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6.第576章 苏陌凉献计
    听到这番话,尹揽枫和梁鹏程犹如当头棒喝,震得瞪大了眼睛。

    还不等他们彻底反应过来,苏陌凉继续开口。

    “不管庚州城被包围的这个消息是不是真实的,现在它已经成了诱饵,敌人正等着你们这群人上钩呢。到时候,就算敌人没有攻下庚州城,但他也消灭掉了帝尊另一支得力部队,不管怎么做,他们都不会吃亏!”苏陌凉凝重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营帐内,重重落在两个男人的心上,激起不小的涟漪。

    不得不说,她的分析很对,很透彻,就连敌人的思路和部署都给猜了出来,实在让人震惊。

    上一次,尹揽枫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稚嫩却坚毅的小子,有胆有识,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出于惜才的心思才让他加入了军队。

    可是今天听他一席话,尹揽枫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这小子看着瘦瘦弱弱的,感觉连把枪都提不起来,骨子里却能散发出一股让人忍不住臣服的威严,长得明明其貌不扬,可是说话间神采飞扬的劲儿,实在让人移不开眼。

    这种威严强势的感觉他很熟悉,就好像每次面对帝尊时的感觉一样。

    思及此,尹揽枫猛地蹙眉,立马否决了心里的想法,他怎么能把一个毛头小子跟堂堂帝尊相比呢,实在可笑之极。

    他立马挥走了不切实际的想法,面露为难的反问,“可是如果庚州城真的被围困要怎么办?本将要是不及时支援,很可能就让焚血天城的人有机可乘。庚州城要是真的出了事儿,本将要如何向帝尊交代?”

    这也是尹揽枫的顾虑所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因为他身为君颢苍的大将,实在没办法坐视不管。

    粱副将也是重重点头,“是呀,如果将军不去支援,到时候庚州城沦陷,大家就会把责任怪在将军头上。将军也会被扣上贪生怕死的罪名啊。”

    他们这些在沙场摸爬滚打的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在生命和名节面前,只要是条汉子都会选择名节。

    更何况,云楼帝尊不是普通人,在尹揽枫的心目中帝尊可是他的兄弟啊!

    所以,尹揽枫就算知道前面死路一条,也没有任何退路和选择啊。

    苏陌凉自然理解他们的心情,沉吟片刻后,开口道,“其实,我们也可以不用死,就能顺利的抵达庚州城。”

    听到这话,愁眉苦脸的两个人顿时抬头,满目期待的望着她。

    “你是说,你有办法顺利抵达庚州城?”粱副将不敢确信的反问一声。

    苏陌凉点点头,“嗯,只是这个方法有些冒险,如果猜错一步,我们还是死路一条。”

    尹揽枫闻言,激动的站起身,大声道,“既然有办法,那就代表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不管有没有用,我们都得试一下。”

    不挣扎是死,挣扎起码还有点希望。

    听到尹揽枫下了决定,苏陌凉微微颔首,“好,尹将军,这次你打算从哪条路前往庚州城?”

    “前往庚州城的路总共有两条,一条是水路,一条是陆路,水路走的是胡海河,只是这条河水流湍急,若是行船过去,逆流而上,很费时间,而陆路路途比较短,路也稍微好走些,跟水路相比,要快上许多。所以,我们要想快速达到庚州城,走陆路是最佳的选择。”尹揽枫沉吟着开口。

    苏陌凉听了,则是勾唇笑起来,“既然你会这么想,那敌人也会这么想,很显然,他们一定会派兵埋伏在陆路这一条路上。”

    尹揽枫皱眉,“那照你的意思说,我们不该走陆路,而是走水路?”

    苏陌凉笑着摇头,黑眸里闪烁着耀目的光泽,莫名瞧得尹揽枫心中微动。

    “不,我们还是走陆路。”

    尹揽枫更是疑惑了,“你不是说陆路上会遭到埋伏吗?怎么又——”

    他自诩聪明,可是今日面对一个毛头小子,他竟然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看出他的不解,苏陌凉眉头轻挑,缓缓开口,“你现在要做的是,把你准备走陆路的消息传出去。”

    粱副将没听明白,皱眉问道,“传出去了又如何啊?”

    “传出去后,你带领士兵,去弄一些船只和枯草来。”苏陌凉眼珠转动,计上心来。

    粱副将是越听越糊涂,“枯草?我们行军打仗为何要弄枯草啊?还有,你不是说我们要走陆路吗,怎么又要船只了?”

    粱副将实在摸不清苏陌凉的心思,满脸困惑的挠头。

    苏陌凉无奈瞪他一眼,“你只管照着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尹揽枫虽然也是一肚子疑惑,但还是打算支持苏陌凉,冲着粱副将命令,“这是军令,赶紧完成!”

    粱副将闻言,只有忍着一肚子疑问,转身走出了营帐。

    苏陌凉见事情吩咐妥当,这才打算跟着出去,不料,竟是被尹揽枫一口叫住。

    “苏牧,你到底是谁?”

    低沉的嗓音听不出情绪,可募得让苏陌凉心中一震,僵硬的抬起头,迎上他犀利审视的目光。

    “怎么?将军还是在怀疑我是奸细吗?”苏陌凉看似戏谑的反问,可内容却有些沉重。

    尹揽枫扬眉,没有一丝笑容,严肃得可怕,“你难道不值得别人怀疑吗?”

    “呵呵,尹将军,你应该知道,奸细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站在你的面前,勾起你的怀疑。”

    “这可不一定,或许,你是反其道而行之。”尹揽枫轻飘飘的话,似乎只是一种试探。

    苏陌凉面不改色,笑着道,“将军既然不愿相信我,那为什么还让粱副将去准备?”

    尹揽枫盯着她那双含着笑意,却渗透着冰冷的眸子,心里荡漾起一层涟漪,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其实不是觉得她是奸细,而是觉得她不简单罢了。

    “好了,很晚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尹揽枫挥挥手,松了口。

    苏陌凉闻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同样有些摸不清他的心思,最后忍下疑惑,转身离开了营帐。

    待她走回自己的营帐,就听到冷嘲热讽的声音。

    “哎哟,你们的逃兵老大回来了。”熊正看到苏陌凉完好无损的走进来,顿时不屑的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