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2.第572章 吃不了兜着走
    她现在之所以乔装打扮成男的,就是不想让君颢苍认出她的身份。

    要是一旦被他发现,他肯定不允许她待在前线与他一同战斗。

    为了不让他分神,没有后顾之忧,也让自己能顺利的待在他身边,也许参军是最好的办法。

    所以,苏陌凉没有犹豫,一口便答应了。

    不过,既然她要参军,那血战团自然不能抛下她,也主动加入了尹揽枫的部队。

    “今晚,队伍还会在汤光城逗留一晚,你们先到营地稍作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去庚州城,与帝尊汇合。”尹揽枫严肃吩咐了一声,便是派人带他们前往营地。

    苏陌凉见此,微微点头,跟着士兵到了营地。

    “你暂时住这个帐篷吧。”领着苏陌凉到营地的,就是刚才那个被她呵斥了的士兵,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安排苏陌凉和一大群五大三粗,人高马大的汉子住在一起。

    苏陌凉等人一走进帐篷,就引起了大伙儿的注意。

    “哎哟,你瞧瞧,现在打起仗来,什么人都不挑啊,弱不禁风,跟小鸡子似的,都能应征入伍了。”一位长着络腮胡,身材高大强壮,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壮年男子,不屑的上下打量苏陌凉,讥笑着讽刺起来。

    坐在他身边另一个男子,年纪稍轻,皮肤黝黑,同样人高马大,身材健壮,此刻也低低的笑起来,“这怕是还没上战场,就被累死了吧。”

    说着,整个帐篷里的人全都哄堂大笑,望着苏陌凉等人的目光带着浓浓的不屑。

    “你们,把钱交出来!”胡子男指了指苏陌凉和她身后的血战团,凶神恶煞的命令。

    林婉儿听到这话,生气拧眉,大声反驳,“我们凭什么要把钱交出来,我们应征入伍,不该是给我们发军饷吗,怎么反而让我们交钱!”

    听到林婉儿这番话,大伙儿更是笑得欢乐,用了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盯着她。

    “新来的,你怕是还没摸清楚我们这儿的规矩吧。但凡新兵蛋子,都得上交保护费,不然,可别怪我拳头不长眼,打到你那瘦小的身子上,我怕你第二天就起不来了。”胡子男一边说,一边揉动着拳头,竟是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

    林婉儿气得半死,“我呸,这是什么狗屁规矩!”

    胡子男看到这小兔崽子看着瘦瘦小小的,没想到胆子还挺大,顿时瞪起眼睛,“哼,我就在这里的规矩,你要是不守我的规矩——兄弟们,给我上!”

    话落,周围好几个男子已经站起身,扭动着手腕和胳膊准备冲上来。

    苏陌凉见此,顿时拉住了林婉儿,冲着那位胡子男冷声开口,“这位大哥,你不过是想要钱,我们给你就是了,何必大动干戈呢,这要是打起来,传到尹将军的耳朵里,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这又是何必呢。”

    听到这话,胡子男才缓和了面色,微微挑眉,“算你识相,赶紧把钱交出来!”

    苏陌凉冲着萧凛尘递了个眼色,萧凛尘心领神会,顿时掏出了一袋玄晶递到胡子男的手里。

    胡子男掂了掂重量,眸中闪过惊喜,“看在你们识相的份上,就暂时放过你们,记住,在我眼皮子底下,不准耍花样。”

    那位年轻男子看到胡子男得了玄晶,也是不甘心的吼起来,“你们只顾着孝敬他,是不是忘记爷爷我了!”

    苏陌凉闻言,颇为无奈,“这位大哥,那已经是我们所有的积蓄了,实在拿不出多余的玄晶来孝敬你。若是你非要强人所难,我们也没办法,只有把事情闹大,到尹将军那儿讨个说法了。”

    苏陌凉这话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得了好处的胡子男自然是不希望把事情闹大的,顿时不悦的责备年轻男子,“余威,你也别做得太过分,大家都是兵嘛,没必要这么绝,闹大了,大家都不好看。”

    “哼,你得了好处,当然那么说了。”被唤作余威的男子重重哼了一声。

    “哎呀,这么小气干什么,下次新兵来了,让给你行了吧。”胡子男不耐烦的嚷了一声。

    余威多少有些忌惮胡子男的实力,最终只有忍了下来,没再说话。

    林婉儿看到这里,才是气得跺脚,“老大,你干嘛把玄晶给他们!”

    为了掩饰身份,现在他们一律都叫苏陌凉老大。

    苏陌凉深深看了一眼,余威和胡子男,面上不动神色,瞳孔却是掠过一道隐晦不易察觉的暗茫。

    “吃得了亏,才打得拢堆,大家都是兵,何必计较这么多。”

    听到这话,林婉儿瞬间冷静了下来。

    这可不是主子的性子,她往往嘴上说得越好听,心里就各种使坏。

    想到这里,林婉儿也彻底放心了。

    ————————

    入夜,大家都进入了梦乡,整个帐篷很快传出一阵阵打呼噜的声音。

    林婉儿从来没和这么多人睡在一起,还要忍受打雷般的呼噜声,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迷迷糊糊看到身边的苏陌凉竟然缓缓坐起了身,双手一划,召唤出了天魔貂,她凑在他耳边吩咐了句什么,就见天魔貂跳下了床。

    林婉儿满心疑惑,也要起身准备问个究竟,却被苏陌凉一下子按住了身子,在她跟前做了一个禁声的举动。

    林婉儿立马闭嘴,不敢吭声。

    直到第二天早上,听到一声咆哮,大伙儿才顿时惊醒过来。

    “妈的,好你个狗东西,亏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悄悄偷我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只见胡子男站在余威的床边,拿着从他床上搜出来的钱袋,咬牙切齿的大吼。

    说着,他就扑了上去,与睡眼惺忪的余威扭打在了一起。

    余威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就硬生生的挨了好几拳,当下就火冒三丈,反扑着胡子男狠狠揍了起来。

    这下子,整个帐篷都热闹了起来,余威和胡子男两人滚在一起,拳脚相向,好不凶残。

    骂骂咧咧的声音,震耳欲聋,惊得林婉儿捂住了嘴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