不错,楚月吟怀着身孕,却被强行同房,昨晚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听说她的惨叫都传到尉迟老将军的房间里了,可想而知到底是有多惨!”

    “老将军听着声音不对,才赶着过去阻止的,可惜啊,那时候的楚月吟已经被折腾得惨不忍睹了。别说孩子,连她自己都奄奄一息。”

    杜菲柔虽然没看到那个画面,但光是想想就觉得兴奋刺激。

    她如今被毁了容,这辈子再也见不得人,心里早已扭曲,恨不得楚月吟下十八层地狱才好。

    现在听到她过得比自己还惨,杜菲柔高兴的合不拢嘴。

    林婉儿听到这话,则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实在想不到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变态的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非要强行同房。

    现在孩子没了,那楚月吟的处境不就更艰难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