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5.第575章 神秘的高人
    静,死一般寂静!

    众人在原地等了半天,也不见半个身影,最终失望的摇摇头。

    看来这位高人是存心不想露面的啊。

    尹揽枫微微蹙眉,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四周,心里跃上几分疑惑。

    萧凛尘等人看到尹揽枫这副表情,害怕他追根究底,连忙打岔。

    “将军,敌人已经被打退,我想,那位高人应该已经走了,如今我们的粮草和营帐被烧,士兵也伤亡惨重,应该尽快善后。敌人要是再打过来,怕是撑不了第二波啊。”

    萧凛尘的建议让尹揽枫沉了面色,凝重颔首,“嗯,全军将士听令,挽救粮草,修补营帐,处理尸体,医治伤兵,对了,各营清点人数,报给梁将军。”

    听到这话,士兵领命,该干嘛干嘛去了。

    血战团的兄弟们听到这话都是松了一口气。

    看到士兵陆陆续续的离开,他们这才有些担心的张望起来。

    林婉儿凑到萧凛尘的身边,愁眉锁眼的低声问道,“主子到底跑哪去了啊?刚才她还在呢。”

    萧凛尘摇头,也是一脸不解。

    “我看我们还是去找一下吧,万一遇到了危险怎么办。”林婉儿心中着急。

    蒋征却是不赞同道,“我们现在去找,会惹人怀疑的,还是先回营帐等吧,主子应该有其他事情耽搁了。”

    现在人心惶惶的,稍有异动,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还是低调点好。

    听到这话,林婉儿才无奈的望了一眼四周,最终跟着走回了营帐。

    此时的苏陌凉已经趁乱追了出去,看到敌军的尸体,随手就收入了空间。

    这些焚血天城的奸细基本都是后期圣灵师和巅峰圣灵师,若是用这些尸体来修炼傀儡,对傀儡大有好处。

    这么好的机会,苏陌凉自然不可能放过。

    这一路跟过来,她已经捡了好几十具的尸体了。

    眼看着金毛狮王和傀儡他们打得差不多了,她才隐入暗处,悄悄的把他们召了回来。

    看着夜色已晚,苏陌凉害怕别人起疑,不敢有任何耽搁掉头回了营地,只是在经过尹揽枫的营帐的时候,被里面传来的消息震得停下了脚步。

    “梁将军,探子传来消息,庚州城被包围了,需要我们火速支援。你赶紧准备一下,我们明日就出发!”尹揽枫一想到帝尊有危险,拳头不自觉的握紧,瞳孔涌上愤怒。

    梁将军听了,皱起眉头,为难道,“可是将军,我们今晚遇袭,损失惨重,士兵们还带着伤,如果就这么上路,末将怕——”

    怕还没走到庚州城就不行了啊。

    “帝尊被围困,我别无选择,你难道要让我袖手旁观,看着庚州城沦陷吗?”尹揽枫一拳砸在桌上,咬牙低吼。

    从他的口气中足以听出他的愤怒和纠结。

    梁将军闻言,无奈叹了口气,“好吧,末将这就去准备。”

    说着,他便是转身离开。

    谁知道,这时候,忽然有人撩开帐幕,从外边走了进来,略显沙哑的嗓音掷地有声,“尹将军,这次遇袭,你难道还没有吸取教训吗?”

    看到突然有人闯进营帐,梁将军惊了一跳,顿时抽出佩剑比上了苏陌凉的脖子,凶神恶煞的大吼,“你是谁,竟敢擅闯将军营帐,偷听军事机密!”

    苏陌凉感受到脖颈处的冰凉,不避不闪,甚至连点波动都没有,没有理会跟前的梁副将,而是冷冷的盯着尹揽枫,镇定开口,“我是尹将军亲口招收的新兵。”

    粱副将微微一愣,转目望向了尹揽枫。

    尹揽枫则是阴沉着面色,满目怀疑的打量他,压抑的声音掩不住怒火,“哼,你也知道你是个新兵,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不但敢偷听本将说话,还敢擅闯本将营帐!”

    这样的举动,实在是罔顾军纪,无法无天!

    刚刚才遭遇突袭,现在她又躲在营帐外面偷听,他实在很难不将她**细联系在一起。

    “说!为何在外面偷听,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粱副将拧着眉头,凶狠质问,手里的佩剑更是逼近了几分。

    而苏陌凉依然面不改色,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瞧了一眼粱副将,反唇相讥,“你说话前能不能动下脑子?你见过哪个奸细,在外面偷听了之后还大摇大摆走进来告诉你们她在偷听的?”

    听到这话,梁将军被堵得语塞,“你——”

    瞥了一眼气鼓鼓的粱副将后,苏陌凉的视线再度落回了尹揽枫的身上,“尹将军,你很清楚,今天围攻我们的都是因为你的仁慈而被放进来的难民,焚血天城的奸细故意伪装成难民的样子,混入了汤光城,目的就是将你的部队歼灭殆尽。如果我是奸细,那****也不会在城门口阻止你给难民放行了,若是没有我的阻止,今日突袭的奸细会更多,你觉得你还会安稳的坐在这里,商讨下一步行动吗?”

    苏陌凉的话一出,顿时让尹揽枫神情一震。

    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如果她真是奸细,也不会阻止自己了,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她的阻止,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好,本将就暂且相信你不是奸细,可你为何要偷听本将说话,还胆大包天的闯进来,你难道不知道军纪如山吗?如果都像你这样肆无忌惮,任性妄为,本将还要怎么统领全军!”尹揽枫说着,一拳砸在桌上,愤怒的吼声震耳欲聋。

    苏陌凉面对他的威严,没有任何退缩,反而理直气壮的解释,“是,我承认军纪如山,但在这么多条人命面前,我不能由着你胡来!”

    尹揽枫听到这话,惊得瞪大了眼睛。

    他征战多年,是云楼帝尊的左膀右臂,现在居然被一个黄毛小子指责成胡来!

    实在混账!

    “放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尹揽枫现在耐着性子跟他说话,也是看在她之前阻止他,没有酿成大错的情面上,可不代表他能接二连三的忍他。

    “我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不管庚州城到底是不是被围困了,既然传出了这样的消息,那敌人肯定知道你会派兵去援助,经过今晚的重创,我们的兵力锐减,战斗力下降,你只要一前往庚州城,这一路上一定会遇到埋伏。敌人明知道你都是伤病残将,只需要派出一小部分兵力就可以将你围剿干净,你这不是带着大家去送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